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婚姻 > 要散伙的小两口,再不提离婚

要散伙的小两口,再不提离婚

作者心情:搞笑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1-11-01 11:45:31
选择字号:
  乡下,家家都养活一帮鸡。如果哪家没有这玩意儿,会让人说不是正经八百过日子的人家。老百姓拿小鸡老当回事儿了,丢几只或者死几只,赶上从鸡主人的肋巴扇儿上往下割肉了。
  
  林甸县有一对小夫妻,庸鸡毛蒜皮的事儿闹离婚,司法所所长两次“巧吃小鸡”,硬是把这个即将破裂的家庭“吃”好了。
  
  这鸡到底是咋吃的?
  
  1小姨子离婚找姐夫帮忙
  
  前几天的一个晌午,林甸县四季青司法所所长李振海从县里开会回来,远远地看到司法所门口站着个小媳妇。还没等他看清是谁,小媳妇就冲他喊了一声:“姐夫,你可回来了!”
  
  谁呀?叫得这个亲!走到近前才看清楚,是住在不远暇儿的刘燕可(化名)。
  
  李所长忙问:“有事儿呀?”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刘燕可笑脸变愁容,反问道:“没有要紧的事儿,能来找姐夫吗?”
  
  在乡下,扯耳朵腮帮子动,论起来都能挂拉上亲戚。刘燕可实际上不是李所长的亲小姨子,而是从刘燕可姥姥的外甥女的大伯哥那儿论来的。
  
  刘燕可进了李所长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她和丈夫小巷要离婚,财产不好分,求姐夫给分一分。李所长听罢,一双大眼珠子直瞪:“你以为这是小孩过家家呢?说离就离!说吧,庸啥呀?”刘燕可说:“庸啥?都怨他那个穷掉底儿的家!”
  
  李所长一摆手:“庸这个不能离。出一家进一家那么容易吗?开玩笑!”
  
  刘燕可一口一个“姐夫”地叫着,李所长哪能袖手旁观?他决定送小姨子回家,顺便去看个究竟。
  
  2今天入洞房明天带饥荒
  
  路上,刘燕可没完没了地唠叨,说嫁给小巷倒了八辈子霉。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小巷这人倒是没个挑儿,老实巴交的,烟不抽酒不喝,一天到晚就知道干活儿。可是,他的父亲把他拖累完了。
  
  他父亲有病,常年打针、吃药,不仅花光了每年种地的收入,还拉了一屁股饥荒。庸这,小巷和一个老大不小的弟弟,娶媳妇成了问题。
  
  刘燕可家的条件比小巷家好,她挑花眼了,一直到28岁也没找着主儿。
  
  乡下不比城市,“姑娘二十八,再不找就要抓瞎”。父母着急上火,一个成绺地掉头发,一个掉了两颗大牙。2008年夏天,经人介绍,刘燕可认识了小巷。小巷比她大3岁,人还中,就是家庭条件差得邪乎。刘燕可的父亲说,只要人好就行,结婚之后,自己过自己的日子。
  
  前年开春,小巷的父母凑了两万多块钱,给小巷操办了婚事。想不到,结婚第二天,小巷就对刘燕可说,结婚花的两万多块钱,是新拉的饥荒,他们小两口得带着。
  
  刘燕可一听就炸庙了:“行,这等于老人没正事儿。没正事儿的老人,以后也别沾咱们的边儿。”
  
  小巷苦着脸说:“我家一点钱都没有,弟弟又那么大了,咱们不带着饥荒,就得弟弟还,那样弟弟还能找到媳妇吗?”
  
  刘燕可气急了:“滚犊子,别整那没用的!”
  
  3钞票有记号倒手露馅了
  
  一个唠叨着,一个耐心地听着,不一会儿工夫,李所长就跟着刘燕可走进了她家的小院,冷不丁看到小巷双手抱头蹲在门口。
  
  李所长说:“结婚带着饥荒,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离婚不光是庸这个吧?”
  
  刘燕可说:“对,要是不发生更气人的事儿,也不能离。至于是啥事儿,让这个烟不出火不进的人说吧。”
  
  小巷没有说“更气人的事儿”,而是说了一句“不想离婚”。
  
  刘燕可说,这事儿可由不得他了。之后,她讲起了离婚的原因。
  
  为了还饥荒,小两口没敢要孩子,小巷除了种自家的15亩地,还外包了30亩。刘燕可则去一家小饭店当服务员。
  
  几天前,刘燕可的母亲患病住院,她的婆婆来医院看望,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100块钱。
  
