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3年05月10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3年05月10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5-10 23:03:15
选择字号:

原本是想看小说的,很多时候不想说话。昨天跟老李还有小二小三一起吃了个饭,感觉是不是最近有点压抑了,所以说了很多,有点小亢奋,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被新娘烦得不行,嗓门也给练上来了,总之,在茶座里,我是吓到了周围的人。没想太多,也没量过自己的分贝,反正,他们几个有一个想法,想不认识我得了。也许只有跟他们一起吧,才会忘了些事,跟孩子们一起,心情自然会好些。

昨天回校也没有什么事,就是给表弟充个饭卡。说真的这弟弟很有勇气,上周也只上了两天的课,他居然也能跟我说,那是一周。周四去充值,人家不在,还让要帮我充补助,我真不好意思跟他说,我是自己吃自己的。去给小怪兽打了饭,全是她爱吃的菜。感觉这丫头跟我一起后,变得有点野了。她说,她要让她的发小当她的伴娘,穿着白纱,等发小结婚时,她去给他当伴郎。还热情地打开了空间说什么也要我瞅瞅她发小的芳容,说真的,真漂亮。有一张是在教室拍的,有点微笑,我就不知道那是偷拍的,还是知道有人在拍。我就问她,这是你拍的吗,她说,那是喜欢他的一个女生拍的。我就很好奇地问她,你喜欢他过吗。她说,我们错过了。能理解吗,就是在五年级前,他是喜欢她的,在她五年级时,她喜欢了他,两个人就是喜欢得不同步,而过了这时间,两人做了朋友,没有性别之分的好朋友。我就有点好奇,曾经喜欢过,现在能真的不再喜欢吗。我就跟她说,你这人有点残忍,为什么 让人家来做伴娘,你也不怕伤了人家。小怪兽一脸茫然看着我,真二。我说,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他的初恋。这时她更茫然了,说不会吧。我白了她,难道人家从幼稚园就有喜欢的人吗。最后姑娘默了。说真的,她发小长得真好看,有张是最近拍的,感觉有点像小钟,有那么柔和的美感,这么多姑娘喜欢的娃,你说,这娃怎么就不先下手为强下,现在在省重点,看来也是个狠角色。世事难料,有什么好戏,我们一起看。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下午走时想去弟弟班主任那看一下,谁知道不在。走时想起来没带伞,又回去拿,小二陪老李去医院产检,我有点不放心,毕竟月份大了,还下着雨,一点小意外都不能有。小二是晚上上晚班,所以白天有空。她们催我去聚一下,反正下雨学校也没什么事,就是在吃饭前,小杨来找我,关于陈丫头学习情况,他还不知道,这丫头我也当掉了。后他准备在班上再找四个姑娘过来,说了很多小朋友的事,有时我真的不了解他们,也许更多来说,我不了解这个时代的产物。小杨带班也就两年,对这群孩子也没有办法想,自私的时候很无敌,什么东西都讲个利益关系。有时会觉得,你说这群孩子不懂事吧,说出来的话,让你好生感动,做出来的事,让你气得要死。说多坏,是没有,就是从来不知道别人算个什么东西。总把自己放得很高,有时是一种,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的感觉。想起来怎么来我这了,他去班上,班上的老师说,他们班学生全不见了。他慌着去找,后来才发现,全部拉到四楼准备公开课了。小杨说,这事好歹也是课代表跟任课老师说一声。我觉得这应该是公开课老师跟班主任说的事,有时小孩子哪能管着老师的事。他们有时玩着自己的,很少顾及别人的想法,认为自己玩,发生了什么事也是自己的事,却没有想过别人会有什么责任,很任性。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问了弟弟关于借同学钱的事,我跟老李的意见就是,跟同学家长联系一下,如果是真的有这困难借了也无所谓,但问题是,这么小借的钱也不少,他用来做什么,这也是弟弟无知的一面,他觉得很仗义,没想过如果真出事了,他要怎么办,如何跟家长一个交待。这事过心完了,我就不想理他任何事了,这么大了,也成年了,他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就怕是痛,是错,也要他自己亲身感受,吃一亏长一智。

