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职场 > 文化站活里的活宝站长们(续)

文化站活里的活宝站长们(续)

作者心情:开心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8-28 10:24:04
选择字号:

花岗镇文化站第一任站长因领导来调研,一个人孤军奋战,身体和心理不堪其重,对他的心、脑、肾着实损害不小,加之当时文化站确实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最终打了辞职报告,他原本只是向领导诉诉苦、憋憋劲,没想到这样一来,竟给文化站里一位女士提供了千年等一回的绝妙机会,这样,合并乡镇以来,花岗镇文化站第二位“活宝”女站长粉墨登场了。

中医说,女子二七天癸至,肾里先天之精充盈,随后吸收水谷精华,28岁左右,肾精达到一生最高峰,肾气充足的人激情燃烧、志存高远,勇于拚搏竞争。我们这位“活宝”女站长,此时正是如狼似虎之年、雌性激素分泌高峰期,常怀雌视天下之志,对于已将六八,肾功能渐显衰败的老站长,怎不起“吾可取而代之”之意。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此位“活宝”女站长,青春三十,已婚,身材适中,第二性征发育正常,一双单眼皮的小眼,平时无精打采,一遇到利益或对其不利的情况立即发光,不拘言笑,整天板着晚娘脸,肤白,但不是那种青春女性那种白里透红的白,而是一种傻白,无光泽,这种白令人想起夜生活过度发廊女;想起了女子生产后的大出血,总之,不是正常的白,正常健康的白如绸缎,光洁滑润。我想我如果摸到她的脸,晚上做梦会梦到鳄鱼皮。平心而论,这站长还是能令血液里雄性激素流得滋滋响男人们产生“性”趣的。如果她是一个农村妇女,也要外出打工,也要操劳家务,也要经受风吹日晒,我想武大郎也不会看她一眼的。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我们当地有一句俗语叫“门风招”,意思就是如果婆婆是个什么秉性的人,其娶的儿媳妇也是什么秉性,就叫“门风招”,也就是说婆婆相与人,儿媳也与人通奸,就叫门风招,花岗镇文化站站长就是门风招,这一位女站长也是一位顶替上岗的主儿,你可以想想,此等货色的人都进入了文化站,国家的文化事业怎么发展,你有时也在想,为什么放着那么多青春靓丽、多才多艺的大学生不用,而用如此素质的人呢?你想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想不明白,还是学习享利.米特那样: "When you feeconfused,fuck!"(实在想不明白就找个姑娘干)

自然选择、丛林法则造就了她超强的适应社会,自我生存能力。她可以不懂得经常学,但认识人民币,她知道人民币能买米换肉买“月月舒”;她可以不知道尧姓唐舜姓虞,可以不知道江郎是谁黔驴技在哪?,但她知道镇党委书记姓什么;她可以不知道李白杜甫苏东坡,但她知道,这些都不是米,不能下锅煮饭。她不知道擢五声淫六律的唐宋诗篇,但她知道这样一条颠扑不破铁的真理:虽然权力本身不能创造财富,但权力可以直接参与资源与财富的分配。

她发觉她真的具有当领导的才能,就是命运却跟她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没有显赫的身世,出身低微,人家父亲都能是龙,而自己的父亲只是一只小小鸟,最大的官职也就是乡政府一个倒板单位的站长,最令她伤自尊心的是,最后竟然顶了她老子的职,混进政府的。身份的限制使她不能横刀立马于江湖,不能快意人生,常使英雄泪满巾。人生不如意事常有,而可与人语者却无几,有一次,她跟我谈闲,抱怨自己的身世,我当时说一句:既然先天身世不好,那你为什么不后天努力?也不是有好多农家子女,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清华进北大,听了这话,她那淡白脸竟飘来两朵红云,不知是真的受到感动,还是我这话捣到了她的痒筋,也想大概是属于后一种情况,因为这次谈话之后,他竟对我冷暴力三天。

