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摘抄 > 中华奇人——何广位

中华奇人——何广位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2-27 10:02:13
选择字号:

中华奇人——何广位

  《水浒传》中的好汉武松,借酒后之勇,持五尺哨棒,打死一只猛虎,赢得了举世称颂。在河南省焦作市孟州城伯乡武桥村,有一位传奇老人何广位,一生中,他凭着一身孤胆、一双铁掌,共计打死和活捉了6只猛虎、9头野牛、76只金钱豹、70多只野猪、180多只恶狼,被人称为“当代活武松”。如今,上海、天津、西安、郑州、洛阳、焦州等城市的动物园里还饲养着他亲手抓来的各类野生动物的后代。更可敬的是,在《野生动物保护法》没颁布实施之前,他将捉的最后一只金钱豹无偿捐赠给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从此,他带领全家主动“下岗”,重谋新的生路,并开发了中华奇酒——何广位家酒。2004年1月4日,一生经历坎坷的何广位溘然长逝。  1909年,何广位出生于安徽省宿县何家牌坊村一户农民家里。在旧社会,一年间,他的父亲被人打伤致死,大弟弟活活饿死。母亲一气之下,几乎双目失明,为了养活母亲和不懂事的小弟弟,何广位只好到县城去当童工。因他生来脾气倔犟,加上饭量奇大,投奔几家工厂,都遭到了拒绝。无奈,他只好背井离乡,四处乞讨为生。  14岁那年,他讨饭来到驻马店镇上,被一位好心的卖艺人收为徒弟,在师父的严格训练下,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拳术。师父绰号“燕子”,名叫王进。从此,他便每日跟师父在街头打拳卖艺为生。师父有一手绝招何广位没有学到:从飞奔的火车轮子下面钻过去(那时候火车不如现在快,但那个速度相对于人体也非常快),然后从火车顶上跳过来,何广位当时有点担心,没有学。卢沟桥事变后,出于中国人的志气和正义感,师徒两人与几个日本鬼子展开了一场搏斗。在这场搏斗中终因寡不敌众,他被迫与师父分了手。

露野宿 恶兽惊梦 巧糊口 擒狼度生

  何广位和师父被追散之后,无路可走,只好返回老家,在半山腰搭起了草棚,白天四处讨饭,夜晚草棚就宿。三伏天,破草棚经不住太阳的暴晒,夜里住在里面又闷又热,又腥又臭,气味难闻。无奈,何广位只好提着烂席片儿睡在外面。一天晚上,他睡得正甜,忽觉脸上吹来一股热气,臭味熏人。还没醒来,野兽一下咬住了他的鼻子,何广位感到钻心疼痛。他急忙睁开眼睛,眼前是钢钉似的獠牙和毛茸茸的大头,“不好!”他惊叫一声,然后,“嘣”的一拳,对准这只野兽狠狠捣了过去。只听“嗷”的一声叫,那野兽被打出3米多远,紧接着他起身迅速扑过去,对准野兽头部,举拳痛打。没打几拳,那野兽就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这是啥家伙呢?何广位到屋里摸出了火柴,划着一看,啊!原来是只身长4尺、重有百余斤的大灰狼。他擦了擦鼻子上的血迹,对着恶狼笑道:“好个恶狼,看来你并不是我的对手呀!从今天起俺再不怕你了。”    第二天一早,他扛着被打死的灰狼来到集上,一下子卖了30块大洋。这意外的收获使他分外高兴,他心里盘算着:“这打狼既能赚钱,又能充饥糊口,可比要饭强得多呀!”从此,何广位一心扑在打狼上。第二天,天刚黑,他就拉起那片儿破烂的芦席,有意放在外面的地上,把身上那破烂的粗布外衣扒个净光,只穿了一件裤头,躺在席片儿上又喊又唱,意思是告诉狼:就我一人在这儿睡觉,快来吃吧。唱后,他又闭上眼睛,装着睡起来,等待着第二只恶狼扑来。结果他一连等了三四夜,连根儿狼毛也没见着。咋办?难道就这样死板板地硬等着狼来吗?不,得想个主动进攻的办法。他买了几只公鸡,又找来一块1米见方的木板,在中间相距20厘米挖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洞眼。然后,他来到山凹里,找到野狼出没的必经之路,挖了个1米多深的方坑,带着公鸡跳了进去。又把挖好洞眼的木板盖在顶上,他蹲在土坑里使劲拍打公鸡。公鸡拼命地叫起来,狼听到鸡的叫声,便飞奔而来,把一只爪子伸进洞眼去掏公鸡,但掏了半天,无济于事,只好把另一爪也伸进另一个洞眼里。这时何广位扔掉手里的公鸡,两手分别紧抓狼的两只前爪,用力向下猛拉,把木板平背起来,那狼嘴紧贴木板,大嘴想张也张不开。这时,何广位就纵身跳出土坑,背对山石,活活地将狼挤死。    就这样,为了苦度饥寒,留条活命,他被逼走上这条靠打狼谋生的道路。

