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3年03月24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3年03月24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多云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3-24 13:00:32
选择字号:

这两天有点忙,闲下时却又不是心情太好。这两天发生的事也蛮多的,不开心的事也有很多。快乐与悲伤感觉都是参半,而这时也没有什么开心与不开心之分,也只是当时吧。

周四晚和小于约好,周五早上九点前把电脑送到他家,因为他要去一家单位面试。早上七点不到起来做早饭,银耳枸杞粥。不知道是不是银耳时间短了,有点脆。七点半时叫他起床,磨叽着半天没起来,晚上看关于二战,看到一点,我也看小说到两点,但问题是,我再晚睡我都能起得来,但他睡再多也起不来。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最后的结果就是,半点半才从家里走,半个小时根本到不了小于家。今天的行程很多,要去格力专卖店看空调,要去劳动保障所去办理个人保险,要去大桥南路看毛线,然后晚上要请小于吃饭。看着时间来不及,想着算了,还不如放他回家睡觉得了,我一个去办理一切。有一天晚上我打电话跟他说,我觉得我不是你的家人,是你的家人的事,你总是跑得很快,都是冲在前面的,而且担心得很细致,就怕他们有个什么闪失,但我呢,什么事永远只有自己去面对,很多事跟你说了,却一拖再拖。有时我真不想什么事都会,我也想懒点,一个觉睡到七荤八素时起,可以让他去收拾家里,什么也不管。但有时是自己不争气,硬不下心来。

一直都不想理他,他也知道我在生气,我是真的让他回家得了,你说带着电脑能办什么事。最后他就是带着电脑跟我后面,说起来,是他抬又不是我,跟傻子一样。有时是刻意的,去劳动所时,是向前走了一站跑,又退回原路,到大桥南路时,是能到的,却还是跟我走一站路。户口本没带,所以没办起来。原来的毛线市场拆了,现在建了江苏饭店。没办法坐车去夫子庙,记得那里有几家。 http://www.rijigu.com/

在等车里去来伊份买零食去了,后到夫子庙下时,因修下水改线,我也不熟悉那里的小区,硬是带着他横穿了个老区,然后再折回走了两站路,那时已12点半,去面馆吃面。因一路零食吃了很多,所以点的炒面没吃两口。给老公点了份全家福,很合他的口味,喝着汤就知道没有多少味精。吃完去看线,都近未市所以不是太贵,也不是太好的货色。买了一些,去看一直光顾的姐妹店,看了半天才知道应时在卖清明上坟的东西。这两天菊花什么的,卖的相当猖狂。后去坐车准备去小于家,事情办得快的下场就是,在寒风中坐等两小时,原本是想去小肯家坐着的,但老公这人有种让我说不出的想抽。风很大,无聊时钩着围巾,还碰到上次一起去玩的小光头的爸爸。留了个大胡子硬是没认出来,吃饭时还碰到他跟姓杜的几个朋友一起在楼上吃饭。老公跟小于在猜德刚在不在,原本只是老公上洗手间偶然发现的,到最后这两人就八卦了。之前请了德刚,但他说上班就不来了。后小于说,也许是因为德刚现在的工资不高,所以不愿出来多混。德刚以前月薪七千多,但很累,现在很舒服,把掉的20来斤肉又长回来了,只是工资少了些。原本是说看到杜就能看到德刚,小于说,那是你错了,看到德刚时,你一定能看到杜,但看到杜就不一定能看到德刚。杜最近跟艳子两个人在家吵,我以为他们应该是有房有车的,却不想,给孩子买去最贵的学校,买了车,居然没有房子。不知如何理解别人的生活,把凡人的生活,过得跟小资一样。娟子跟小光头的爸爸最近也吵得不行,好像男人在学坏,想着跟杜走得进,学坏是多容易的事。

吃完饭把电脑丢给小于我们就回家了,到家九点。接到老李的电话,问周六去吃饭,我说我刚吃过,还撑了,现在什么也勾不起食欲。老李就说,那先去小品家订位子,订不到就随便找家店。

