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爱情 > 爱情是青春里飞奔的疯狗

爱情是青春里飞奔的疯狗

作者心情:孤独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2-03-03 22:03:21
选择字号:

“小,这么多年来,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是喜欢过夏原的?”

“别说一瞬间了,半个瞬间都没有,我和傻圆不共戴天。”

“小孩子都是用吵架来表达爱慕的。”冯岳狡黠一笑。

“我最多是还击。”程雪无语地摇摇头。

冯岳收敛了笑容,盯着程雪的眼睛:“可是小雪你知道吗,我问夏夏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犹豫了。你们性格这么契合,干脆在一起啊。”

程雪笑容僵硬地埋头猛吃,对冯岳的乱点鸳鸯谱不置可否。喝了口酸梅汤,也忍不住认真地告诉冯岳:“夏夏和安林之间的事情,连你我也不是完全了解。有天晚上十二点多了,夏夏给我打电话,说安林要自杀,那时宿舍早关门了,他俩都是把守夜门卫叫醒才进去的。别说我不喜欢他,就是喜欢,我也不能让安林同时失去最好的朋友和喜欢的人,你知道她的,她会死。”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安林和傻圆根本不合适,你就是再想成全,他俩也不可能走到一起了。其实安林……倒是和我是同一类型的人呢。”冯岳表情亦有些伤感。安林和夏原分手后,一直是安林哭闹、伤心,似乎用尽了各种办法想要复合,而夏原总是没有一丝一毫犹豫地拒绝。曾经那么随和的男孩子如今会对她这样,他的伤,恐怕连冯岳也不是完全能懂得吧。

否则一向随和宽容的夏原不会在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之后仍然不许任何人提起她,那个霸道又可爱,优秀又聪颖的,这帮朋友无一不认识的姑娘。否则作为安林首席闺蜜的程雪不会说,她们之间的事情,连她也不了解。

程雪疑惑地看着冯岳,不知他的伤感是替夏原不忿,还是同情与他“同一类型”的安林。她想起安林好多次吵着要和夏原、冯岳当面对质,想起那天她压抑着哭腔跟自己控诉冯岳在夏原面前诋毁她。 http://www.rijigu.com/

这些人和事,怎么会如此紧密地纠结在一起。程雪是每天只知傻乐的大女孩,可是这些爱恨痴缠,让自己的生活也沾染了泪水的咸湿味道。

“林林,到家了没?”

“嗯,早吃完了。我那朋友团购了四人份的麻辣香锅,都没吃完的说。”

“麻辣香锅哇,吃得开心不?”其实安林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和这个萍水相逢的师弟聊得这么多走得这么近,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一个维系着懒洋洋的爱情不愿放手,一个抱守残缺的回忆不肯走出来。可是这体贴又天然萌的凌楠弟弟偏偏让安林觉得莫名安心。

“还好啊,就是虐心。”

“是有多辣哦,都虐到心了?”

“没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很多年的同学。每次我们在一起都难免提到他。很久没联系他,也努力压抑与他有关的一切,却在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心脏锐痛不能自已。回家来看电视,想起分手以后他说,我在他心里永远是那个会跟他说疯狗不会拐弯的可爱女孩,有种想死的感觉。快三百天了……小鬼,什么时候能不这么疼?”

“爱过就总会疼痛啊,否则我们口口声声说的爱还有什么意思。能追回就别放弃,不能就别后悔。”

安林的眼泪簌簌而落。有多久没再为他流过眼泪,没有再跟他说过要他回来。可这一夜,不知是痛得太深还是压抑太久,她想起他们在教学楼门厅里欢笑奔跑,安林说,疯狗是不会拐弯的,只要我拐着弯跑,你就永远都追不到我。夏原追上来,挽着她的肩,轻轻亲吻她跑得酡红的脸颊。

就是在这样无忧无虑的欢笑里,两个人的生活渐行渐远。安林没有勇气握住若即若离的幸福,便从此失去了属于他和她的全部的温暖。分开后,在同一校区的两个人竟从未“不期而遇”过。

青春里,又有谁的爱情不是一往无前而不会拐弯的疯狗呢。这一次,夏原倔强而炽热的青春向着另一个方向扬长而去,安林纵使流泪心痛,也不得不向着属于自己的彼岸踽踽独行。

很多年以后,当安林已经不再是那个没有安全感的学生的时候,看到微博里面的一句话:青春的另一个名字叫做徒劳。

不禁唏嘘。

“程雪你是不是白痴,你说话之前能不能先过一下脑子?”