  当时,刘燕可在医院照顾母亲,就把钱接了过来。不看则罢,一看,这钱刘燕可认识,差点没把她气吐血。
  
  原来,刘燕可的好姐妹换了手机号,她没地方记,顺便用笔写在了一张百元钞票上。正赶上小巷兜里没钱,她就把这张百元钞票给了他。婆婆掏出来的钱就是这张,明摆着,这100块钱是小巷偷着给婆婆的。为这,刘燕可火冒三丈。婆家穷坑填不满,这日子不能过了!为这,刘燕可逼着小巷写了离婚协议。
  
  4酒足又饭饱就是不办事
  
  李所长一拍脑门:“这不是原则问题,劝一劝就好了。”刘燕可说,她已经死了与小巷过日子的心,非离不可。
  
  这时,一帮小鸡围了过来。李所长计上心来。他说:“姐夫还空着肚子呢。不是要散伙了吗?姐夫陪你们吃顿散伙饭。”
  
  刘燕可问:“姐夫喜欢吃啥?”李所长一指地上啄食的小鸡:“杀一只炖上。不是要分家产吗?这小鸡说不定是谁的呢!”
  
  一听姐夫要吃小鸡,小巷伸手抓了一只“大芦花”。刘燕可急切地说,“大芦花”下蛋可多了,不能杀它。
  
  抓这只舍不得,抓那只心疼,刘燕可最后抓了一只“小瘦猴”。
  
  小鸡炖土豆,热腾腾的,端上来一小盆。刘燕可又打发小巷到食杂店拎回一瓶老白干。
  
  吃饭时,李所长也没提分家产的事儿,一个劲儿地数落小巷和他的家人做事儿太过火。
  
  刘燕可心想,姐夫吃饱喝足,要办正经事儿了。可是姐夫说,分家产不是希了马哈的事儿,酒喝多了,脑袋迷糊,等明天醒了酒再分。
  
  李所长说着,晃晃荡荡地出了门。刘燕可嘱咐道:“姐夫,明天醒了酒千万要来。”
  
  李所长一扬手:“放心吧。”
  
  其实,李所长是假装喝多了,他里倒歪斜地从刘燕可家走出来,回头见刘燕可回屋了,便转身大步流星地朝村里的王支书家走去。他与王支书耳语一番,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
  
  5不辜负好心再不提离婚
  
  第二天,日头快三竿子高的时候,李所长最先来到刘燕可家。
  
  刘燕可说:“麻烦姐夫了,今天说啥也要把家产分利索。”李所长请小姨子把心放在肚子里,等人到齐了,就办正经事儿。
  
  怎么还有其他人?刘燕可一头雾水。
  
  李所长说,他是刘燕可的姐夫,由他分家产,怕外人说不公平,必须找几个村里的头面人物,大家一起分,这样才公道。
  
  话音未落,王支书推开了院门,后面还跟着村委会刘主任和徐会计。
  
  王支书说,听说刘燕可家的小鸡好吃,特意来尝尝。
  
  刘主任说,他杀鸡快,鸡血控得干净,说啥也要露一手。
  
  徐会计说,小鸡不白吃,吃完了好干分家产的活儿,计算器都带来了。
  
  刘燕可知道大家都是出于好心,也就不提分家产的事儿了,赶紧张罗嚼骨儿。
  
  李所长亲自抓鸡。小鸡见了他四处逃散,那真是“步步惊心”。
  
  刘燕可要弄点别的菜,大家横扒拉竖挡,一个劲儿地说专吃小鸡。于是,3只小鸡炖在了大锅里。
  
  吃饭的时候,李所长又找来小两口的几个亲戚,结果3只小鸡没够吃。
  
  李所长埋怨:“这顿没吃好,我们都不愿意干活儿,等明天多炖几只,吃好了再给你们分家产,反正分家产之前小鸡也说不定是谁的。”
  
  第二天早晨,小巷给李所长打来电话,激动地说:“我媳妇不张罗离婚了!她说,不用麻烦姐夫再来了。”
  
  李所长心中暗喜。突然,他想起一件事儿,赶忙说:“我不去倒是可以,你得到我家来一趟,有急事儿。”
  
  放下电话,李所长从兜里掏出100块钱。老伴儿问他拿钱干啥,李所长说:“吃人家的小鸡不给钱,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对我影响多不好!”
  
  绝活儿用时自然有
  
  □愣土豆
  
  圈里人说,二人转教头本山大叔火了之后,前来拜师的人忽忽拉拉,险些踏破赵家门槛。本山大叔收徒很简单——亮亮绝活儿!有绝活儿者如愿以偿,没绝活儿者遗憾而去。
  
  在基层工作,也要有绝活儿。有了绝活儿,才能嘁嗤咔嚓地解决棘手问题。就像李所长采用吃小鸡的办法,解除了一对小夫妻的婚姻危机,堪称一绝。
  
  绝活儿来自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来自对百姓的了解和体贴。有了这些,绝活儿用时自然有。
  
  希望有更多的基层干部掌握绝活儿,用它来造福百姓。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