上了车打了卡,小二又把地方改到了火车站,最后去茶座等她们。这里上次来是跟小丫头,这事后来跟老李说,老李说不懂事你要说什么呢,让她自生自灭。想来是件简单的事,这世上谁的生死与我有关,只是当时热衷了一下,过到今天,感觉蛮无趣的。现在也没有这心思去过问别人的任何事,也许当时时间没到,不够淡吧。现在所有的人,的事,都不是我再关心的。有时会觉得,有人关心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最起码还有人在意你的想法,你的看法,为你去想。昨天上午小杨来时,我接了老赵的电话,从上海打来的,也是问我最近怎么样。朋友都知道我最近气压有点低,发来Q一般都不回,电话我是不接,陌生的更别说。我不想跟她说太多,因为我不想去找话说,我跟她共同语言很少,但她很在意我最近过得好不好。能怎么说呢,很多事不想说,很多起因朋友都不知道,在说经过和结果,都会觉得小题大作,所以不想说。但问题是,她还很想知道。所以干脆,就什么也不说。老赵就扯着话来说,说真的很无趣。但如果朋友不打电话会生分,打了又无话说,感觉是一种刻意。死党知道我有多怕敷衍,所以一直没有说话,五一前就回来了,就问我去不去她家,我说看。听到这话,她就知道我不想去。但她也不会生气,她知道我不是在敷衍她,所以去与不去,她都不会生气。很多事,想说时,我会跟她说,不想说时我就是不想说。有时更多的事,我不想跟朋友去说,而是一个不熟的人,感觉说过了,就完了,那人不会上心。

后老李来时,先跟二姑娘聊了会,点了个水果茶和奶茶,几个小点心,吃着聊着,那时是两点半了。小二下午四点要开会,先在这里也是为了方便她开溜。下午茶是我请,小二说开完会就回来,请吃晚饭。最后她开会去了,我跟老李两个,她练钩针手感,我在给她小侄女钩小衣服。就这样,两人有话没话的聊着,因为带着耳机,吓到了后面的一桌。后三姑娘看到二姑娘发的下午茶照片活生生地诱惑过来,那是五点后的事,原本老李是想看小二男朋友的,但他在六点时要参加总部会议根本来不了,老李表示可惜。最后四个女人就聊开了,老李说,我们这桌要低调点,后面那桌背对我们的两男人,看了我们很多眼。而正对我们的那人,桌上有个小苹果,手上拿着小苹果,在研究他家房顶为什么老漏水的问题,我表示,同情。三人最疯时,在研究那破青春的事。那句神经病是前天听小怪兽说的,看完首映,小怪兽活活地表演了一下,那时乐死我了。后来小二小三,两个活宝又来了一次,老李淡定了,最后我们三个疯了。