遭意外 凶中套险 无退路 拳打猛虎

  何广位就用这张1米见方的捉狼板,拿公鸡做诱饵,也不知捉了多少只恶狼。  一天下午,他又来到山沟,和往常一样挖好了“掩体”跳了进去,把带有洞眼的捉狼板盖在头上,然后在下面拍打起鸡来,那只鸡被打得扯着嗓门直叫。不一会儿,就听见了由远到近的“嗒嗒”声,坑下的何广位听到这只野兽爪子落地声音特别重,心里美滋滋的:这次来的一定是只大家伙。突然,那家伙一只爪子踏到了木板上,震得坑沿上泥土直落。接着,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嗷——”,这叫声刹那间把个何广位吓得是心惊肉跳、头发倒竖。“不对劲呀!这只老狼今天咋发出这样的吼声?”他悄悄地顺着洞眼往上一看,啊!这哪里是狼,原来是一只斑斓猛虎。何广位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喉咙口。心想:“今天可坏事儿了,闹不好这一百多斤非进虎口不可了。”想到此,他急忙用手掐住公鸡的脖子,不让它再发出嘶叫声。可谁知适得其反,鸡叫声却越来越高,这时,那板上的猛虎听到下面公鸡的叫声,又嗅到了人的气味,便撅起屁股“嘣、嘣”地朝木板上撞了起来,直震得木板四周的散土“哗哗”地掉在何广位的身上。那猛虎撞了一阵,发现效果并不理想,便又跳到木板的一端,用爪子死命地刨起土来。板下的何广位心如火燎,急忙想着对策:“天哪,我能打过恶狼,可斗不过猛虎呀!要是老在下面蹲着,肯定是等死;要是出去吧,恐怕也活不成。看来只有跳出坑去见机行事了。”想到这儿,只见他往手心上吐了口唾沫,双手“噌噌”一搓,然后竖起双臂,对准顶上的木板猛地向上一推,一下子把个300多斤重的猛虎摔出4米多远,随后“唰”地跳到坑外,拉开架式,准备对策。猛虎对这突如其来的一跤毫无防备,当它从地上滚起来时,并没立即反扑,而是后退了几步,扎起了虎坐原地不动,两眼只是恶狠狠地瞪着面前之人。何广位看到对头这副凶相,不由得心中怦怦直跳,心想:我可不能让它看出害怕它呀!咋办?干脆,先从精神上压倒它,兴许能把它吓跑,那就万事大吉了。想到此,何广位运了运气,壮着胆子,扯开嗓门大声吼道:“打——打——嗨!”他一边呐喊,一边手脚不停地连蹦带跳,直震得山石抖动,峡谷震荡。猛虎好像看透了何广位的用意,它只是好奇地看着对方那乱蹦乱跳的花架子,依然不动。妈呀!看来这家伙不吃这套呀!何广位一时束手无策,心里更紧张了: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这样兴许能留条活命。想到这里,何广位拔脚就向山下跑去。此刻,只听“哞——”的一声,那猛虎竟从他头顶飞扑而过,迎面落在何广位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何广位一见此景,可是沟里的柴火——捞(恼)上来了:“他娘的,你这家伙硬的不怕,软的不吃,看来今天只有豁出命来,拼它一场,即使你把我姓何的干掉,你也得挨我几拳,受受洋罪。”何广位拿定主意,立刻就地运气,把全身的气迅速升到手上,而后猛地拉开了进攻的架势。    谁人不知,老虎乃是山中之王呀!俗语说,老虎屁股摸不得,吼起来能把胆大的吓个半死,胆小的吓个没命。它那钢叉一般的獠牙,几乎是铁石敢吞;它那能跳善抓的利爪,更是怕人,不管什么动物的肚皮,只要被它抓过,无不肠破肚烂,一命呜呼。然而,今天这个人竟不怕它。它火了,一翻身来了个俯首弓背,张开血盆大口,两眼射出凶光,“呼”的一声,对准何广位就飞扑过来。何广位也毫不示弱,铁拳紧攥,迎了上去。眼看猛虎的两只利爪就要抓着自己的胸膛,他机灵地一闪,“唰”的一声,猛虎扑了个空,可何广位后背的衣服却被划开一道笔直的长口子。那猛虎第一次进攻,未见成效,更是暴跳如雷,接着又是第二次猛扑,何广位也随机应变,飞脚猛击。可当他一脚刚刚抬起,另一脚下的石子突然打滑,只听“扑通”一声,他摔了个后背落地脸朝天。那猛虎瞅准这一空当儿,伸出一对利爪对着何广位的前胸,“哞”的一声扑了上来。此刻何广位也顾不了许多,只好运足气力,对准猛虎,“叭”的一拳打了过去。这一拳,不高不低、不偏不斜,正打在猛虎的鼻子尖上,直揍得那猛虎滚翻在地,两只前爪只顾在鼻子上乱抓乱挠,顾不得起身反扑了。何广位趁此机会,扑上去抓住虎头,他根据马受惊后用鞭抽打耳根的道理,高高举起铁锤似的拳头,朝着老虎的耳后根狠狠地揍了过去。真没想到,这只猛虎竟被他活活打了个倒出气。何广位站起身来,望着瘫在地上的这只庞然大物,又惊又喜:“中啊!看来我的劲不小呀!不但能斗过恶狼,还能打过猛虎哩!”    后来,他把死虎背到集上去卖,结果比狼价高出几倍,他看着这意外的收入,喜了,乐了,笑了。由此,他便选定了捕虎逮豹的狩猎生涯。