“我用你管,我爱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

“你以为我想管你?我是怕你饿死!”

程雪忿忿地将QQ对甄国栋隐身,任凭他的头像怎么闪都不肯再理他。其实明明知道他是关心自己,明明不想再吵架生气,可是甄国栋一对她说教,心里就烦得不行。

是的,甄国栋喜欢程雪,班级同学都知道,甚至程雪的各个圈子里的朋友也知道。人们都不能理解那么好静内敛的一个男孩怎么会不可救药地爱上大大咧咧不靠谱的程雪小姐,被拒绝了仍旧锲而不舍。同在会计二班的二人不仅性格大相径庭,就连生活圈子也完全不搭界,甄国栋本就不爱说话,近乎偏执地念书考证,程雪却是到处吃喝玩乐,考前通宵几夜,成绩倒也混得中游。

似乎摩羯座的男生都是阳光和黑暗的混合体,甄国栋常穿干净的白衬衫,笑容温暖宁和,可对待周围的人却总是显得冷漠,甚至在食堂遇到同班同学都不会主动打招呼。假期的时候,程雪打电话问他怎么很久没见他上网,甄国栋竟然回答程雪小姐说他在学习。程雪大惑不解地问道:“电脑和床就在你身边,你怎么能安下心来学习?”

“在那儿就在那儿呗,我的书也在这儿。”

程雪无语。是很温柔懂事的男孩子,却不适合无拘无束对生活热情高涨的自己。有谁知道,她曾在一个傍晚发短信给安林,说她想要忘掉一个人。程雪说,她终于理解了安林痛楚到极致也不愿放手的心情。有些人明知道走不到一起,仍旧会喜欢,会放不下。有谁知道,她说着甄国栋和安林如何般配,却连他的名字都小心翼翼不愿让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知道。

不是不喜欢,却没办法走到一起。我不愿你伴在别人身旁,因为无法大度地看你与我无关地幸福。我爱自由,却害怕失去你。我喜欢你,却害怕失去自我。所以只能这样,以友谊的名义,不离开你。

“冯岳……那个,今天大家想要聚聚,你能回来么?”

“这几天不行。我的手链断了,想在这边找找看有没有同样的。”

“切,一条手链至于么,哥几个都在这了就差你了。”

“拉倒吧,我不去。”冯岳烦躁地挂了电话,留下夏原莫名其妙地听着忙音发愣。夏原或许永远不会理解冯岳连哥们儿聚会都放弃只为了一条手链,可他也想如果安林还在自己身边的话一定会懂,那条戴了7年的手链对于冯岳而言是如身体的一部分般的存在。

“老岳,小雨昨天跟达哥他们出去来着,达哥说她还问起你,过得好不好。”

“傻圆,我的世界里已经没有她了。相识十年恋爱七年分开一年,最后的时候我俩都是伤痕累累。分开确实是抽筋裂骨一样地疼,但我俩也都清醒了,不是因为现实、距离、第三者,就真的只是感情维系不下去了。哭过笑过,爱过痛过,什么都经历过了,没有后悔,没有遗憾,就连痛也会过去。”

“呵呵,那你还因为一条手链让兄弟们多等你三天?”

“别得瑟啊,喝酒!”

夏原慢慢喝着微微温热的啤酒,不明白为什么夏原和郑心雨分分合合可以痴缠七年之久。自己和安林相恋一年半后分手,都让自己心脏疼痛,至今不敢提起她,安林更是差点沉湖自杀。说来安林和冯岳的确是同一种人,病恹恹的身体,忧郁偏执的思想,为爱而生的灵魂,聪颖而热忱的头脑。

冯岳一杯酒下肚,睫毛微微颤抖。那些年日复一日在她学校门廊里等她放学,踩着大理石地砖数数,数到七百八十几她就蹦蹦跳跳地出来了,大大的校服,眼神明澈,笑容纯真稚拙。上了大学总算自由了,却开始闹分手,没有不能解决不能言说的矛盾,只是挺过了老师家长围追堵截、学习压力和两地分离的爱情,却在似乎终于正果修成的时候走向冷漠和终结。

“可时至今日,仍有两件事令我感激上苍。一件是漫长的时光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磨殆尽,一件是多年前的一天,我遇见你,目如晨星,年华正好。”是安林在冯岳废弃不用的空间里看到的一句,留在那里,像一串泪光。

“做什么呢,老人家?”

