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3年03月28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3年03月28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3-28 23:47:03
选择字号:

好些天没跟你聊天了,承认有点过分了。这两天有点不顺心,懒懒的,什么事也不想做,还堕落地只看小说。刚也是跟小二小三还是二的相公一起去吃了个饭,原本是想从小于家路过时把电脑带回来的,但东西太多就直接回来了。

周一时很忙,老李吃饭时说,下午12点半你就跟我走吧,去双语,区里领导不小心搞了个活动,所以我们要去那表演一下。俺是跟化妆的,不过比上次还大概下。老李拿出一张票子给我,小聂很不好意思地说,少了,都有点拿不出手。其实这些给不给都是无所谓的事,说来对这玩意还是没多大的吸引力,我也是凑热闹的。小聂说回头等这次补贴及报销的下来,把我这部分先结了,再大家吃个饭。我顶死了也就算个没事跟着玩的,顺便的,倒是孩子们很辛苦,把本钱给我也就得了,至于其他的都不重要。再说骑了近一个月的车,我居然还长肉了,还能吃吗。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原本是说12点半到间空教室,孩子们先练习下,毕竟上次比赛下来有几天时间了,怕他们忘了,但我都站在那了,主角还没有到。我是临时通知的,他们是提前通知的,最后老李发飙了,小聂也火了,是的这次表演成不成功孩子们都不用承担责任,但老师们却惨了,回头校长也惨了。但孩子就是孩子,他们不会想到那么多,也许会认为这不是他们应该做的。想起失恋33天里,大老王要仙儿背校训,是的毕业了,跟这学校也就没有关系,荣辱又如何。我看着老李的样子,让她谈定些,从进校带第一批孩子开始,我没少崩溃,但那又如何。我只能笑她,在校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想不开,生什么气呀,看我徒弟,气到我,要么写检讨,要么写工作总结去,折磨死她们,不让我好过,我也让她死一大片脑细胞,气么呢。而且还怀孕着,如果让她老公知道,我觉得这女人应该禁足。她也能想得开,不怕伤到宝贝,全当在练中气。这些孩子也是的,老李都这样了,怎么还没有点自知呢,非得把这两人气得冒烟。最后也没练就出发了,用小聂的话说,你们都没这心思了,那还练什么。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我们四个人是汤校开车送去的,孩子们全骑车去了,有的孩子居然不知道我们就在后面还反道,最后被老李批得很惨。幸好幕后音的老师喜欢化妆,所以帮我给伴舞的小男生们化妆,而我只画四个主角的妆。其实这次也不是什么大的活动,也就是区教育局和文明办一时抽风开了一个会,然后就想到了这茬,还拉来了两个小学。在后台,孩子们很吵,老李说,你们再吵回去写检讨,800字的记叙文。这时孩子们安静了下来,后来小学生们一来就热闹了,跟麻雀一样,老李笑着直摇头。这时有不怕死的孩子说,真小。老李说,你有意思吗,跟小孩子比。乐死我了。

虽说没有练,但孩子们还是没有出错,这让小聂松了口气。孩子们说什么也不肯回去卸妆,说是到学校给同学们看到,其实化完妆发现每个人都蛮秀气的。记得上次画完后,我就对他们说,来给爷乐一个。有个孩子蛮胖的,我每次要在他脖子处上点粉时,他就缩着脖子。我说,这样不行呀,怕痒的男生,长大后是会怕老婆的。最后我威胁他,如果再影响到我,我就让其他同学按住他了,这招上次玩过。

回去时没让汤校来接,我们直接打车了,因为包没带,我再提醒下老李带钱了没。我回去时也到放学时间了,这两天辛妹很勤劳,基本的针法都学会了,回头我让他给我玩得样品出来,这次他的制图考了全班第一,原本是一次很得瑟的事,但放在全校他乐不起来了,毕竟他们不是种子。而且今年所有的本科本市的,他们都不想了,因为整个苏北的都盖过了苏南。