摆擂台 猴子也争霸 施巧计 群猴做俘虏

  1973年冬天,何广位应焦作市人民公园的邀请,带着两个儿子二毛、三毛到济源太行山上捕猴。  一天早晨,他们选好了地形,在山凹隐蔽起来,首先对猴子的活动进行观察。    此刻,一群猴子打闹着跳到他们对面的山崖上。有的在晒太阳,有的抓着藤条在打秋千,有的躺在地上让另一伙伴帮助挠痒。“看,那就是猴王。”何广位指着前面蹲着的一只棕色大猴子低声说道。“咋,猴子还真有头头?”二毛惊奇地问。“有,猴子和人一样,人有领导,猴有猴王。不过他们的头头可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而是打出来的。”“怎么个打法?”三毛也好奇地追问。“在一群猴子中,也有争权夺利的斗争,都想抢权当头儿。究竟谁来当呢?它们就通过擂台搏斗来决定:由一胆识过量,自认能担当大事、统帅全军的猴子登场挑战,其他猴子上去应战,如战败,就自动退台。这样一个一个地格斗,剩下最后的一个强者就是猴王了。”何广位说。    他们等群猴走后,就在几棵大树下的平地上挖了一个长方形土坑,又在离坑六七米远的地方堆起了柴草作为隐身之处。紧接着往地上扔了些干柿、花生、芝麻糖等猴子爱吃的东西,摆好阵势后就高兴地下山去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刚吃过饭,何广位就脱掉了工作服,换了身新衣裳,边换边说:“猴子疑心特别大。它看你穿身工作服,怕你是猎人,就格外警惕。我穿身新衣裳,它们以为我是个文质彬彬的干部,就去掉顾虑。另外,这身衣裳要一穿到底,决不能半路更换,不然也就一事无成了。今天,咱去捉猴,一定要隐蔽,可不要让猴子的哨兵发现了你们。”“咋,猴子还有哨兵?”“有,在猴子中间,哨兵也不是好当的。当哨兵的猴子必须身强力壮、机智灵活、责任心强,也是通过选举产生的。在一群猴子中,走在前面的一只独猴就是哨兵。当大伙都在吃、喝、玩、乐时,它就站在树的顶端,或在山的最高处,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一旦发现情况,它就发出呼叫报警。如果它咬着牙,发出吱吱的紧急呼声,就是下令赶快逃跑。”何广位说完,便掂起为猴子准备的野餐,大步向挖坑的地方走去。    果然不出所料,何广位离土坑还有老远,就听得“哨兵”“吱吱”长叫两声,群猴霎时跑得无影无踪。    何广位站在树下,大声唱起来:“柿饼好吃花生香,谁有本事谁来尝尝。”唱罢,他把大把的柿饼、花生和大枣撒了一地,而后就走了。第二天、第三天,天天如此。时间长了,猴子尝到了甜头,认为哼唱的人是专门来给它们送吃的,也就不再害怕了。猴子们由远到近,由怕到不怕,有时甚至老何还没撒完吃食,群猴们就跑来抢吃。几天过去了,何广位看捕猴时机已成熟,便在一天深夜,和两个儿子抬来早已编好的坑盖,一端用钉钉在地上,一端用支杆顶着,用铁丝死死地绑了起来。第二天一大早,何广位又哼着那句单调的曲子,把食物撒进坑里。  当他走后,猴子们却没有像前几天那样上前抢食物,它们被突然出现的坑盖吓住了。多心的猴子们首先爬到绑死的坑盖上,拼命地晃来晃去,当它们见坑盖是个死家伙,不会出现意外时,才放心大胆地跳进了坑里,抢着吃了起来。    好了,到该下手的时候了。当天夜里,老何带着儿子们来到坑边,把捆绑坑盖的绳子解掉,用活支杆支住坑盖,用一根麻绳拴在支杆上。三毛钻进早已堆好的柴草里,拉着绳子等待着天亮。  东方升起了太阳,何广位又和往常一样,哼着老调,把食物撒进了坑里。他刚刚离去,群猴就大胆地跑了过来。这次,它们对那摇过的坑盖毫不介意,直接跳入了坑中。三毛看看时机一到,猛地一拉绳子,支杆倒了,坑盖“叭”的一声盖了起来。何家父子顺利地将这些“俘虏”送到了焦作市人民公园。

