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石磨和舂米的工具

石磨和舂米的工具

作者心情:其他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6-10 16:22:33
选择字号:

昨天到县内的一景点去游玩,在一角落里发现了磨子和舂米的臼,这两种靠人力加工粮食的农具因被碾米机和磨粉机替代在农村虽销声匿迹好长时间了,但我觉得非常熟悉,也非常亲切,于是亲身体验了一下,很有趣。关于这两种农具的记忆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

石磨子是用来粉碎粮食的,一人将米粒、麦粒等放入上爿磨孔内,一人牵动磨盘,经盘爿中间的石缝碾磨,粉从下爿边沿流出,落入匾内中,再将匾内的粉从洞口扫到下面的器皿四。小时候,母亲靠养猪挣点钱补贴家用,于是经常用磨子把玉米磨碎,我有足够高时,也爱趴在上面给母亲助点力,母亲将玉米粒堆在磨堂中,把细竹枝砍切成适当的长度,竹枝末端用火烧成圆弧状制成添磨勺,作为把玉粒添入孔中的工具,有时也是吓唬我们的工具。每次拉磨时总感觉磨子是那么沉,几十圈之后,母亲总是气喘吁吁,我总是汗流浃背。遇到过年磨黄豆打豆腐时更累了,先将黄豆泡发涨,一人专门负责往磨孔中添料,添料是有方法的,固定两圈后才能加,添的料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磨出的浆密度就不均匀,而且还要等到磨子杠转到另一方向时快速地添入,所以这还是个小技术活,因为磨湿的粮食的比干的要费力,所以经常需要两至三人来磨。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后来父亲和母亲分家,我和二妹跟随父亲生活,母亲和小妹一块生活。我就成了家中的小毛驴了,由于个子偏小,力气不够大,父亲有事时把磨杠去掉,上面绑个扁担,让我推着扁担围着磨子转,把麦子磨成粉,再由父亲做成小麦粑作为食物,记忆中母亲做的小麦粑像海绵,软软的,白白的,甜甜的,切成方方的,像现在的蛋糕,我一次能吃两大块,而父亲的厨艺不佳,做成的小麦粑像砖头,硬硬的,黑黑的很难下咽,我一块也吃不完。

有关磨子的歇后语很多,如:一根头发系石磨——一发千钧,驴子赶到磨道里 —— 不转也得转 ,驴子拉磨 —— 跑不出这个圈,毛驴啃石磨——好硬的嘴,蚂蚁搬磨盘——枉费心机,胸口放磨盘——推心置腹,两口子推磨——齐心协力,光屁股推磨——转圈丢人,秀才推磨——难为圣人等,可见以前磨子在人们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关于臼的记忆是在磨子之前的,记得外婆家有一舂米的臼。外婆家离我家有几里路,位于我家稻场上能看见的最高的那座山山顶上,从我家下一个小坡,沿着曲曲折折的山路往上走,路过一片竹林,上几步石阶就到了,三间又黑又矮的平房,水井就在堂屋一角,厨房外边有一舂米的臼,每天我总能看到山那边的姐妹两人用小竹篾或柳条编成的小篮拎着一家五口人一天吃的稻子来舂米,姐姐在上用脚踩踏板,妹妹在臼内用木棍拌匀,两个人要配合得非常默契才能舂好米,舂好的米不同于现在用机器加工的米,有些皮附在上面,所以煮成的饭也是红色的,不是现在白白的米饭。

母亲小时候有一次和舅舅配合舂米,母亲用手还在舂窝里搅拌时,舅舅将舂米的舂头重重地放下,把母亲的手指砸破了四只,鲜血直流,痛了好多晚不能入睡,这是母亲童年很难忘的一件事。

« 上一篇:2013年6月9日日记(2013-06-10 11:22)
» 下一篇:读【石涛】(2013-06-10 17:03)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