“看看电视,洗洗脸,贴贴面膜……你呢,今天去看双子姑娘了?”

“嗯嗯,刚回来呢。等了两个小时,一起坐了两个小时,就回来了。”

“多么痴情的孩纸啊……我都不记得前两次情人节怎么过的了。比起特殊的节日,反而是平常日子里的温暖更显得多情。”

“安安姐,人总要向前看的,遇到耿妍的时候我也并没意识到她会结束我长达四年的伤心。即便是现在,疲惫、争吵似乎仍旧比快乐、陪伴这样的字眼更能概括我们的感情。平时我们都不太在一块看书、吃饭、出去逛。”凌楠和安林发着简讯,自己也对这不冷不热的感情生出几分悲凉来。

“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也许是情人节单身人士抑郁症吧。安林只希望天下有情人同父异母才好。

“以前只是朋友,因为是老乡经常一起聊天什么的。那时我还在失恋的悲伤里。后来一次我们吵架生气,我三天都找不到她,急疯了,想着我是喜欢她的吧,和好以后就向她表白了。或许是习惯了吧,虽然很累,总是吵架赌气,还是想好好珍惜。”凌楠慢慢地打出这些字,心里泛起小小的暖暖的柔情来。耿妍不是如他一般对生活有激情的人,平时课也逃掉大半,吃饭往往叫外卖了事。两人在同一学院,宿舍楼也相邻,却往往一星期也见不到几次。可是不知是双鱼座的柔情还是前一次波澜壮阔的感情耗尽了力气,这个爱自我胜过爱他的姑娘却让凌楠想要好好保护和珍惜。

“呃……”安林不知该说什么。如果换做是自己,早就想要分开了吧。巨蟹座的安林为爱的人付出什么都不会吝惜,只是她对温暖的依恋会让她本能地逃离一份冷漠的感情。她疼惜凌楠一边倒的爱情,却终究看不清自己的爱。

“安安姐,长久的爱情,特别在校园里,不能想得那么多那么远,只要快乐就好,缘分到了自然会走到最后。何必为那么遥远的事苦闷呢?”

“道理我也懂呢,只是我想要的到底是从一而终的爱情。因为认真,也因为未来太遥远,才想用规划来给自己确定感,让自己安心一点。我最害怕的,是极致的快乐之后永恒的失去。”

“那么也许你遇到的不是对的人吧。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觉得你们便是彼此生命中的百分之百,你不需要考虑什么改变什么他也不会离开。你相信他会给你未来,你曾期许过的全部的未来。你会很有安全感。对于我们水相星座的人来说,这边是完美的爱情的全部。”

“耿妍呢?她能够给你安全感么?”

凌楠迟迟没有回复。很久很久以后的一天,安林和凌楠一起走在下雪的街头,男孩子突然低声念起红楼梦里的句子: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同思,你还在么?”

“在,这会儿想睡也睡不着了,我刚在学院网站上发了纸质杂志出版说明。”

“……哦,看了。你又把QQ装回来了哦。这么久都没说话,都快不记得你曾在我生命里说过那么多话的样子。”安林笑着想起两个人从夏天开始,在秋天深化的友情。无数个夜晚与同思一次又一次漫长的交谈。与夏原分手以后最最难过的一段时间,每天都在病痛和自我折磨中度过,便是周同思在她难以入眠的夜晚默默地从不厌倦地陪伴,总是要在QQ上聊到安林有了睡意才会给她发一个小太阳的表情符,安林便安心地下线睡觉。

是呢,周同思和安林之间小小的秘密和温暖,便是这一段大家并不清楚的友谊,和每晚闪耀温馨的小太阳。同思想要安安开心起来,眼泪和忧郁都能被这酽酽的小太阳驱逐。

“不说话是因为你好起来了啊。我的闹心事也都一一解决。我的故事,我的梦想,只有你了解,你也会见证我慢慢地实现和成长。只是我本来就不太会说话,你不再纠结难过,不需要我安慰了,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爱过她么,真正的爱情那种?”