设埋伏 野猪“自尽” 巧安排 村头请客

  1978年秋天,何广位带着二毛、三毛到山西省阳城县丰山岭一带狩猎。路上,他们看到大片的玉米正吐红缨,长势喜人,可还不到收秋时节,玉米就横七竖八、东倒西歪,穗子不是被咬碎,就是被拔走了。此刻,远处传来了“叽叽”的野兽叫声,何广位一听便知是农业的大敌——野猪在作怪。一只野猪,一年至少要糟蹋100多公斤粮食。它们经常成群结队地四处游荡,还常到村子里偷吃粮食,糟蹋储藏的萝卜和大白菜,拱倒老百姓的水缸……    何广位听到野猪的怪叫,便命令两个儿子悄悄地跟随观察。来到树林深处,发现竟有6头大小不一的野猪。为了一网打尽,弟兄俩没当即动手,悄悄返回,向父亲汇报了“敌情”。三人决定先到村里安排好住处,给大队领导汇报后再动手干。    他们来到村大队部,这里正召开护秋动员会。他们当众谈了要打野猪的想法。谁知话音刚落,却引起一阵笑声,老支书漫不经心地说:“去年秋天,我们组织了一个连的民兵去打这些家伙,结果打了十多天,连根野猪毛也没打着。哎!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朝天放枪,能把它吓跑不糟蹋庄稼就不错了。你们没枪没刀,还想打野猪,我看是石狮的屁股——没门。”    何广位一听此话,心里可有点不是滋味,不服气地说:“到明天后半晌,俺如果在这里捉不住几只野猪,一准在村头请全村老少爷儿们的客。”说罢,领着儿子离开了会场。  第二天早上,太阳已升得老高了,父子三人还睡得香甜,直到八九点钟,才起了床。父亲命令道:“老二,你去给队长说,借口大锅拉到村头老柳树下。老三,你去砍些烧火棍棒来。我去挖灶烧火。”父子三人各干其事去了。    “白胡子老汉打不住野猪真要请客了!”这消息在村里一下子传开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齐拥到村头去看稀罕,直把那口大锅围了个水泄不通。    10点钟时,何老汉才把烧火棍一掷:“老二老三,时间到了,快去把‘米’拿来下锅,咱好请客呀!”“中!”二毛肩背一根木杠,手里掂了根麻绳,三毛提了两挂鞭炮,径直向预先侦察好的目标奔去。    弟兄二人悄悄来到预定地点,透过掩体仔细观察,发现这大猪小猪正围着它们的老祖宗在嬉戏玩耍。    原来,野猪习惯于群体生活,一群野猪,基本都是一个家族:上到高龄的老猪,下至天真的小猪。即使成婚嫁娶,它们也不出这个团圆的大家庭,一家几辈,老老少少常年生活在一起。  在一群野猪当中,只有一个威望甚高的首领。它的产生可不像猴子那样通过擂台比武,胜者为王,而是论资排辈,老者为上。因它年迈胡长,见识最广,经验丰富,治家有方,这是理所当然的一家之主。这只头猪平日除了安排料理家庭日常生活外,每当浩荡的队伍开进时,总在前面领路开道。对于下边的猪子猪孙来讲,只有服从命令,不得有半点抵触和违抗。  说起野猪行进中的队伍也很可笑。一般来讲,野猪行进时,都是很有秩序地列队行进,即使遇到意外情况,全家突然惊散,但在溃逃的不长时间里又会自觉地排列成行。队伍的排列也很有讲究,同样是论资排辈、代代相接,前面带路的是最老者,后面收尾的是最小者。对于它们来说,这是不变的规矩。    何家二兄弟观察了一阵,最后决定采取特别的行动:只打头猪,其余的全让它们自己主动地自杀毙命。    他们究竟采取什么样的特别行动?野猪又是怎样个自杀法呢?首先是选择人与兽的格斗地点,也就是固定野猪的自杀场地。这地点要根据地形和山势来定,眼下这群野猪住宿的地点,三面是高山,荆棘丛生,一面是通往山崖高处的山间小道。在这一米来宽的山道最险处,一面是陡峭的山壁,一面是百丈深渊,此处正是野猪的必经之路。二毛敏捷地攀到这个固定的决斗场,面向深渊,背对山壁,双手紧紧抓住就近的山树藤条,警惕地等待着野猪队伍的到来。  为了迫使野猪头领把队伍准确无误地带到他们预定的决斗场,三毛悄悄地运动到野猪所在地的左侧,把一挂鞭炮打开,挂在一棵山榆树上,而后点燃一节早已掐好尺寸的定时火香,将香尾端绑在鞭炮的火药捻上。接着又机灵地转到野猪的右侧,同样也挂起鞭炮,点燃绑在药捻上的火香,不过这节火香要比上节短些。当三毛刚运动到左右两侧的中间,点燃的火香同时引燃了鞭炮,左右两端“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爆竹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震惊了嬉戏的野猪,顿时,它们没头没脑地乱撞乱碰。向左逃,爆炸声响,定有埋伏;向右窜,震耳欲聋,定有奇兵;向后跑,何三毛赤膊上阵,手舞木杠,乱蹦乱喊地厮杀过来。无奈,头猪只得带领一家老小,顺着何家弟兄早安排好了的山间小道没命地逃去。    野猪的队伍全在前面拼命逃窜,三毛摇棍呐喊,紧紧追赶。当头猪刚刚窜到二毛隐蔽的险处,二毛突然跃了出来,你看他,手抓藤条,收腹蜷腿,只听“咚”的一声,他那两只大脚狠狠地蹬在头猪脑袋上。那家伙还没弄清咋回事就跳下了山崖。由于野猪家族观念所致,视力较差,加之头脑简单,思维能力低下,后面的猪子猪孙来不及止步,也都跟随着老祖宗一一跳崖自尽。一场激烈而又有趣味的战斗结束了。他们抬着胜利的战果来到村头的灶前,一阵忙活,香喷喷的野味进入人们口中,一场别开生面的请客大饱了山村人们的口福……