“干得好不如长得好、长得好不如嫁得好”,她当然没有西施玉环之貌,也没有卓文君蔡文姬之才,所以长得好与干得好对她来说,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了,惟一能抓住的就是嫁的好,可老天竟把她这最后一个肥皂泡也给吹灭了。一个三四流的女子怎能找到一二流的精英男子,自古以来,才高多金男子身边都是茑茑燕燕,美女如云,有高的、矮的、丰满的、骨感的,清纯的,性感的,多才的,多财的,任其挑选,谁能看上她,古话说的没错:“龙配龙,凤配凤,瞎子配个独眼龙,老鼠儿子会打洞”。什么样的价钱买什么样的货,看来婚姻也符合市场规律,最终她找了一个并不比自己级别高多少的小办事员结了婚,婚后的心态,就像潘金莲一样,整天慨叹:自古红颜多薄命。不过她没有像潘金莲一样毒杀亲夫,也仅仅是没有毒杀亲夫而已。

对于站里这次人事变动,她像一个嗅觉灵异的狐狸一样,认为这是自己今生能体验一下当官滋味的惟一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得好好争取。她动用了一切可利用的关系,先是找了当时党委书记夏书记的一个小姨子,她与书记小姨子是同学,为了保险起见,还送了1000元的卡,夏书记正在为这个不能给自己带来一丁点的利益而平白无故养这么多闲人的劳什子的鸟文化站郁闷伤神,没想到天砸下来个金元宝,为他的储蓄卡平增1000元数字,虽然不是太多,但这钱来得轻松,不流血不流汗,也不会像小姐那样有沾上梅毒淋病的风险,更何况这事还是他那亲爱的小姨子说的,所以做个顺水人情。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终于干上了站长。当上站长就得人站长的样子,总要有点气派,有点威严,在具体在行动上,就表现为整天与下属本丧着脸,像三十岁就死了丈夫似的;这还不够,整天肩膀上斜挎着一个坤包,就连吃饭上厕所也不放下,我有一次趁她不在,拉开拉链看看里面究竟装着什么机密,原来里面除了一个小镜子,一瓶香水,一折卫生纸,两条卫生巾,一沓假发票等一些妇女用品,其实什么也没有,正如她脑子里空空如也一样,根本没有花岗镇文化事业发展规划一样。

当上站长,成了二级机构负责人,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当上了站长,上能接触到县局领导,中能接触到镇政府领导,下能接触到各村(居、社区)领导,能充分展示自己的风姿风韵,人要走运,上厕所都能捡到豆子吃,她一当上站长,国家就重视了文化事业,各级政府都把它当成重要的民生工程来抓。建综合文化站、建农家书屋、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建村村通无线调频广播、接待各级报社电视台记者采访,给她提供了展示风骚雅韵的绝妙平台,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满足,让她在工作台上破马张飞、乒乓五四,指手画脚,这种感觉令她欲仙欲死。

在这段期间,她的事业达到巅峰,她竟轻而易举地进了党,并在入党不到一年就成了县党代表,这是许多工作优秀先进的老党员一辈子都求之不得的政治荣誉,她似乎成了命运的宠儿,她自己也被这突然而来的好事打得头晕目眩,找不到北了,随人出入各种社交场合,也学会喝酒,也经常深夜才归,但没有夜不归宿,据说只有在县召开党代会期间因开会的原因没回家过,但就是这几天的未归,埋下祸根。

做女人难,做成功女人更难,自古英才遭天妒,正当她大展鸿图,进一步发挥自己的领导才能的时候,竟传了绯闻,坊间传说其与某领导出入N星级酒店,并且严重到了开了房程度,三人成虎,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竟传到其丈夫耳中,中国男人,最看重的女人的贞操,所以才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中国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的女人对自己的不忠诚,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好像女人被其他男人睡了,就像女人被麻疯病患者搞了一样,心里耿耿于怀。他丈夫虽然没当上官,但他是个男人,是个铁铮铮的汉子,是可忍,孰不可忍。竟闹起了离婚,并且闹得满城风雨。