“想不清楚……开始就是很模糊,那时高考她报了J大,我的志愿本来不是的,最后也改成了J大。同学说我是为了她,其实真的不是,只是理性的选择罢了。”

“既然在一个学校,为什么没有继续下去?”

“大概错过一次就不会再有机会了吧,何况本来也可以说未曾开始。只是同学们的玩笑罢了。”

“搞不懂你。如果爱情都不能让你狂热,还有什么能摧毁你的理性?”

“即时坚持,即使继续,又能怎样。身边的人一个个在一起又分开,自我折磨和彼此折磨,我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完成我梦想的家园,真正有思想地生活。那天于教授说大学应该谈恋爱,其实我是赞成的,只是没遇到缘分合适的。”

“高中的女孩呢。你是喜欢过她的吧。”

“陈述句也不会改变什么……向前看才会生活得不那么艰难。我的灵魂背负了太多的东西,负担不起对她而言负责任的爱情了。我甚至不记得她的音容笑貌了……”

“总有一天你会遇到让你的理智湮没没有任何办法的女孩子。”

周同思不置可否。那个晚上安林慢慢读着和他的聊天记录,想到亦舒小说里面的句子:我已拿不出最好的一面同他交换,岁月没有饶我,生活已将我折磨的不成人形。忽然明白了同思的心情。

想来他也曾爱她如生命吧。

”老雪,我和姚乐分手了。正式的。”

”实在不合适的话,分也就分了。你别伤心了。”程雪总像是各个圈子里的知心大姐,谁有感情问题都会找她诉说。

"可是我和她睡过了,怎么办……”刘远哭丧着脸。其实他也真的快哭了,几个伙伴很久不见之后的聚会,难免喝得都有点多,从他给夏原打电话的时候开始安林就一直在哭,林宁开始不断要酒喝,自己和程雪算是非常清醒的了。

“你也不能太责备自己了。毕竟那时的欢愉不是欺骗,也不是强迫,那时你们彼此相爱。她也不会怪你的。不在同年级以后遇到的机会也小,别打扰她就是了。”程雪并不清楚怎样劝慰这个明显难过到不行的大男孩,只能讲些陈词滥调——她真的很害怕刘远也哭起来的话场面会过于混乱,餐厅的服务人员会以为这帮半大的孩子们发生了什么。

彼时比同年级同学平均小两岁的刘远在遇到姚乐的第一次就对这个南方少数民族少女特有的野性和纯真个性深深着迷,两个人学的是同一专业,接触的时间长了,姚乐也对这个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师兄印象不错。两个人像其他情侣一样快乐地一起自习,一起吃饭,一起旅游,也偶尔一起出去过夜。在华山,山脚下好多小贩卖同心锁,姚乐也想要在爬上山以后挂一把为两人祈求永恒爱情和平安幸福的同心锁。小贩为他们刻字的时候,姚乐说,他们都太俗,我们要刻“为爱痴狂,你敢不敢”。于是这样一把确实祈愿特殊的同心锁就被挂在两人甜蜜的登顶之路上。刘远和姚乐都是有些文青气质的孩子,一个热爱古典文学,一个喜欢张爱玲式的严肃小说,学的又是博大精深的中医,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哪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会想到日后会分开甚至彼此伤害呢。刘远努力践行姚乐想要的“为爱痴狂”,姚乐又何尝不是极尽温柔和浓情蜜意。刘远是想要和姚乐一直走下去的,所以当这个身材姣好肤白如玉的女孩子第一次把年轻纯洁的身体交给他的时候,刘远就决心一定会努力为她负责给她世界上最丰盈最盛大的幸福。

可是是那个他深爱的姑娘没有理由地说要分开。

“安林,现在只有我们同病相怜了……我真的很对不起她,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对不起今天让夏原过来伤害了你,我以为你后悔与他分开。”聚会结束之后刘远送安林回学校,快哭了似地对她说着抱歉。