老英雄 徒手打豹 忘生死 豹口夺人

  1976年冬天,北风呼啸,寒风刺骨,何广位独自一人狩猎来到山西中条山里。  正行走间,忽听前边有些动静,何老汉抬头一看,只见前面不远的小山坳里,一只浑身褐色的金钱豹正在连啃带抓地把一头150多公斤重的大黄牛撕得血肉横飞。那豹子吃了一阵,舔了舔舌头,伸了伸懒腰,在地上打了个滚,两只爪子抖着死牛尾巴扬扬得意地玩耍起来。这时,何广位已潜伏在离金钱豹200多米远的树丛中。他正准备伺机发动进攻,忽听身边“沙沙” 一片树叶响,定睛一看,不远处的树丛中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枪口,正对着那只金钱豹。何广位悄悄转到那人身后,微微一笑低声说道:“老弟,你来打还是我来干?”那人白了何广位一眼,又看看自己的自动步枪,言外之意——你赤手空拳有何办法?还是让我的子弹来说话吧。何广位会意地笑笑,说:“好好,不过,你千万要小心。”说罢,悄悄下山去了。    此人是当地的民兵营长。他早晨提前起床,带着步枪来到山上打猎。刚上山坡,老远就发现一只金钱豹正吃着牛肉美餐,他立即架枪瞄准准备射击。    只因他打豹心切,何广位刚走不远,他就扣动了扳机,只听“啪”地一声枪响,那只金钱豹惨叫一声,便一头栽倒在地。民兵营长等了片刻,不见有什么动静,以为恶豹已中弹身亡,便兴冲冲地朝豹子跑去。哪知刚到跟前,只见那只恶豹突然腾空跃起,向他扑去。民兵营长大吃一惊,身不由己地退了几步。这一退不要紧,民兵营长一脚踩在一块大石头上,身子一歪,连人带枪朝山坡下滚去。  再说那只金钱豹,由于民兵营长枪法不准,只被打伤了一条前腿,这一来更惹得它兽性发作,紧追民兵营长不放。民兵营长滚到了半山坡,被一棵大树挡住了,眼看他大祸临头,危在旦夕。正在豹子张口伤人的危急关头,只听“嗨”地一声呐喊,恶豹实实挨了一铁拳,一个踉跄跌翻在地。    有人问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何广位刚走不远就听到了枪声,根据经验判断,如果那只豹被一枪打死便罢;如打不死,豹子非报复不可。所以,他慌忙赶了回来,正好遇上这个险情,于是他急速挥手一拳,打中了受伤的金钱豹。此刻,火冒三丈的金钱豹“噌”地一下向后跳了一丈多远,扎了个虎坐。这时,何广位稳扎双脚,紧握铁拳,摆开架势,连喊三声:“打!打!打!”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响,直震得草动树抖,山谷震荡。那生性好斗的金钱豹哪肯示弱?只见它瞪着铜铃般的双眼,张着血盆大口,龇着铁钉般的獠牙,伸出刀般的利爪,身子向后一坐,“嗷”地一声,纵身跃起两丈多高,对准何老汉猛扑过来。何老英雄就盼着金钱豹这一猛扑。你看他:怒目圆睁,铁拳紧攥,运足全身力气,照准金钱豹的鼻子“嘭”地就是一拳,直打得金钱豹鼻子酸痛,两眼流泪,摇头拱地,“嗷嗷”直叫。    被大树拦着的民兵营长目睹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他见恶豹又要反扑,吓得丢掉半自动步枪,抱着拦身大树就往上爬,嘴里还不住地乱喊:“快打死它,快打死它!”他只顾乱喊,可不知道豹子还有个吃软不吃硬的习性,更是个爬树的能手。恶豹深知不是何广位的对手,竟折身应着喊声向树下扑去,它看到地上掉落着半自动步枪,张开大嘴就把枪托咬了个粉碎,然后抱树往上爬。    眼看这位民兵营长要命丧豹口,何广位箭步来到树下,两只铁钳般的大手抓住老豹的尾巴,用尽浑身之力,“嘿”地一声,将恶豹在空中“刷刷”抡了起来,然后紧甩在地,来了个泰山压顶之势,将它紧压膝下,接着取出早已备好的布袋,将恶豹装了进去。  西天染起了朵朵晚霞。何老英雄挽着民兵营长的臂膀,扛着活捉的猎物,踏着落日的余晖,高高兴兴地向山下走去。    后来,这只金钱豹被送往焦作市人民公园,供游客们观赏。

