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3年03月07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3年03月07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3-07 11:03:07
选择字号:

今天要跟你说个够,昨天一到学校就想着跟你聊会的,但电脑却被小朋友借走了,为下午的领导来视察,也习惯了。只是等着还回来时,外围停电了。

前晚什么事忘了,好像没有特别的事。就是两丫头被我又批了,我怕跟他们在一起,我迟早一天会早仙逝。就是我在教基础时,小唐却跟我后面学繁琐的步骤,那个恨呀。而手绳编法,基础教完,她不看着往下练习,恨呀,真想一下把她丢出去。晚上回去好像没什么大事,吃的是炒菠菜和肉圆,我好奇的是,今天怎么就两个菜,虽说有两个菜,却有着十多个肉圆,一脸黑线,这吃下去,还不胖死我。但太饿了,在校11点半就吃过饭了,六点半回来时就饿了,这时真的狼吞了。不过还知道不要给自己撑死。没有钩围巾,想着把小说看完,手机显示,我才看三万多行,也就是一半还没看完。每次晚上回来时,就觉得眼睛各种退化。说来也怪,当眼再模糊,当小吉给我验光时,度数却一点没动。她给我配的眼镜,这次加上了散光,但有点不习惯,上次从食堂出来时,还差点的把楼梯踩空,幸好易老师拉了一把,也许是跟她老人家聊到钩针小兴奋了吧。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回去没敢脱衣服,怕又受凉,老公倒了杯水给我说,今天的水是开的。我就在等他说下面的话,他说,昨天的水没开。我恨呀,害得我肚子疼敢一天,去洗手间,一帮子小崽子们拿着手机在厕所看上网。我恨呀,老李说这种情况很正常,到了打铛时间还在厕所的,也是正常。我就纳闷了,怎么不熏死这帮倒霉孩子。说真的,现在的孩子真的可以走别人的路,让别人走投无路。说个很让人气愤的事吧,就说浴室,人本来就很多位子少,有的孩子居然洗上大半天,还一边洗,一边洗着衣服,也不管外面有多少人在等着。真民的佩服这些孩子,但人人都这样,不免就有争吵。她们在这样时,没想过有一天站在外面的会是自己,而在里面时想的却是,我要跟其他浪费的人一样,不然就太亏了。什么责任感,换角度,见鬼去吧。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早上还是老公下的面条,杯子一直忘了放在包里,所以豆浆老公也没磨。快到学校时接到老李的电话,问我化妆品在不在身边。不好意思在家睡着呢,还有一个事我没告诉她,睡了有近四年了。前一天跟小怪兽说时,她说她有,可以借来用。我的意思是,买一套无论什么活动都会用到,不用一到有事就四处借。老李让我去小怪兽家拿一下,说神话呢,她家四个店,我又没她亲娘的电话,跑死我得了。万一到了,她亲娘再去市里开个会,我死给她看。说真的,是我骑车太累了,想着还要再跑一个折回,真的很痛苦。说真的跑步能坚持是很难,因为可以跑着走着,但如果是骑车,那就必须到底了,不然车怎么办,怎么到家,那是一件硬着头皮也要向前走的事,即使心里再不情愿,有点像是生活

快到学校时,有一个人在我身边说了句,这点才上班呀。吓死我了!我一低头看,是小杨。他骑着个电瓶车,好矮的,我顿时觉得我人高马大。他去办临时身份证,准备考驾照。能理解吧,他的房子买到了桥北,每天坐公交到北站,再骑车回学校,这架势是有买车的打算。聊了很多,会说到陈丫头,他说你尽情批,批完了我来安慰下。他的建议是,打一个巴掌要给一个糖,不完孩子们不干。快进校门时,谢师娘跟我说早,我还没回过神来,楞了半天还没想是怎么回事,就骑过去了,只 能无奈地跟师娘不好意思地笑笑。师娘知道我迷糊,也谢她老人家陪了我四年。

到工作室刚坐下,面条就来找我,让我帮他们折两只千纸鹤。如果还年轻些也许我会,但我真的忘了,不得不找着视频看一下,看一下也就了然了。折好后面条干脆地连着我的电脑也搬走了,下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这时好歹要排练下。我电脑里,有表演要用的音乐及幻灯片,很明智的一直没删。

