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纤银之恋 2013年07月28日的日记

纤银之恋 2013年07月28日的日记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7-28 17:38:59
选择字号:

下来有些天没有和你聊天了,天太热了,不是很想动。知道吗,因为天太热,我把结婚戒指都给脱了,真的是太热了,手指都变粗了,勒得很难受。

这两天的心情不是太好,上周三就回来了,因为一早跟亲娘吵架了,一气之下收了东西就回来了。走时正碰上嫂子送小侄子回来,也许是想送回来我教他作业的,但还是气不过,收拾东西走了。车没来,亲娘带着侄子要我回去,但我是铁了心回去,想一个人静静。在家这两天脾气又上来了,艺表妹没事做带着亲娘在网上看衣服,我回来时让我帮她买。其实买什么都无所谓,钱什么的都不是什么事,但问题是,给她买衣服不是一般人应该干的事。理解一下吧,她这次居然买的是旗袍,亲娘一个夏天长胖了不少,腰上那一圈就别说了,你能想象一下,旗袍是要什么身材才能穿。她的皮肤这个夏天过来黑了很多,化妆品她一直没用。买的时候我幸好放了一码,她说能不能再换最大的,我要疯了,那衣服是广州的,再说又不是衣服的问题,换回来一定还是不满意。我真的生气了,这事缠了我一个晚上带第二天早上。老爸就怪我,都说别买了,衣柜里有很多新衣服,之前也和亲娘上街买了很多。她的衣服的是多,但她很少穿,却很喜欢买,什么是购物狂,也就她这样了。最后我飙了,如果再烦我,我就把衣服剪了,带她去旗袍店去买件。 http://www.rijigu.com/

因为什么吵,说来却是一件让我很无语的事,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是还是比不过别人家的孩子。无论做得再多,在她眼里,我都不如别人家的孩子,我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孩子再好,又能给到她什么好处,为什么总是念念不忘呢。吵的原因是,亲娘这人做事,太能磨叽了。家里有工人在,做饭什么的,东忙一下西忙一下,很多时候,我是不想帮她搭手,因为如果做不好,她一定又是骂一通,所以在家我是什么事都不想做。但看着她每天就那点事忙到饭都碰不到嘴,还要老爸帮忙做饭,就有种恨。她总说她在忙,但我看到的时候,她总在聊天。有天饭来不及,却看到老爸在外面玩,所以去叫老爸回来,老爸是回来了,她却在外面聊,还把菜也带走了,那恨呀!原本我是不想帮她做什么,但菜还在地上没有理,家里也没有开水,水没烧,鸡没有开膛,亲娘还有心情跟收购的人谈现在铁的价格。老爸不在家,谈这些说了又没多大意思,来的人也把价格压得很低,就这样,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谈的,再说收购的也不是他一个人,谈不来,现在又是做饭的时间,那还耗什么呢。不行,亲娘一手拿着鸡,一边跟人谈价格。我最后发火了,真的是不能跟她在一起做事。我觉得我做事能磨叽了,没想到,还有比我更不靠谱的。家里平时也没有什么事,但问题就是,亲娘问题有做不完的事,让你看了,是又生气又可怜。最后就跟亲娘吵起来了,最后东西一扔,收拾东西走人。之前的下午,因亲娘跟我说旗袍的事,我正在看小说,在做一件事时,我最讨厌别人打扰,亲娘还动不动说一句,最后我大飙了,当时就准备回家一个人清静。说我脾气不好也罢,我只想安静点,但碰上这样碎嘴的亲娘,真的是我人生的意外。上了车,心里会有点不好受,但周五又约了小二游湖,原计划也是周四回来的,也就差一天,撑也一天也难。但好歹是撑过了一周,三天没吵起来。虽说这样的亲娘让我很无奈,但想想,很多方面我还是不知不觉中随了她的性子。小时候亲娘把我当个宝,虽然长得瘦小,又不是很好看,但在她眼里,总想着法子把我打扮得比别人家孩子好。后来,有一天有了新的玩具,我这玩具怎么看都有问题,怎么看都没有别人家的孩子好,都没有她失去的那个玩具好。这种心情能理解吧,我也怕有一天我有了一个孩子,有一天从最初的喜欢到失去兴趣,会不会半点心思也不想动。我是这样的人,从最初对老公体贴到现在的冷漠,我也许真的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对所有的朋友,也是冷淡的。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周五的湖没游起来,原因是小三说天太热。我有十万个恨死她的理由,每次都坏事。买乐扣时,给她们每人各买了一套,恨,我家的食盒都快给他们带光了。老李住院时,我又买了一套。昨天老公休息,原本是说陪同事吃饭的,但有领导在,他被出局了。一早去看了空调,发现价格一家比一家不着调,最后决定在网上买,但网上又缺货,说是1号会有货,等买到,不知道夏天过去了没有。在新街口逛了一圈,准备去银行存钱,发现银行不知什么时候不在了。还是不喜欢都市,人太多,太多的诱惑。说我没出息也罢,我一直不能理解,物质真的那么好吗。买了再多房子,睡的也就一张床,做饭也就一个锅,衣着一套,就算一天换一套,有人看还是有人记得住。我在想,我以后如果有宝贝,我就给她买一般的衣服,好看的衣服就买两套,让她把衣服反过来调过去穿。漂亮衣服多了,反而不会知道,什么才是漂亮的。如果我是一件漂亮的衣服,我宁愿被一个穷人买走,让她视为珍宝,每每去参加很在意的场合时穿着我。

