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内涵 > 毕业季

毕业季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5-31 02:49:25
选择字号:

又是一年毕业季,我想我该写点什么的。作为即将奔三的大二人,没了大一看毕业季的感伤和满心说不出的无限祝福。我的祝福总显太矫情,路还是那条路,祝福和不祝福几乎没有神马关系。大家同样不相识,这就更没关系了。是冷冰冰了?不清楚,这样的祝福似乎真的是没有啥作用的,那就省省力气不发功了。总有些人在离开,也总有些人在走进来。

看着校门口不绝的合影班级,一次又一次。

今天是在夹杂着微微几滴雨中见到,并且,我得承认心理距离很近——看到新闻系第一批编导班的学生毕业。那些我稍稍面熟的面孔,虽然我得承认大部分还是不认识,个别的几个学长面熟还是有的。和宋小君吃饭回来时,看到我们系的人在拍毕业照。忽然,兴奋一下。一个想法迸发出来,要不要借他们一套学士服,去学校各个角落留个影。学校变化总是太大,我有点怕脑袋不好使记不住他现在的样子。想想刚来大周师时的情景,就记得宿舍那一小片。现在出落得的越来越漂亮的周师,几乎把脑袋里那个村姑形象挤掉了。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君姐说,不着急,学士服会有的。

像小时候急着长大妈妈说过的话,着急会杀了童年。现在想想,真对,一切都会来,不急不慢,岁月静好的时光里,我要的,你要的,岁月都会给我们,我们要攒够有勇气向他索要。

看到学士服,总会想到论文答辩。这稍稍有点头疼的论文,面对他,就要直视他。

不怕。

前段时间,在水池边站了约有十分钟,拿着手里的烧饼喂鱼。我把食物丢在左边,左边便是一簇,丢在右边,右边同样一簇。看他们争抢,翻跃。把肚皮顶出水面依旧在挤着。

那边一排排穿学士服的毕业生在拍照留念。

去应聘的时候去考研的时候,这些人也是那些争食的鱼吧。 http://www.rijigu.com/

鱼知不知人在操纵?鱼乐不乐?

这些都无从得知,一如我们去应聘工作时一样,有没有强大的巨人在操纵我们,我们一样渺小到不可预知,甚至有些时候连自己乐不乐都无法感知,只剩下一片的迷茫主导。

想起《霸王别姬》中,小赖子在戏院哭的那场戏,他在搽鼻涕的间隙依旧在问,“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成角啊,这得挨多少打啊?”这个什时候,还是取决于现在吧。

但有一点,我们永远不会比现在更年轻了,也永远不会再过这段时光了。说什么青春期得好好珍惜,好好折腾,简直是说给自己的傻话。哪段时光不是唯一的?每一秒都是!这单程的人生路……

记得这些,便或许真是一转身的一辈子。关于这曲折的木桥,记忆最深的还是夜景。多次看着黑夜袭了的红亭子,路灯幽幽的有点昏黄的光,和波波姐、学长散步揽月湖走到这块,那个关于拍鬼片的想法存留了好久。

最近又办了一件傻事,就是在督导检查不能回宿舍的时候、逃避图书馆正在施工的油漆味的时候,选择坐在下面这图中的树下。尽可能地吹着凉爽爽的自然风,悠然地打开那本关于生和死的小说。开始,悠悠的风,静静的夜,背靠在树干上很愉悦的看书。可没多久,宁静就被打破了。一路人被我吓到,“呀,这有人”又一路人被我吓到,开完下走开的同学甲:“在这看书,多久会瞎掉眼睛?”当然,还有鼓励我的同学乙,”加油“。我忽然觉得自己神经好大条,坐在这里。更接近书中内容的理解?或许吧,谁知道当时抽什么风……

那本书,《妈妈及生命的意义》昨天晚上,额,不对,现在来看是前天晚上,结束第六章算作结束。

关于生死关于梦境,都有牵扯,却不能归于其一。

几米在白小天那节中说:你不要怕鬼,在你看到鬼时惊讶的表情会吓到鬼,你没见过鬼,鬼也没见过你。你怕鬼,其实鬼也怕你。而且,我们都是要去做鬼的,有什么好怕的。

那本书里有提到好著名的人说的好经典的话:死在,我就不在;我在,死就不在。

有些人恐惧死亡的债务,结果拒绝生命的借贷。

如果把生命想象成一场绚烂的火花,那么,在我们死亡之前的黑暗,和在我们死亡之后的黑暗是一样的。我们都不惧怕诞生前的黑暗,却畏惧死亡后的黑暗。

其实,在我们成长中,一直接触死亡,一直在面临别人死去的过程中学习死亡,也同样在别人的死亡里看到我们即将到达的腐朽之路。讳莫如深也罢,寄予宗教和神明也罢,我们的确长大了。懂得死了,才活下来了。那些知道"为什么"的人,才能承受“怎么会这样”。记忆里的死亡,是儿时爷爷的病逝和堂弟的溺水,相继的离去,时间的误差现在看似乎已经可以忽略了。再后来,当然还是不断有人离开,村子上的老人一样悄悄隐匿在了岁月里。那些岁月留下的皱纹重叠了好多张熟悉的面孔,也带来了一些陌生的面孔。新生的孩子,长大了。小我几岁的孩子,也长大了。我忽然有些陌生,当然得承认,仔细寻找还是可以看出小时候他们泪痕斑斑的花脸。只能叹,岁月惊人了吧。要离开的不要离开的,想离开的和舍不得的迫于现实的迫于轮回需要的,还在继续离开那片土地,那个现在我还可以称她为宁静的小村子。

我也就是那类要离开不舍得离开的一个,坐上极其有规律发声的火车,异乡求学。异乡人,三个字,难免会伤感点。好在下了火车,脚落在厚实的土地上。这也是一种亲近吧,黄沙故土。来到这里两年了,渐渐融入了。在这里面对的两次死亡,至今不敢忘。大一宿舍后街,仅仅五十米距离,心脏病突发的那个同学,就倒在那里;在一次,是电话里的噩耗,外公病逝。那天晚上,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所感知当然,刚好给妈妈打电话,那晚就是那晚,就是电话前的两个小时左右,妈妈就在姥姥家。说两次,有些牵强。但外公离开,未曾陪伴一直是我内疚的一件事。

生何畏死何惧,最怕是别离。拉扯不清的情,终是一生牵绊。

只想说句:珍惜。

« 上一篇:累坏了的一周(2013-05-31 02:37)
» 下一篇:北京日记,饶浩成精彩博语荟萃(二十五)(2013-05-31 10:16)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