当委员 参政议政满桌餐 独扫残云

  1983年4月,何广位正带着儿子在山西中条山上擒豹,突然接到县里的紧急通知,要他马上下山。他接到通知后,怀着忐忑的心情急忙搭车返回孟县(今孟州)。到了县委,领导告诉他:省里来了电话,要他到省里去参加政治协商会议。何广位一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叫我去省里参加会议?”“对,明天就到省里报到。”县委领导和气地说。“啥叫政治协商会议?”何广位好奇地问。县委领导说:“政治协商会议,简单地说就是共产党充分发挥党外各界知名人士,提出建设意见,共同商讨国家大事,搞好社会主义建设。”“怎么,像我这号人还能去商量国家大事?”“能,这次就是让你专门去商讨国家大事哩。”县委领导笑着说。这天夜里,何广位躺在床上,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苦辣酸甜一齐涌上心头,翻来覆去一夜没合眼。  1983年4月15日是他终生难忘的一天。这天早上,他迎着东方的红日,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了省人民会堂。庄严的会场里,主席台上空悬挂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第五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巨幅标语。大会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开幕了。省里主要领导一排排地坐在主席台上。他坐在会场当中认真地听着上级领导的报告。接着,大会又颁发了委员证。当他接过委员证时,激动地流出了泪水。  宾馆餐厅里,与会委员们八个人一桌,共进午餐。何广位和著名的戏曲表演艺术家常香玉、申凤梅等省文艺界委员们同桌落座。开始用餐了,其他人都动了筷子,可何广位却双手放膝,端正地坐着动也不动。常香玉好奇地问道:“老人家,你咋不用餐呢?”何广位捋了捋胡子,风趣地说道:“为了大家的胃,我最好不动手;为保证大家吃饱饭,我最好忍着饥饿瞪眼看。”大伙一听也不知话中其因,都开心地笑了。后来人们才知,他就是一顿饭能吃62个馒头、外加3斤卤猪肉的当代活武松——中华奇人何广位。大会秘书处专门安排了八个人一桌的饭菜,外加两瓶烧酒供他一个人享用。何广位面对一桌丰盛的饭菜,操起筷子就干了起来,红烧鱼净了,卤牛肉完了,就连那整只的五香烧鸡也被他吃得干干净净。还有那七碟八盘的糖醋鱼、炒海参、爆腰花等,一会儿工夫竟被他风卷残云,吃得一干二净。接着他用手指拧开瓶盖,一阵“咚咚”作响,转眼那两瓶上等烧酒也被他来了个底朝天。人们惊呆了、喧哗了,新闻记者的相机也被这奇异的现象吸引,那耀眼的闪光灯不停地闪出阵阵亮光。  参加会议的委员们听说打豹英雄何广位来了,都想见见他,听听他的发言。站在发言席上,何广位面对精致的话筒,一时吓得心里怦怦直跳。他激动地说:“像我这个在旧社会里被人看不起的要饭花子、卖艺的下九流,今天党和人民给了我这么大的荣誉,这真是俺老几辈人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我首先代表俺老何家对党和人民的厚爱表示衷心的感谢。”说罢,他肃立话筒一旁,深深鞠了一躬。此举引得与会委员一阵热烈的掌声。“我是个大老粗,没有文化,蚂蚁撒尿——湿(识)不了几个字,既然当了政协委员,那就得认真地参政议政,啥叫参政议政呢?我昨天思考了一夜,我想就是多写对党和人民有益的提案,多在会上发言,不然就对不起‘政协委员’这四个大字,也对不起专门给我安排的一桌饭钱。”他的话音刚落,引得人们一阵笑声,接着被一阵热烈的掌声所代替。  “人们常说:敲锣卖糖,各干一行,干啥吆喝啥。我是个常年与野兽打交道的人,事实使我体会到,山里的野兽越来越少了。这些野生动物呀!多了不行,糟蹋庄稼,祸害百姓;少了也不行,生态不平衡。今天我想给上头提个醒,国家应该立个法,对野生动物进行保护。今天我当着大家面表个态,首先从我做起,将捕捉的最后一只金钱豹,捐赠给全国少年儿童基金会,从此我就洗手不干,再谋新的生路,多渠道为国家作出新的贡献。”“哗——”台下又爆发一阵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会议结束后,县委准备去小车把他接回孟县,可谁知服务员告诉他时,他却生气地说:“郑州离孟县几百里路,为我一个人折腾来折腾去,搁不住,搁不住!”说罢他背起挎包,来到长途汽车站,买张车票,坐上了车子回到了家乡。  到了家里,儿媳惊奇地问:“爸,听说县里专门派小车接你去了,你咋坐公共汽车回来啦?”何广位坦然一笑,幽默地说:“公共汽车,公共汽车,你是我的儿媳,我是你的公公,那公公(共)汽车自然也是该我坐的呀!”