她毕竟是良家妇女,心理素质不济,不是擅情于风月的老手,经不起后园起火,竟一度得了精神抑郁症,整天戴上了墨镜,有的同事还告诉我,她是怕光,要我对她工作上要加关照,说她现在够可怜的,我对精神发病病理不是太懂,不知道怕光是否与精神病有关,但也只能这么相信,她这个时候戴着墨镜总不是装酷吧。

最终毕竟没离婚,传说中的领导也断绝了跟其交往,断绝是及时的,我想他在考虑自己的性快乐之上,还要为自己前途命运的考虑,只要自己的官职能保住,何愁身边无芳草,何愁身边无女人,为了这棵带刺的狗尾巴草,而致使自己的仕途受阻,实在划不来。

如果说第一任站长爱站如家,把文化站当成自己的老婆一样加以爱惜,那么这第二位的“活宝”站长就是把站当成嫖客,巧笑盼美目倩、卖弄风骚使尽浑身本领只是想榨干嫖客身上的血汗钱,这位站长根本不管文化站的发展,不管文化站的前途,她想着法儿把站里的东西变为已有,把配给站里的笔记本电脑带回家、把站里的电视收棒带回家、把配给文化站的一些文体器材也带回家、甚至还要把站里的一把二胡也要带回家、因为她的儿子报了二胡培训班,需要二胡,被我阻止了。

恐怕又是文化站的“门风照”,这两任站长都是心胸狭窄、造谣诽谤的行家里手,并且都早无师自通,自成高人,这也是他们文化水平低下、为了生存的自然选择结果吧。但此位站长城府更深沉,打击手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报复心、猜忌心极强,她要想诋毁别人,首先在领导面前恶人先告状,报复人更是心狠手辣,好夕我也有三把勺子,不然准被她整成性功能失常,难怪圣人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不过我要纠正的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的性情,大概孔子跟我一样倒霉,才会遇上此类女人。

造成其事业走下坡路原因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因为某领导的冷淡,对她的事业和人生影响是巨大的,她不知道纳兰词,如果她知道,她一定会目光幽怨、泪眼迷惘地对某领导吟:“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另外原因是她肚子里确实一点货都没有,还有原因就是绯闻的事闹得她心力交瘁,她毕竟也是过了五七之年的女人,肾气逐渐衰竭,她已不复有当年的激情了,现在意志消沉,胸平无大志了。她现在就像一个被打入冷宫的王妃一样,只能在梦中回忆曾经的霸气和辉煌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前面叙述了花岗文化站的两位“活宝”正站长,现在来说一下同样具有娱乐消遣功能的“活宝”副站长们。

中国现行的机构组织,每一个单位都要设置一个正职,1---2个副职,我不知道这样设置有什么科学根据和法理依据,这恐怕是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移植而来的,这种设置在西方大概能发挥最佳的组织管理效能,但橘生淮南则为桔,橘生淮北则为枳,什么东西一来到中国,就变样了,主要原因是中国没有西方那一整套完整的健全的民主法治制度作保障,中国人的思想还是被传统的儒家思想桎梏着,还是有传统的“官本位”思想,民主法治人权意识淡薄。在单位,大权与副职分享,岂不是把自己娶的一个娇艳欲滴,如花似玉的女人,白白地送给别人去消受?心里岂不纠结,就是自己阳痿了不能行房事,也要把她送到妓院去当小姐卖点小钱,也不能便宜了手下这些人。所以,单位里,一把手总是打压副职,主、副职之间总是离心离德,正职防副职如盗贼,副职视正职若独夫,知道这个道理,你就知道中国所谓“人事”了。

花岗文化站是个倒板单位,但也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单位呀,也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也人模狗样地配了两个副站长。