以前一直有种感觉,无论外在的自己有多开心,但静下来时,很不开心。因先座问题,一直没让小二看到玄武湖,为此她很鄙视我。我也无辜,来的时候,那半片有人抽烟好吧。等转到湖的时候,小二上班去了,夜下的玄武湖很美,火车站附近灯火也很美,站在32楼,看什么都感觉很虚幻。想着,今天如果不下雨,其实我们是可以游园的。小三拿来一本瑞丽,她一看就在看发型那一块,我跟老李鄙视了她,头发都剪得扎不起来,头上全是小夹子,都这点短了,她还想着折腾。看着书,大概翻了一下,发现我这人怎么就什么都不爱的呢。我就问老李,是不是因为我的内在不自信,所以我不会在外意外在的东西,老李茫然了。我不知道,我不喜欢别人关注,我不想成为主角,也许是一种阴影吧,总觉得当一个人被人关注的时候,你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都会给别人看。如果是完美的,你就不怕会有什么不好说法,但问题是,我知道我不是完美的。所以更多不愿把自己拿出来给人看,让别人研究自己,所以不爱表现自己,不把自己弄得很耀眼。也许小时候我有点天分,但在邻居姐姐眼里,我看到的是一种讽刺。从小到大,得到很多都是文学类奖,班级任务多的也是绘画,记得第一次拿奖,老爸的表情,感觉那是不可能的事,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很没特色的人,什么荣耀都不会在我的身上。报艺术类时,亲娘没想过,原来我也能考这个。各种吧,在他们眼里,别人家的孩子无所不能,而我什么也做不了。其实他们不知道,看似没用的哥哥,无论文学与绘画都比我高,只是我们都放弃了。很多梦想,当有人支持时,不成功都难,但如果再想成功,都有人打击,永远都没法达成。亲娘说,这是一种激发,气都放完了,还激什么。前天时跟老李说了一件事,是关于日本女人为待生活的一种态度。说真的日本女人很热爱生活,家里能收拾的整齐得跟男人的西装笔挺一样,饭菜做得可以用来展览。最重要的是,她们的手工,做得很精致。想去看看那个国家,学习一下手工。老李的意思让我去日本学买三年,一边工作,一边了解那里,学习手工,正好也给我跟老公点距离时间。晚上时我就跟老公说了,老公先没听清楚,说去三天玩玩也好。我去,我说是去三年。老公不愿意了,这两天很殷勤。亲娘晚上还在跟我念,要孩子的事,我跟她说,再提我就跟老公离婚,没有男人我就不用生了。为此亲娘沉默了,人呀,都是一逼出来的。早上走时,老爸问我晚上回不回家的事。现在也只有老爸知道我想离婚,所以他不跟亲娘掺和我要孩子的事。也许这些年老爸开始明白,我实习那年中秋写给他的信是什么意思。只是过了25年,什么都变了,我不再是窝在他怀里,要他为我东奔西跑的小丫头。丫头早有了想法,有了自己的感知,很多心事压在心里,是他当爸的不曾去了解的。太多的伤害,他无从知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会跟我走得这么远,走得这么生。我曾是他的小棉袄,会跟他哭会闹会撒娇,就算长得不可爱,我很想知道,小时候六个月时,老爸是怎么抱着我睡的,是一种怎样的小心翼翼。老爸是疼我的,在我最深的记忆里,我知道。也许我一直是个小公主,不会是现在的我。也许我会达到他们想象中的样子,而不是什么都没要求的人。也许现在外在的自己就是内在的自己,不需要掩饰。无华的外在,枯竭的内在。

吃过饭是晚上八点后的事,老李的爸妈要去北京,怕是下面会有五年没法出门,所以她老爸带着她亲娘去北京一下。人一年不如一年,哪年都会有难说的事,想做的事,就马去做,了无遗憾。她爸看到我是高一时的事,那年夏令营我住在他们家,她家的氛围真的很好,她在做什么事前,她的老爸总会给到一些建议。说真的,她家很民主。我家是封建社会,我亲娘就是武后,说一不二,有意见全保留,她认为是对的就是对的,不对也是对的。所以我到现在还叛逆不要多惊奇,看书看到一句话,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变态。我觉得我的思想有时会扭曲,会有心理缺陷,容易极端。老李的八面玲珑,多半随了她老爸。送老李上了车,我跟小三坐同班车,后发现不对,接不上我要坐的未班车,最后果断丢了小三换线。小三从单位果断来的,身上都没带钱,还是跟小二错了三个硬币坐车,为此一桌人鄙视她。