育后人大义捐豹 砸饭碗“武松”下岗

  自打参加省政协会议后,一桩沉重的心事重重地压在何广位的心上,脸上也不时地布满了层层“愁云”。这天,他把儿子二毛和三毛叫到跟前,说了自己在政协会议中的表态,儿子们个个低头不语。静了片刻,三毛突然说道:“那以后你这个‘当代武松’、擒豹英雄不是当不成了?”老何笑道:“咱是个啥屁英雄?话又说回来,那雷锋、王杰都没捉过虎、逮过豹,不照样是英雄吗?”“以后咱们不再捉虎擒豹这都可以,可山里众多的村民照样乱打乱杀,豹不照样减少吗?”二毛不服地反问。“那也有法儿,咱向上头提个醒儿,建议国家立个王法。这样,不就免去了众多豹子的死罪吗?”何家父子三人像是一个特别议政小组,在小小的何家屋里商量着国家大事,并作出如下决定:  (1)再捉最后一只豹子,捐赠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并由笔者负责与北京方面联系,洽谈接收及运送活豹的有关事宜。  (2)在向北京联系捐豹过程中,何家父子三人同时进山生擒豹子,也了却一桩心愿。  (3)以后家族以什么方式谋生糊口,待捐豹之后再做打算与安排。  何氏父子三人作出了如此郑重的决定,何广位的人生转折也由此开始了。  我愉快地接受了何家父子的重托,捐豹的书信像一只只洁白的“和平鸽”,带着何家父子那颗颗沸腾的心飞向北京。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我怀着敬佩的心情,目送何家父子奔赴狩猎的山林。  这年冬天,我正在上班,突然邮递员送来一封加急电报,急忙打开一看,上写道:“金钱豹已被活捉,望速来车接应,山西省热流乡固阳村。落款何广位。”当时我不顾三七二十一抓起自行车向武桥村飞奔而去。武桥村委会得知此信,更是积极配合,随调车辆,向深山飞驰而去……   活豹被安全地带到了何广位家里,我看着豹子,心里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我连向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去了几封信,北京也确实回了信,说是以前各界人士对少年儿童关心备至,不是捐款就是捐学习用品,可今天却来了个捐活豹,还是头回遇到的新鲜事哩,他们答应接收,并表示感谢,但怎样接收这只活豹,收后放养在什么地方还有待于研究。  一天、两天、三天,一月、两月、三月……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可这个“还有待于”还只是个“还有待于”。众所周知,豹是张嘴货,天天要吃喝,而它的生活标准及享受待遇要比人高得多。一日三餐,专人伺候,挑肥拣瘦,肥肉相不中,专门吃瘦肉,一天两三公斤,一点不能少。何家父子每天省吃俭用,上街买肉,精心照料着这个心爱之物。久而久之,何家父子承受不了啦。因经济上的困难,他们不得不弄虚作假,把瘦肉拉开口子,里面装上肥肉,哄着豹子进餐。可这只豹子眼里却揉不得半粒沙子,觉得何家父子对它不公,虐待了它,弄虚作假欺骗它,一气之下竟来个绝食斗争,汤水不进。这可急坏了何家父子,无奈,何广位只得对它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展开人豹感情交流。他站在绝食的豹前,语重心长地说:“伙计,请你原谅,不是我对你外气,只是咱家的日子太不宽裕,也真愧对你了。既然咱们过到了一起,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凑合着过吧!”他好话说了半天,可豹子只是白了他一眼,而后紧闭双目,来个不予理睬。这时的何广位强压心头怒火,又说道:“伙计,别生气,气大伤神。好了,我老何今天对你掏个实话,俺全家就是砸锅卖铁也得对得住你,决不让你受半点委屈。”说罢,转身而去。  次日清晨,何广位毅然搭车奔赴洛阳,把自己唯一的一件价值1300多元的皮大衣脱了下来,以36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换回了鲜嫩的瘦肉,金钱豹总算终止了绝食斗争。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坚强的英雄再也等不下去了,他们答应了安阳公园以一万多元价格的再三求买。活豹起运,送往安阳公园。说也怪哉,装着活豹的汽车刚刚启程两个多小时,郑州动物园的卡车就开到了笔者门前,并拿了全国少年儿童基金会的来信与证明,说是经过和上级领导及有关单位多次协商,决定以全国少年儿童基金会的名义接收金钱豹,并送往郑州动物园展览。于是,大卡车飞速向安阳追去。  经过交接,等待一年之久的金钱豹终于在郑州动物园安下了舒适的家。何老英雄也总算了却了最后一桩心愿。  自打捐豹后,何广位全家喜忧参半,虽实现了老人最后一桩心愿,但从此砸了自己的饭碗,以后到底靠啥谋生呢?  孟州有句土话:喂母猪,栽桐树,自己选择自己路。三毛首先承包了村里的面粉厂,但行情有变,利润难见,很快就关了门。二毛想利用村头废弃的破旧砖窑创办“野生动物研究所”繁殖饲养野生动物,但因条件所限,最终没能实现。二毛、三毛又合伙利用自己有把高超的木工技术,购置了采伐工具,拉进深山,和山村联营,准备利用森林优势,开发木材加工。可何广位得知后,坚持要保护森林资源,阻止伐木赚钱,儿子们不得不听从何广位的阻止,又一个谋生的萌芽还未破土就又夭折了。  三次寻路,三次无望;三次起步,三次失败;三次希望,三次破灭。就这样,何广位个人断了个人的生路,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在重寻生计的路上,他受尽了挫折磨难。一辈子生性刚烈的何老英雄面对无情的事实,饱经沧桑的脸上终于流下两行无奈的辛酸泪水……