这样也好吧,自己一直在按书学习着。直到11点老李来叫吃饭,说是小二等下要送衣服过来。店家速度很快,隔天衣服就做好了,原本老李是准备周四产检再去取的,谁知道有人比较积极。打电话给小二,问她到哪了,要不要帮她打饭。但那时她才上车,也就是一个小时后才能到,所以我中能把一桶泡面割爱给她。回来时,还带了两个饼,孩子们说这饼改良了,味道很不错。吃得有点快,下午老李还要开会。天有点热老李把衣服敞开,这时才能看出突出的小腹。一般她扣上衣服,都看不出来,用她的话说,藏得比较好。我是觉得跟她老公一样,低调得不行。小丁今年不过30,却没有半点稚气,又不搞怪,说真的,不好玩。除了跟我们聊一些见闻时,才发现他点点的幽默。也许这样跟老李很互补。

会感叹这天气,早上穿棉衣,中午穿短袖,晚上又过回冬天。人说昆明是四季如春,而这里是一日四季。我还问老李那小破孩子,这里的天气可以选随机吗。有时多云一下子又晴再一刻却下了小雨,小雨里又带着些阳光,感叹大自然真美好呀。有时写一个日记,天气三变四变。不过这周如果真的可以的话,跟小二去梅花山。校园里的梅花,李花都开了。我问老李,孩子们会不会这花也折呀,她说桂花折是正常,这梅花难说。不过有个身缺心眼的孩子,居然去折广玉兰。远远看去一株宝华玉兰是开花了,我就纳闷了,现在是它的花期吗。老李说,你忘了,我们这里一日四季呀。嘴角抽了抽,真理!

回去给孩子们布置了些作业,老李电话来了,让我去定妆。她不知从哪个老师那搜了些彩妆,但还有些是没有的,各种用不习惯。粉底液是粉底油,干的不行,没有干粉,两全是湿粉,还没有定妆粉。不过把脸打白点也就得了,有个孩子我的粉的很厚,因为他脸上的痘痘太多了。女一号还没18,皮肤却让我心疼,很暗沉。上了粉看着她的表演,会发现这孩子很上镜。给男生化妆我纠结呀,那小胡子,那发根扎得我手疼。前一秒还是个死相,后一秒真帅气了很多。四个主角,其他的暂时不着妆,时间有限。小聂看着桌上的化妆品晕了,说女人真麻烦。我说哪能像你一样,活得那么糙。我问在场的小男生们,有几个是口袋里有唇膏的,只有一个有。想起王一扬,有多少人能活得那样享受生活呢。话一出来,小男生被其他男生鄙视了。

面条他们班在里面是绿叶,但就是这样,还错了很多次,一而再地重来。给一主角添加了戏份,也就是吴昕的一个很萌的动作,但她却自己笑场了,笑完自己说什么也就忘了。看完整个戏,从哈皮到感动到励志,孩子们做虽有点不自然却也很成功。配音的不在,所以小聂临时念稿子,自己还笑场。有一个是穿海魂装的,也是在两点时找了个小朋友送来的。他以前和谢老师家的公子来过我的店,当时他还在部队,有几张优秀士兵证要裱起来,所以找了我。他看我眼熟,我看他也很眼熟。他今天是两点要去党员会,顺便送衣服来,也顺便把我的车骑走了。我跟小二两个人,一边品着小聂扔过来的铁观音,一边看表演。小聂回头问我,铁观音是不是上火。老李鄙视了他,人家是一小袋分四次泡,他是一袋子全泡了,加上话又说的多,时间又赶,所以上火是必然。小聂也在说,他可是老师呀,却为一个活动忙了两个月。说明下,小聂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物理老师。这次的情景剧也是他一个字一个字地编剧的。

到近三点时,说是人来了,就是全是区领导,而且是宣传部的。这时上聂松了口气,不是太大的领导,让孩子们松口气。面对面条他们六个男生总出错,小聂发火了,面条他们很自觉,空隙时在练习,不能脱了大家的后腿。就在人快来时,停电了。这样幻灯片,音响什么都用不起来了。小聂郁闷了,领导会不会认为他们是故意的。但后想了下,校长室那边也停电了,应该都知道停电了。其实小聂担心的还不止这个事,领导来了,带款子来了没。不说报加班费用,就说道具吧,也下去了很多。小二在领导前走了,老李把货款还有她们约去拍古装写真的钱全付了,包括打车的一切费用。老李有把连接发给我,但俺也很想拍古装,过年时看到舅妈的古装写真,看到的还有舅妈的皱纹,想着还不算老得皱皮时拍一套,但看着自己有点找不到腰的身材放弃了。小二原想下午跟我一起回去的,但我还有一天的班不是。