回去时就不说了,还是来也顶风去也顶风。日子过得差不多,这两天睡得很早,梦也很多,早上有时没有6点就醒了,今早更神话4点半就醒了。有时因为前一早醒得早,所以睡得早,这样恶性循环着。睡不着时就找着小说看,因为手机很OUT,所以看小说只能看一半,后面就要用电脑看,所以看了很多小说的前部分,当时想看全了,但开始新的时也就记不得了。有一天看了部小说很气人,明明看的是古言,发展到后面就是修仙打怪,我都怀疑作者是不是一边写一边玩魔兽,跳过N章节后,还要修仙,我悲愤了。

老公昨天有点不对劲,今天早上是难得的黑眼圈。原本是不想我知道的,但我阴阳怪气地打击了他后还是说了。因为一个技术判断失误,有可能会让他被挨批,还会被扣工资。能说我不会安慰人嘛,反正我就说,你就那么点破工资,多点少点也没差的,扣就扣了。再说医生看病人也不是一眼就能知道生的是什么病,还要这种那种的检查,这个机械的事,不往死里拆怎么知道问题出在哪呢。在我们家一般是这样,钱受罪的事都不是大事,宁赔钱也不闹心。老公说,这不是罚不罚钱的事,而是丢人。想起老公以前说过,他在这行都做了近15年,还被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领导说成是学徒的,老公这人有时也很得瑟的,比如他的图纸画得很完美,就是做出的成品很粗糙,我很嫌弃。很不符合我对精致的最初步认可,他说我太挑剔。也许这件事关乎他那死面子,得了,只能叫他早点睡了。总之他一夜都想这事,我也没睡好,反来覆去地睡。老公也很早醒了,半醒着挑剔着我,说我把被子里的热气全抖光了,我真想说,很凉快呀。老公醒来时是黑眼圈,也没给我做早饭,说让我吃稀饭,但没有小菜,我拒绝,什么也不想吃了。老公让我帮他去买个烧饼,但我说好,但两个小时后我还要被子里看小说,说真的,我不没睡醒,但又不想睡,醒又没全醒。最后在9点半时不得不回学校了,老公说要出去,不用买早饭。我觉得吧,今早我有点很不地道。

打电话给老李问她在不在学校,但她让我先去办公室,有事商量。累死我了,爬去三楼,也只为一个半个月的活动,吃饭时也能说的事。是说下下周有个班要去特殊学校办一次义卖,从我这里调材料,还有一件事给她的记忆吃了,到下午才想起来。说是有一次有一个班搞活动时,有一幅画绣到一半的画在我这里,当时我不知道整理材料时放在哪人箱子里了,东西多让我一个个翻,我只能说,做梦。我告诉那孩子,哪天找到了,哪天给她,我不能为一个她不急的画,把工作室从翻过来。上次他们班搞活动,就是把我整卷的绿色纸藤不知扔哪去了,为此我悲愤了很久,还有那次他们搞义卖,最后的款子全没有了,连我的材料费用也不给我,我更悲愤了,所以工作室规定,哪个班搞活动我们也趟那个浑水。这次小聂说了,不说其他要把本钱给我,不能每次让我亏死了,我想含泪赞同下。这次哪个二货班主任再玩我,我神样的班主任也让他去死。

下午吃完饭,通知小怪兽明天及周日的伙食自己摆平,因为明天怪兽调课,自己的饭还不知道如何摆平,我让她跟怪兽商量下,两人一起啃面包,一起吃泡面就别想了,老李她老公会杀了她的。回来时发现,饭卡还在我身上,我同情下小怪兽。

接到三丫头的电话,去无锡玩时帮买了泥人,我无语死了,就这玩意还大老远的带回来,夫子庙都能买到的东西,还是无锡产的,费得上嘛,还不如带点无锡的糖醋排骨吃的上算。还有她告诉我,她破产了,预料中的事。她就一个时间让我各种看不懂,是想去劳动保障局先把个人投保办了,然后再回去。我让三直接来我家吃晚饭,吃完饭也有车回去。她说她要睡觉明天上班,我说那那么累为什么白天不睡,她说她在跟二去逛街,我悲愤了,让她去死。两点从校走,到劳动局后,人家说了,1到25号办理,所以今天柜台有人也是划水的。我就是各种想不通了,平时三个窗口,还有一两个休息的,大家的队排的老长的,这时还全在,还什么也不干,有病。因为交费直接从银行走,即使25后要与银行兑账,但我办理也不受影响,反正下个月扣就好了。人家很有个性地说,没用的,非要到1号开始办理,我就觉得,这规定是死人订的吗,都什么大脑。我不知道我办理跟交费有什么关系,还跟银行兑账的日子还相冲,哎,真不能用正常人的大脑去想非人类的思维。