酿奇酒 豹献秘方创大业 造福后人

  上期讲到何广位三次创业,三次失败,空有一手擒豹本领,却找不到施展的地方。“娘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我就不信咱放着两只手,还找不来一碗填肚的饭?”火暴脾气的何广位终于忍耐不住地发起牢骚来。  “何老在家吗?”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老英雄从醉意中敲醒。他踉踉跄跄地迈步打开紧闭的大门,原来是一对曾和他打过交道的年轻夫妻——崔正山和妻子小聪,他们今天是专程到何家感激治病之恩来的。  原来,小聪前不久出了车祸,两条腿受了重伤,住院后一条腿由医院诊治,另一条腿则使用何家父子的“神酒”治疗。结果,奇迹出现了,用“神酒”医治的那条腿很快就好了,没留任何后遗症。这不,他们专程上门来感谢何广位救治之恩。他们聊了一会儿,崔正山握住老人的手,感叹地说:“这酒真中,您是从哪儿讨来的秘方?”何广位漫不经心地说:“哪讨的?是金钱豹亲口交给俺的呗!”“金钱豹?”小两口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是在很早以前,一次,何广位在山中狩猎,猛然发现一只金钱豹,本来他打算将它擒拿,可定神一看,这只豹子两眼无光、没精打采,东倒西歪地吃力向前行走。根据他多年的擒豹经验断定,这是一只病豹。众所周知,人病后有大夫治疗,可这山野之兽病后哪有大夫为它医治。何广位见此心想,这倒也好,省得我去跟它费劲打斗,待它病倒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捡个便宜,真是头桩遇到的美事呀。可谁知那病豹一会儿啃了啃石头,一会儿竟吃起青草。怪呀,豹子是食肉动物,今天怎会吞石啃草呢?老何纳闷儿地观察这种奇怪现象。奇迹出现了,自打豹子吞石吃草后,不大一会儿,它竟精神抖擞,威力猛增,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后来,又碰到过几只病豹,仍出现这种现象。何广位更加不解,是呀,自己捉了一辈子虎豹,在狩猎的山中为啥从未遇到一只死虎死豹呢?噢,豹子原来是有病自医、有伤自治呀!自此,何广位常把豹子啃的石头和青草采来泡入随身携带的酒壶里,喝了之后感觉精神焕发。你别说,何广位喝了这酒以后,不知不觉地发现他原来的腰腿关节痛没有了,原来昏花了的双眼竟格外明亮起来。因此,当他在山野摔伤或被乱刺扎破皮肤时,也常用此酒抹擦伤处,结果不但能够止疼,而且好得很快。后来他又加入鹿茸、虫草等中药泡酒,服用效果更佳。除此,还有滋阴壮阳、补虚养肾、活血祛风等功效。  后来何老索性弄来一口大缸,把这些奇药异草采集回家中用酒浸泡着,平时保健饮用。这事惊动了街坊,乡亲们都听说何家的酒不但能医治难病,而且平时喝也有保健作用,遇事都来讨些喝。结果,也真治好了乡邻们多年的疑难杂症,没病的饮后还都提了精神,起到了保健作用。一传十,十传百。人们就把他这特酿的奇酒叫做“神酒”了。  “对,说干就干!”何广位仿佛在黑暗中突然找到了一条明路。他找到笔者,共同商量开发奇酒之事,笔者与何家父子一起把此想法向主管领导汇报后,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就这样,一个酿造奇酒的工程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广位酒业有限公司没多久就出现在世人面前。  从此,90多岁的何广位在“当代武松”的名号上又加了一个时髦的“董事长”头衔,次子何振湘则当上总经理。  在世纪之交即将到来之时,何家父子又迎来了他们终生难忘的吉庆时刻。1999年12月26日,随着几声雄鸡的啼鸣,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金色的太阳聚集于广位酒业有限公司的门前。门头上面,一块一米宽、三米长的特制匾额高高悬挂,“神酒奇功”四个金色立体大字在黑底的映衬和阳光的照耀下金光四射,这是政协孟州市委员会为广位酒业有限公司和何广位老英雄特制的赠品。“神酒奇功”这四个大字不仅是对广位酒业有限公司的高度评价,更是为何老英雄的人生里程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2004年1月4日,老英雄何广位走完了自己的传奇人生历程。

« 上一篇:(2012-02-26 13:57)
» 下一篇:那什么才是该紧握的?(2012-02-27 15:38)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