其中一个副站长也与前面所表的两位“活宝”正站长一样,也是顶替上来的,这真真的让作者我为难了,怎么写呢?我可没有施耐庵的才华呀,人家老施文字功底了得,能把梁山一百单八将个个写得性格迥异,个性鲜明,把每一个人都描写得活灵活现,108个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例如同样是豪气干云的英雄好汉,武松就写得正义直爽、鲁智深就写得仗义豪爽、林冲就写得重义快爽,要是我写,让读者看了,一定觉得他们就像从一个娘胞里爬出来的三胞胎;也把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写成第一性征确实有,第二性征不突出的孪生姐妹花。签于此,对于此“活宝”副站长还是不再写了,要写也写不出什么新意,他的身世经历、人格魅力与前两位“活宝”都不会相差到哪里去的,更何况,此位副站长,现在抱着“宁做牛屁股,也不做鸡尾巴”的豪情,毅然决然地到跳槽到其他单位去谋发展了。

还是来说说另一位“活宝”副站长吧,首先来给此“活宝”来个肖像描写:年过不惑,原始学历大专,这可是花岗这个专搞“文化”的文化站里难得的一个不是顶替上来的工作人员,身高介于武松与武大郎之间,1.72m,体重介于杨贵妃与赵飞燕之间,85公斤,他说胖了!他说他原先在上学时,体重65,属于蜂腰瘦臀型的,当时流行的“唿喇圈”,他说能转800多圈。可是超过了35岁以后,不知什么原因,他的新陈代谢功能紊乱了,他说他现在就是喝自来水、糟喝烧酒、晚上通宵打麻将还长胖。让他产生该胖不胖,不该胖疯胖的纠结心理。他眼耳鼻口等五官分开来看,都是一等一的漂亮、端正,但它们组合在一起,却有点像中国的人事,没有团结合作精神,一个中国人是龙,两个中国人就是虫。所以客观来说,他长得不俊也不丑,长得很“中庸”,可就是这“中庸”的相貌使得他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在人们以丑为美的年代,他丑不过冯小刚、葛优;在人们以美为偶像时,他美不过黎明、刘德华,这就注定了他将一生贫困、半生潦倒。

这位“活宝”当上副站长还有一段传奇经历:“活宝”女站长主持文化站工作将近一年有余,工作开展得就像得了阳痿综合症一样,不见起色。某领导不知是怜香惜玉,还是感到此女子工作能力确实不济,需要一位强有力的男人来唤醒她的雌风,最后,竟想到了这位“活宝”,把他配成副站长,协助此美女,(注意这里所说的美女只是一种性别)。谁说中国的官员提拔是任人惟亲,这位副站长的上来,不是充分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官员提拔是真正实行“外举不避贤”的吗?,不料此“活宝”虚骄狂傲,自以为他武能上马杀敌、文能下马草檄,自诩为“政府翩翩公子,江湖落拓狂人,文化站第一才人”的他,怎肯委身于妇人之手下,所以根本没当回事,也不感谢领导的提拔,但他也没有拒绝,挂名浮差也当一名副站长,依然故我,工作依然是消极应付,也不真心协助此美女站长,当他听说什么党委会通过他当上副站长这个决定时,一点也没有“漫卷诗书喜欲狂”的激动心理,我想他能达到如此宠辱不惊的境界,是因为他“哀大莫过于心死”,文化站,曾经在他心中就像一个美丽清纯的少女一般,是他心中的女神,可望而不可及,不容亵渎,可几年过后,他发觉她已经变成了见人就投怀送抱、人尽可夫的鸡,并且村里害牛桩腿的王二麻子也能上她,他的心中的女神死了。