周六一早老公就走了,我七点多点也起了。去了劳动所办保险,看到大门时很后悔,没有多看两眼,上面写着周六周日休息。你说这破地方,公交发车按农村时间来算,半小一班。上班时间却随着城市走,还双休。农村劳动所可是周六周日忙得要死的。深深地鄙视了下去吃早饭,后就觉得,转两班车是来吃早饭的。吃了个鸡蛋灌饼,一份汤包,一碗小馄饨。吃完就是在等车,往死里等。到家时近12点,烧个水洗了澡,把衣服也全洗了,把厨房也收拾了下,整理下东西,走人。

坐K1从四桥走,说来很搞笑,我后面坐了对五十来岁的老夫妻,当车要过山隧道时,女人就说,当初怎么不把山给削了,还耗这等工程。男人就说,因为上面有铁路。我在车上钩围巾,听得我一头黑线。我真想说,不知道就别乱说,那是因为高速正对着栖霞寺,佛家说不好,所以就从中穿过了。我想着,这样教孩子,会是个怎么样的吹牛大王。

下车转车,五点整到老公单位。零食早上就让他带过来了,找了些吃的,很饿。后两人骑车去吃饭,老李打来电话问什么时候能到,我说20分钟后。老李说,你的20分钟要打个折,最后就是半小时的事了。原因是,有个新路我没走过,硬拉着老公走了下,发现绕得远了。从市区里走,真心佩服那些开车的,骑车的,走路的。车停了路一排,车是可以反向骑的,还有个老人家,悠哉地骑着,还四处张望。有的还骑到机动车道,走路的还不向边上走,一边走一边在练猫步,真心地恨。最强悍的是,明明直角过马路就好,老公抢着红灯去了对面,我都不知道他想去哪。这家店不是第一次来了,他怎么就半点不认得路呢。

上楼有人在办孩子十岁生日宴,我们坐到老位子,一个小角落里。老李说8月学长就结婚了,反正说的是全学长的事,小丁与他是同学,我们就问他,他是不是在校受什么打击了,是不是被校花甩了,不然怎么人性会反差这么大。我就感觉,学长以前的样子算是在装吗,但说到其他地方,有时还是那样温和,但看到他外挂偷我的菜,我就真觉得这人真不厚道。饭吃到7点不到结束,跟老公骑车回去,一路上又因老公一句话不理他。

早上起得很迟,昨晚又是一夜不得安睡。梦到妹妹,还有好多人,还有何炅,谢娜,最近好像没跟他们打什么招呼。睡醒时还跟老公说了梦,但醒了后全忘了。睡前老公曾说,如果我死了,就把我埋在他宿舍里,反正这里也曾是坟场,会说以前这里人能听到砸锤的声音,后来人越来越多就听不到了,问我听到没。我说没有,其实我听到过。但我认为那是他们单位在作业,没想过其他的,这家伙,有病。

原来昨晚在想着早上是下肉丝面给我吃,还是买汤包。最后他一觉又睡过了,任我自生自灭了。我吃了个青团,收拾下东西就走了,被子都没叠。今天的风很大,强调的是,我顶风了。跟老公说我不想骑车走了,但想到晚上回来等车就更不愿意了。骑了一个半小时,有个车说插队就插队,害得本子从手里飞了出去,幸好包过软。快到学校时又崩溃了,公墓段堵死了。你说就上个坟,开什么车子,全停在路边。公墓前100米有地方却没有车,我真心的佩服这些人,懒得真的跟什么一样了。

烧了水把小怪兽的碗洗了,去食堂发现,老师食堂不开伙,晕死了。还碰到小表弟,要跟我借饭卡,最后是卡没借到,还被我批没穿校服。我觉得吧,这孩子这样子,小姨妈和小姨父有很大的责任,既然不穿校服,把他所有的衣服全锁起来不就行了,放假再给他,难不成他能不穿衣服出来混。出了校门去吴师傅家找吃的,但想起来口袋里除了饭卡,一毛钱也没带,最后就赊账了。

今天吃鸭血粉丝,还好小怪兽没意见。如果下周还这样,我也没必要过来帮她打饭了,徒弟们下午一定又是三点后才来学校。

昨天试了好多次,都拆了,新线不是太了解个性,我再玩一伙吧。先说到这里,回头再聊。

« 上一篇:【剑说】城市道路改造利国利民(2013-03-24 12:44)
» 下一篇:※朴素苍蝇之死※(2013-03-24 17:56)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