前晚老公回来时,没做饭,我也没吃,不是太饿,天热也喝了很多的水。晚上睡前我问他要我陪他吗,他说你看小说吧,所以我抱着小说看。最后什么叫怨男,说的就是他,想我陪就说,又说不陪,说话酸酸的,等我过了凌晨才睡时,他连床都不给我。就我一个人在家,书房是最通风的,所以只铺了书房一张床,那床才1.2,不给我睡,我就要睡没有席子的床上。我有个冲动,想一脚踢他下床。没让我踢,他自己下床了。我睡了,他在玩电脑。没一会上床,很哀怨,还抽了我一通,娘的,我脾气上来了。他说,平时不在家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都这么迟才睡。当然不是,只是这两天小说看到精彩的地方,当然有点放不来。

昨天也是准备把钱打给小于,让小于帮我买本子,但到我们回来,他才把账号发给我,我是很无语。原本是想老公送给小于的,反正晚上的饭局也没有了,哪知道,他买个菜人就失踪了。回了总厂,跟旧时同事聊了会,他总是那么死爱吹牛,让我很鄙视。烧了个鸭子,中午吃了份馄饨,老公嫌味精味重。后去刘长兴家,想吃东西,两个人喝了碗绿豆汤,我又吃了份瘦肉粥。在吃馄饨时,喝了瓶冰饮,很久没这样糟了,果然肠胃又感冒了。吃饭时,碰到一群很极品的人,菜肉馅的,就在跟店家纠结,芹菜与青菜。外地口音,好像是上海的,开口闭口就是上海青,但说出的青菜,还是芹菜的味。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为了这个什么的菜,反复地说,反复地解释,我跟老公说,打死也不跟上了年纪的人处,韶死了。我有时觉得,我是一个喜欢寂寞的人,有时却又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也许,只想在在乎的人前,自己不是透明的,而在没有任何在乎的人与事间,又希望四周都当我是空气,当我是不存在的。

晚上想喝芬达,让老公帮我去买。我有十成把握他会去,不买我不让他喝啤酒。但这一去,又是好久。回来时说,在下面碰到了公公,公公想对他弟妹下手了,那孩子真的是不懂事。婆婆还是那样没心没肺,什么时也不管,只会一个劲地闯祸,然后什么都交给公公善后。这次是他弟妹把剩下的一碗饭倒了,她亲娘就骂了她,浪费。不知道她亲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知道她的品性是随了她爸,一样自私自利,一样爱占人便宜。她亲娘这时想把她拧直了,真不可能,所以她亲娘只能用骂的,骂得很难听,估计比我亲娘骂得还难听。最后婆婆来了一句,也只有你能骂,我哪能这样骂。没事说了这一句,说得好生哀怨。公公那个气呀,怎么能当亲家面这样说。我觉得无所谓,过生日时,亲娘跟婆婆说过,做的不好,该骂就哪骂。后老公跟我说,她弟妹不肯出钱的原因是,外面有人挑。说是大嫂不让婆婆住,你们为什么让她住。我就觉得有种不长脑子的人,就是给人当枪使的。来家这么多年,邻居各阿姨我都多少认识些,她们对我都很好,每次哪有好玩的就爱叫上我,上山采竹笋,采茶什么的。从来没有一个人在我面前说过婆婆的不好,也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我们这家有什么不好。没听过闲言碎语,这也是我很喜欢他们的一点。但她呢,那跟她说这话的姨,她认识吗,熟吗,人家为什么这么热心。真没脑子!那个姨知道什么,是婆婆最好的玩伴吗,是家里的亲戚吗,还是她给了这姨什么好外。我觉得一个家庭,无论在内有什么不好,在外都容不得别人说半点不好。朋友说说排解下心情,不想干的人,不够格说一句话。

老公说,公公这次是生气了,说他们再这样,把房子交出来,付房租。我是没意见,但我要站出我的立场。那套房子,怎么说还在我。现在我不想多事,所以公平的两边都交租子,真毛了我,我让他们一家三口给我搬出去,我把房子收回来。再惹我,三家家长全到面,有话一次性说个够。以前我看电视上,总有理着家常,我总觉得吃饱了撑的,现在看来,不怕神一样的邻居,就怕猪一样的家人。老公总是在说他弟多无奈,无奈也是他自己的事,娶老婆时哪让他找到这种货色。一个被家里宠坏的人,他也敢往家里娶,还摆不平,自做孽自己受着也就算了,还牵连着一帮子人。我跟老公说的,生儿子害自己一辈子,生女儿害别人一家子,看到他们这等二货,都敢生孩子,我就更怕生了。心想呀,我都要为这等二货买单,那我生的孩子,还不要给多少二货的二货的后代买单。有时想,把一个孩子怎培养才算成功,什么都能爱上体贴善良,包容,那是不是就要去一而再地去承受着伤害,承受别人的任性,无知。这些二货的二货,除了找到自我生存价值,还会些什么,想来也只会占别人的为自己的,脸不红心不跳。

想跟你聊天,还有件事想跟你说,你知道吗,天水发生天灾了。地震,洪水,泥石泥,那里的口音我是半个字也没听懂,真要人命。再去,也许不是当年你去时的样子,听到天水想到了你,最近还好吗?!18:41:00


« 上一篇:20130727(2013-07-28 15:51)
» 下一篇:克夫女子的面相特征(2013-07-28 21:44)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