凭心而论,这位“活宝”才智真有点,但权术很不足。比如你跟他谈政治,他也知道什么是君主立宪;你跟他谈经济,他也知道什么是幸福指数、什么是恩格乐系数、什么是基尼系数;你跟他谈生理,他也知道荷尔蒙是一种化学物质,并且知道官瘾大和色胆大都是与肾上腺皮脂激素分泌过量有关;你跟他谈文学,中国的他知道李杜三苏两司马,外国的他知道雨果拜伦勃朗特三姐妹;谈历史,他知道三国两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谈地理,他知道板块学说、喀斯特丹霞地貌;谈天文,他知道宇宙的最初“三秒钟”、知道光年是长度单位而不是时间单位;讲哲学,他知道中国有孔子,外国有苏格拉底、尼采、弗洛伊德;你跟他讲法律,他知道什么是自由心证,知道“带套不算强奸”的司法解释,也知道李天一的轮奸不叫轮奸而叫“轮流性发生性关系”;你跟他讲中医,他知道肾是先天之本、脾是后天之本,什么叫滋阴壮阳、什么叫扶元固本,什么叫正虚邪实。

但他对权术一窍不通,他年轻时也有一番治国平天下的雄心壮志,也有“欲为圣明除弊事”的远大抱负,也有“大丈夫生于世,不能建功立业,与草木何异也!”的豪言壮语。但在现实社会里,被疏而不漏的组织关系网、人事利益网,网得头破血流,差点没了性命,受到此番挫折之后,他的人生观,价值观都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就好像一个好色之徒,调戏美女,没想到此女子会防狼术,用她那祖传的防狼拳,上劈头中盖脸下踢裆,把他打得是鬼哭狼嚎、鼻青眼肿,从此再不敢心生淫念一样。他也从此再也不敢玩“政治”了,政治太复杂了,太玄妙了,太高深了,非他所能参透的。但他永远不明白,在数学上的那些定理公式,为什么在现实生活中就不适用呢?,11等于23乘以721,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可在社会、在生活里,11怎么有时是3、有时是1、有时是0、有时还是负数呢?真的弄不懂;另外平面几何上不是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吗?可是工作上、在官场上,有时候为什么两点之间曲线是最近的呢?他想不明白,想找老师问,老师在打麻将,想找个姑娘谈谈,可那个姑娘愿意跟他这样一个烂忠厚没用的人谈呢?浪费感情不说,还浪费青春。

受到此番打击,此“活宝”对政治谈虎色变,心有余悸,从一个功名狂热者走向另一个极端,就像上面的色狼一样,被美女打了以后,不但不敢心生意淫,甚至出家当了和尚,恨屋及乌,对一切女人都不感兴趣了,大概他被美女暴打得太重了。

我想他不适应社会,不能被官场纳,也不能全怪职场的险恶、人事的复杂,人性的丑陋,“存在就是合理”的,反过来说,他既然不能适应社会,不能存在于社会,自有他自身的原因,我把他的原因归结起来,大概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主观思想上的原因:此“活宝”是个意志不坚定的人,没理想信念,没有生活目标,没有人生信仰,我想如果再发生抗日战争,此“活宝”虽不至于当汉奸卖国求荣,但我想他打死也不会为了民族大义,为国捐躯、杀身成仁的。他骨子里还是渴望着儒家的出世精神,还向往着左茑茑右燕燕、坐有车,食有鱼的大富大贵生活;只是一遇到挫折,就摇身一变而成了道家的虚无主义,崇尚道家的“越名教而任自然,非汤武而薄周孔”放荡;伪装学着魏晋名士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的通达。到了最后书剑两无成,为了求得心理平衡,他又崇尚佛家的涅般空,认为四大皆空,空即色,空即色,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我想如果给他官做、美女玩,我想他会把儒道统统丢在爪哇国去了,而独享儒家的出将入相生活、去享受他的温柔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了,因为道观佛寺毕竟太清冷寂寞了,青灯古佛敌不过灯红酒绿,观音如来比不上粉球肉弹。