“我是后悔,只是我了解夏夏,我们没可能再在一起的……不怪你,对于姚乐你也别太难过了,真的缘分尽了,分开总比彼此折磨和伤害要好。你们都会遇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百分之百的。我也相信会有比夏夏更能让我有安全感的男生的。”

“傻林林,就当他不存在啊,不要和他比。”

安林顿时泪盈于睫。这样的温暖好像融化了某处的冰冻,全部化作眼泪打湿脸颊。

“回去吧阿远,记得我们都爱你的。早日好起来。”

刘远挥挥手离开。安林不知道他会不会在转身的时候落下泪来。

是在半年以后,安林复习考试十分疲惫,刷微博时候看到刘远写的一句:姚乐,为什么你不肯骗我,如果你骗一骗我,我在以后的五十年七十年都会很开心,只有死的时候会难过。

如果我们都能骗过自己的倔强和年少,也许,我们都会很幸福吧。

“傻圆,你怎么那么不会看人脸色呢,二姐和姜安分手了,你不知道也罢了,问了人家没搭茬你竟然还说个不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什么?分手了?!姜安怎么没告诉我呢?”夏原瞪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气得暴跳如雷的程雪,心中亦是兀自震惊。

“这还用告诉你么,没看他俩都没坐在一起,没看你跟姜安开玩笑时候他脸色有多难看啊!”程雪对这个有脑无心的家伙实在是无语至极。

“其实我也不是一点也没看出来,只是没想到……是二姐提出来的吧。”

“你和安林那么好的姑娘在一起,当然不知道这世上分离和伤心多着呢。知道周亭雨的理由么?她嫌姜安普通话不好口音太重。其实我也能理解,上海那种纸醉金迷的地方……姜安也确实太不成熟。只是可惜了他俩最好的年纪。”

“是啊,那回我特别傻,他俩都回C城来去学校找我,吃完饭我送他出门还说陪他俩逛逛……然后姜安说他俩想单独出去……一回去安安就批评我不长心,他俩本来就都是C城人,何况又是情侣,我简直就是超大号电灯泡。”

“我都懒得说你。还没告诉你后来的讽刺性事件呢——亭雨那上海辅导员说她东北口音太重……给二姐气得够呛。”

“肯定不只是因为口音啊……亭雨是觉得姜安各方面条件都不够好吧。可是我们小安是潜力股好不好……以后她会后悔的。”夏原很是替自己的好哥们儿不忿。姜安考上的亦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工科大学,虽然城市不够“洋气”,总强过周亭雨上海的二本小大学吧?

回到家夏原还是忍不住打电话给姜安,假装责备他不够哥们儿什么都不告诉自己,另一方面也忍不住安慰这个聪明懂事却为他人想太多的傻孩子。姜安有多在乎周亭雨他是知道的,从高二开始追求,高考结束后在一起,分隔异地都没有争吵和犹疑,若说真是为了口音问题就分手,说出去都没人信,老天都不信,亭雨自己都不信,可是姜安偏偏信了,像以往对亭雨所有的颐指气使那样照单全收。

“其实我挺难过的。可是追她两年,在一起两年……你记得老佟讲过的那个九十九夜的故事吗?我是很爱她,我也可以为了她做任何事,甚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非常快乐,只是我不能没有尊严,即使是为了她也不可能,那样即使在一起,我不会幸福,她也不会吧……”姜安语气幽幽的却十分坚定,夏原反而对这理智的回答不知该怎样劝慰。

姜安最近发布的一篇日志里写着对过去满满的怀念,却几乎只字未提到周亭雨——其实做了整整一年同桌的夏原怎么会不知道,姜安的过去里,都是亭雨美丽馥郁的少女时代的倩影。

一个士兵爱上了王国的美丽的公主,公主说只要在她窗下守候100个夜晚,自己就可以嫁给他。士兵于是守候了整整99个夜晚。大雨,风雷,寂寞和寒冷都没有让他退却。第100个夜晚,公主正打算答应士兵的求婚,却没有在窗下看到那个已然熟悉的身影。

« 上一篇:很想与你同行(2012-03-03 21:23)
» 下一篇:【原来、幸福就那么简单。】(2012-03-03 22:07)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