没办成就去等小三,二要开会,所以我要先跟三等二。我们约在超市前见,但我口渴得不行,推着车,原本是想放包及本子的,谁知后来一瓶引发了一场购物浩劫。买了很多榨菜,还有一瓶桂花酒,一箱饼干给老公,他晚饭吃得早,我睡得晚时,他就会饿。还有就是小三要吃的东西,还让我还她上次丢在我家的汤勺。这等破事她还记得,也许是看到酸奶。我问她吃不吃大颗粒,她悲催地看着我,这两天不能吃冷的,哎,不幸的孩子。我问她为什么没去上海,小爬爬那么热情邀请她。她说她怕。我说,怕小爬爬吃了你不成。她说,我是怕我吃了他。至今未恋爱的姑娘伤不起。出门时去兑换,买了箱牛奶,过两天想回家看看老爸和亲娘。空调一直没买,又不是很想买,想把钱退给老爸。

后二说去吃火锅,而原来的店因拆迁而换去一站远的地方,二不干了,说她腿疼死了,说什么也不肯跑,最后我飙了。因为去新店有车接送,最后我们硬在那等她过来,期间我们吃了个罐头。今天三在我快结账时看到了果冻做促销就拿了个,我说你不想二打死你的话,你就拿一个吧。她又折回拿了个。我说你不想我打你的话,你就拿这两个吧,她又折回拿了一个。还说,我以为你不吃果冻的。最后二的那个给二的相公吃了,三带走一个,我的那个给二偷走了。

我们边吃边等二的相公,他还有一个视频会议要开,所以要等一下。这是我第二次看到他,有点初恋的影子,只是初恋的脸没有他这样方。据说有天跟二吵架,二把手机关了,他就打电话给三。二就问他,找不到我,你打电话给三做什么。他说,找我兄弟谈谈心不行呀。为此二笑愤了,之前的火气也没有了。今天他还是笑着三,虽说穿得很女人,却还是改不了男人的气魄。明天五丫头就订婚了,这事谁也没说,下个月结婚,她也不急着通知。原订四个伴娘伴郎的,二和三去电话问,她却说不急。她们急死了,因为要一起去订小礼服,万一大小什么的也好改。我的意思是,先订好,以备不及之需。这丫头没性子,很为她担心。传说新房没有她的名字,男方家还要她家赔一辆15万的车,结果小静还压着五丫头跟家里谈,最后丫头在打给二的电话里差点哭出来。后两家各出一半买车,好像这车写的也不是她的名字。总之是各种看不懂,想着这丫头以后受了委屈也不会与外人说,也不会争取什么,什么是争吵也不懂。明年二也要订婚结婚了,听她男友的意思,结婚后就打算要孩子。而两人会把孩子交给父母,两人一起工作。我都觉得,这孩子生了有意义吗。不知道,也许我想的总是跟人不一样吧,也许在他们眼里,这就是种责任。生是他们的责任,生下来就是长辈们的责任。不知道是不是要结婚了,对家庭的事很上心,一时说多了,感觉这样不好,也许没有暗示性的生活,她们会给生活另一种定义。二还没进门,现在就不喜欢她的未来婆婆,说不上好与不好。

我跟小三一起回来,换车时,三说打个车回去,明明8毛钱能摆平的事,她要付也N倍代价,我只能说,你产破得还不够彻底。打了电话给老公,事情还没有最终批下来,反正下午是被骂过了,处罚什么的再议,最终还是判断失误了。明天老公也停休了,一个人也清静。

这点头发也干了,想睡了,早上起的早了些,先聊到这,晚安!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