老李收到信息,下个决定就是回去把请假条给撤回来。明天下午她有事,所以打了半天的条子,信息中说,三八节下午放假。跟孩子们在一起是有很多快乐,但他们有点很擅长,台下很能搞怪,台上就犯死相。校长陪着一帮人过来,看完表演一个女士用标准地方方言发表了个演讲,另一个男士很男人地对着孩子们说,你们比任何一所名校的孩子们更出色,你们就是最好的。这样无疑给孩子们打了气,希望他们不要怯场。这时我才知道,孩子们是从参赛的50多所学校中进入决赛的九分之一。能进入决赛我也能想到,毕竟我们区里有比赛项目,全区也只有我们学校能拿出像样的作品。

到四点后,我也回去了,孩子们也各回了班,三套衣服换下来,他们早冻死了,毕竟阶梯教室有点阴。幸好全是男生,不然衣服真没办法当着人前换。我趁着空隙钩了个杯垫,因为是用费线钩的,所以有点大。原十公的,钩了近五十公分,小二说,这不是放杯子的,是放锅的。后这话又给陈丫头,荣荣,还有辛妹说了一次,恨!

停电都是孩子们最爱的,三点多停电,修到什么时候。我想起了一句话,人世间最痛苦的事,下班了活来了。这样不来电,她们就不用上晚自修了,而我在想的是,食堂怎么做饭。到六点时,让他们都回去,荣荣见小唐们编出的手链很漂亮,随手剪了我六根线,只是对他的色感没法认同,用浅紫配大红,鸡皮!去年有的棉线,回头就用在夏天编手链上。准备推车,发现找不到钥匙,但我记得小朋友还车时,我是放在了口袋。回工作室又打了一次,最后把口袋全倒了,才找到钥匙。下楼后看了眼手机,手机之前打到静音了,这时会有上海还有河南打来的电话。上海是座机让我想到死党,但在拔了河南的电话后,确定是秋丫头打来的,而上海的却是禅的。

秋跟我的说的事,是我能预见却不愿看到的,有关小爬爬的。我不知道怎么说,早上我发Q去问他最近可好,他跟我一切都好,我也不想多问。还是跟秋丫头说了很多,她也跟我说到老李那小子的事,有时想问,但不知问了会有什么改变。就像一早看到的一个心情,就算当初那样坚持,我又能改变什么。就算我跟小丫头说的再直白,她又听见去多少。而他真的有理智可言吗,我不想过问,也当自己什么事都不知道。没有我去关心的事,日子还是一样过。也许就算他伤得体无完肤,也终不会见我会如何难过。也许会像小爬爬一样,我也只能为他深深叹息下。这么配的一对还是以这样结束,他们以为生活真的就是那么简单。每个教训都是深刻的,也许我不该那么早告诉他们结局是什么,但俗世里有多少奇迹。更多,我现在是能体会老李的无奈,有时人累了,会想到退出,我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还是他的她能坚持多久。

一边推车一边聊,夜也黑了,骑车还是会有些害怕,眼睛也不适应黑暗。打了21分钟后挂了,理都懂,但要看透,那是个人的问题。我只能希望这丫头能开心点,属于同龄的开心,别再有那么多的心事。骑车回去,每每走到转盘都好像要经过鬼门关一样,怕有一个不小心。到宿舍时,见到了表婶,表婶还是老样子给我留了份饭菜。红烧鱼还是两份的,老公不爱吃鱼。吃完还是老样子,泡脚,然后就是看着小说睡着了。早上四点多就醒了,睡了半天也没睡着,值得怀疑我昨晚看到几点时睡着的。起来老公帮我打了份粥,还磨了豆浆,昨天回来我是记得带杯子的。

早上走得有点早,8点不到,到校9点不到,感觉我骑车也不是太快,还顶风。老公说他也要骑一个小时的,但我现在一个小时都用不到,我什么人,别跟我比速度。

今天要回家,这两全出汗,但没地方洗澡,我都嫌恶我自己。昨天老李还在说面条,面条要回家洗澡,死活不肯在校洗,还说一周没洗了,老李说回头检查男生宿舍,哪个宿舍味道重,就死定了。老李今天不在,我要给小怪兽打饭,先跟你聊到这,明天三八节,你就省了吧,不过可以祝我节日快乐。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