坐车回去手机没电了,一个人时安静了下来,什么也不愿去想,感觉很多事,结果就在那里,怎么走都有不周全的时候。舍得,无论舍还是得,舍中有得,得中有舍,不可能就两个豆子,一分为二。下了车,转车时过了马路就看到车,师傅很仗义,没到站就停了,怕我跑死。下一班要在二十分钟后,也就到九点四十了,女孩家家多危险,当然长得安全不是我的错。到家时老公已经到家了,坐着看电视。之前说把水烧好了,能理解吗,就烧了一开瓶。虽说是下雨了,但天气很闷,热得不行。热水器的电能上次坏了,下来有些天了,反正他也不急着修,水温不足四十度。最后果断一瓶开水洗了澡。头发很想洗,要命地想,但想着早上再说。按理说他周六休息,昨晚回来,今天还要起个大早回单位,有点病。但我最终明白一点,他每次回来,必然有事相求。这次是关于他几个朋友去姨父农庄钓鱼的事,想我打理一下。你能理解吗,这两天下雨成这样子,他跟我研究这事。之前我说,改到下周天气好点,他说来说去说是这周,看准了不下雨。这是下不下雨的事吗,这雨后路上全是泥泞,那是多脏的一个天呀,还钓鱼。我是真没心情跟他说这事,无论他之前说的是多想看我,听到这事,我是心凉了。我怎么就一种感觉,我就是能利用的货色。如果这是个事,说说也就得了,但没必要那么谄媚,总之,各种不舒服。

一晚没说话,我两各占一床边,早上什么时候走不知道,反正我昨晚一点才睡,早上七点多醒,一直看着小说。天气有点放晴,十二点时想打电话给姨父,发现没号码,一换手机我就各种伤不起。打了电话问老公计划改了没有,他说有几个没空,改下次了。我也不说了。昨天吃饭小五打来电话请吃喜酒,我推了。是下周日或周二,周二回门。能理解吗,就是原本小五结婚,是小二小三当伴娘,但她婆婆找她侄女来当,肥水真不流外人田,这等算计我就更觉得这丫头悲哀,眼不见为净,我怕我掀桌子。所以下周要么放假,要么陪他们钓鱼。

中午起来吃个泡面,很不想出门,原本是想一点出门的,磨叽到一点半后,那车真不是一般难等。上了车还有个女人在抽烟,能理解我一下吗,在等车时,空气中的小毛絮就让我喷了。一个女人,就真爷们了,抽烟开个窗户就是对的。我真的问候了她家祖宗十八代,真极品。去劳动局拿了市民卡,办了医疗保险,回头还要去社会办失业保险,想来真多事。回来时,等了二十分钟,一班过去方发现,我等错站牌了,各种悲催。收到小三的信息,周日来吃饭,顺便来洗床单。她离我也就半小时的路程,但见她一面很难。转车前去买了菜,她们最爱吃的鸡翅是要提前准备的。回来一切都来好,把排骨先炖了,做了紫薯稀饭,很甜。老公回来很极品,我买的香蕉吃得还有两根,一般是这样,没的吃时,他不吃,有的吃时,他能死命的吃。一般家里我不放零食,他跟属耗子一样,哪都啃。这时坐在沙发上,说是胃不舒服。我是没感想了,各种想死的心都有了。

因老公的邋遢,明天我还要洗床单被套,先不跟你说了,看伙小说,看着睡觉。最近发现,前两部小说是有第三部的,上次说的疑惑,在第三部的第二卷里会说,只是要命的是,还没更新完。还有另起一部,也是全书中比较有神奇色彩的一个人物,她居然穿越了。我是各种雷,都雷酥了。但愿她能带来一个好的结局,毕竟书中有一个伏笔,小主角是把希望是放在她的身上的,希望真有奇迹,不然我都心疼这娃了。虽说冲动下犯的一个无法挽回的错,但他也得到他应该受到的折磨。人死了,一了白了,最大的处罚是让人活着,生不如死。估计你家那位是没有这个觉悟,一生一世一双人,要是那一对,甘苦一生。昨天跟老李说的,很多夫妻,只能共苦却不能同甘,而有的只能同甘却不能共苦,什么是一双人,能同甘亦能其苦,太难。

头发干得差不多了,睡了,先聊到这,晚安!

« 上一篇:屌丝般的生活!(2013-05-10 21:55)
» 下一篇:激动(2013-05-10 23:10)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