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3年03月19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3年03月19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3-19 11:06:15
选择字号:

刚给老李买了份蛋糕送上去,骑车骑得一头大汗。送上去,看了又看说,怎么买了这个。幸好还买了个面包,搞了半天,她面包和蛋糕没分清,我佩服她,真心的。

这曲子是小怪兽推荐的,感觉很悲凉。她原本是说要找首特悲的,不巧的是,没找到,还把名字记窜了,不过这首也还好。昨天买的书全到了,这次一下买了30多书,还全是关于钩针的,看了都很喜欢,就是到现在钩针和线还没到。你能理解一个卖家的神经吗,就是我的件能从浙江去了湖北,然后又去了广西,昨天到了上海。我就是想不能,一个隔天能到的件,怎么去旅行了。卖家说,那是因为快递员把宁看成了南宁。我真的佩服,人才。

前天下午因雨下的太大,真心地不想出门。在家就洗完澡把衣服洗一下,原想扔进洗衣机里的,但就两件衣服,趁着有热水泡了下,就手洗了。要睡时,才想起来没有脱水呢,汗死。早上七点起,冲了份燕麦,说来真的很郁闷,居然吃到想吐。坐车到学校,坐车跟看病一样,看时没几分钟,但足够等的。在车上接到老李的电话,问我怎么这么慢。原来是艺术类的考完试了,里面的老师很闲,要找我做手工。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到校时,一进门就看到上次校园剧男一号他们班实践周,看到我就把我手上的包全拧去了。我说我自己拧,他说什么也要我体验下实践周的服务。帮我拧到工作室外时,刚想拿钥匙开门,就看到门是掩着的,第一感觉,门给撬了。一推门,老李坐在里面看书。虚惊一场!时间正赶上饭点,也来不及给小怪兽洗碗,直接拿了我的饭盒给她打饭了。她回头问我,你不嫌我脏吗。我很想说,我很嫌。看着菜单,我真心的纠结,没有一个是小怪兽爱吃,真的要了我的亲命。今天也是除了大荤以外,没有一个菜是她爱吃的,她有着跟小新一样的特致,不爱吃青椒。挑食的孩子真难养。

小外甥女把手机送过来,没少说她。有时觉得孩子大了,也要顾些她们的自尊,但有的话不说,她们永远不知道,什么是能做的,什么是不应该的。陈丫头在身边,说时也是说给她听的。她说我当时的样子很像她小姨,小时候会恨她,现在离开了,想想那时小姨说什么也是为她好。也许正如老李说的,在校,老师说什么都会嫌烦,但离开后,便会理解老师当时的苦口婆心。这也许就是一直念念不忘老李的原因吧。不知道她能听进去多少,我希望我能理解的东西告诉给她们,也给她们少些迷茫,因为在我那时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些,亲娘在用她的水平跟我说的,是我所不能接受的。而当干妈的一句话,却让我明白很多,也算一下子开窍了。有些话就像一粒种子,撒在她们心里,有一点便会发芽,也只是时间问题。昨天问陈丫头,还想小唐回来吗,她说不想了,也没感觉了,也知道她并不合适在一起工作。如果有一个是好的,另一个带着,能走上正道也就算了,问题是,还拐着走,越走越偏。今天在来的路上会看到一个开车的女人,离边是一个骑电瓶车的女人,开车的女人很冷,而骑车的有着温和。有时冷漠不是不好,而是不用去想太多感情,而很多时候,也许是一种温和绊住了很多不情感。很多同学,在校时就恋爱了,有的谈了也没想过有一天会走在一起,她们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一种什么生活,所以无用的,她们就忽视了。也许是太在意频出的感受,才会为此停留。没有到达大的港口,一个小小的水岸就留了下来。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昨晚是坐车回去的,车在老公单位,手上还要拧着亲娘给老公的鸡蛋。到他单位时,他正在削山药的皮,以为他炖了汤,原来是食堂晚上的菜很难吃,他准备自己下厨做饭,用山药代替花生米做宫爆鸡丁。只是他不知道,鸡脯肉如果腌不好的话,会很老。他还先下水去水,看着那样子,没心情期待了,吃着一条鱼,一碗萝卜汤结束。也不是太有味口,这两天反胃有点厉害。吃完就坐在床上研究要钩什么花样的围巾,看了三款,还是拿不定。最后老公帮选了一个,钩出了一个全花,发现线有点细了。老公就在听小说,大中医。关于阴那些东西没有兴趣,他听着时不时就叫一下,听得我很火大,我在做手工时,最讨厌人在旁边碍事。到10点时睡了,他知道我心情很不好,主动说这周陪我去办保险,陪我转转。每次要发一次火他才有这个意识吗。前晚他打来电话,我就听他说,我越来越觉得不是他的家人。后挂了,他又很晚时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意思,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清楚。在这家里,他家人的事都是非要他出马不可的,而我的事,我只有自己去办,时间长了,我就觉得我是奥特曼,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而他家人有一点点事,他总是怕做不好,非要他去陪着才安心。他说他很烦恼,如何安排好我与他一家人的关系。没有什么可烦恼的,如果他妈,他弟能理解他的烦恼,早就知道如何处理了,可惜,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只能说,你可以当他们都不在了,跟你没有半点毛线关系。但我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找我,不到困难时,不到触动他们利益时,不会来找我。而我对这家也就这么大点利用价值。当我跟他说,这周六老李两口子请吃饭时,他也知道为了什么事,他问我有什么感触。我告诉他,很想你们一家人全死了算了。最后老公削了个梨,还是让我把火降一下。有时也不知道如何平息,感觉那就是一个心魔,有一天真的再有孩子,我想我还是不会原谅他们,有的东西知道真面目,如果再去骗自己,太难!

下午时跟陈丫头一边绕线一边聊了会,现在孩子的爱情观很现实,可以宁愿嫁个老头子,只要能养活她就好。我现在不能坚持我的信仰,毕竟感情这东西太脆弱,人心都太难看透,我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跟俗人一样,还要处理婆媳关系。当一个对不起我时,我不会想看到这个人,那样我会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可以说逃避。我是一个极端的人,在我眼里只有好,或不好,没有差不多的说法,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处得都是深交,处不来的,见都不想见。早上骑车时会想,两个处得来的人,必是一个让,一个退,不贪,不得寸进尺,不聪明,不精明,这样两个人才能走得长远。

今天老李要到很迟才下课,我要帮她们两打饭,先聊到这。

« 上一篇:今天下午有雪,可单位和家里都没暖气了(2013-03-19 10:38)
» 下一篇:转危为安(2013-03-19 11:24)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