第二个原因就是他的笑,与前几位“活宝”站长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笑,“君子不威而不重”,其他站长大概是“头重脚轻根底浅,尖嘴皮厚腹中空”那种类型人,为了显示自己重要、掩饰自己的肤浅,时不时要显出威严,所以,整天板到一张晚娘脸;而此位“活宝”自觉知识渊博,学富五车,熟读四书五经,精通天文地理,不需要装威,整天就是笑,笑神经特别发达,他的笑不是那种爽朗的大笑,而是像佛祖那样的拈花微笑:别人批评时他笑,别人表扬时他笑,别人诽谤时他笑,别人给他亏吃也笑,别人帮助他时也笑,他帮助别人也笑,他看见别人搞阴谋诡计时笑,他看见别人快乐时笑,他看见别人升上了官笑,他看见别人为升不上官发愁也笑,他的笑,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的笑,君子看到了豁达,小人看到讽刺;好人看出了真诚,弱者看到了悲悯。他的笑有时是“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的豪迈,有时是“无可奈何花逝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无奈。有一次,他对一个刚从财政所女出纳家出来的一个副乡长出于礼貌性地笑,笑得这个副乡长心里毛毛的,最终请了他下饭店,虽然他不知道领导自降尊贵请他吃饭为哪桩?,但这却是平生第一次被人当做主客吃请。

第三个原因确实社会经验太差,也就是时下所谓的情商低,不知使风见舵、察颜观色。直来直去,没有花花肠肠子,好意气用事,是那种“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两情相悦就去开房”的那种人,不知道统御之术、不知道什么叫“犹抱琵琶半遮面”、不知道什么叫“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不知道成语“欲擒故纵”、“曲径通幽”的真正含义、不知道“既想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的精髓,但可笑的,这个活宝,不知从那里知道:“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此话一出,一分钱不花就得罪了一大片女士;也不知从哪里学来一句歪诗:“你们做官是做贼,我们做贼是做官”,此话一出,又得罪了一大片贪官;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一句话:“强奸了,与其做无力的挣扎,还不如躺下来好好享受”,这样被人强奸的、与人通奸的,甘愿小三、二奶的女人或其默许的丈夫都对他怀恨在心,又无形中得罪了人。

第四个故作高蹈情怀,以明其傲世独立,卓尔不群之志,甚至到了宁为玉碎的疯狂境界。例如,他遇到领导从不开口招呼领导,尽管他知道“叫人不折本,舌头打个滚”;酒桌上,他从不先敬位尊多金之流,有时为了彰显他这种个性,还先陪桌上最没身份地位的怂人,甚至自顾自地独斟自酌。

第五个骂。他已经年过不惑之年,肾里的阳精也渐显衰败,豪情不再,意兴阑珊,无意于江湖的纷争,心生一种“心在天山,心老沧州”壮志未酬的惆怅情怀,人生不得意,心里怨愤,“怨怒生则礼义废”,再加上他自认为武能打架,文能写诗,竟写文在天涯论坛、QQ日志上昏天黑地一通泼骂,他达到了毛主席那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境界;他上骂天下骂地中间还要骂空气,他见佛骂佛、见鬼骂鬼,见神骂神,见人骂人,骂佛原来他根本不信佛,骂鬼神原来他是无神论者,知道世上根本没有鬼神,骂人也只能骂那些诸如他们站里的那些“活宝”站长们之类。但他头脑还是高度清醒的,他还清醒地知道这样一句话:“在社会不能与共产党作对、在单位不能跟领导作对,在家不能跟老婆作对”。

他其实是个好人,心地还是善良的,也有怜悯心,他会在身上有零钱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施舍乞丐;也为某女士为了当官被某领导潜规则了而抱不平;也为雷振富因“12秒”获刑13年唏嘘不已。不过近来,恐怕是天气太热的缘故,他竟发了罡气,竟隐隐约约地骂起了领导,这可是危险的举动,作为同事,我一定好好劝他。

我想这样一个“活宝”副站长,一定会高寿的,不过前提是,他不能被车压死、也不能喝酒得癌死、偷情被人打死、也不会被被骂之人请的身上雕龙画凤的人把他绑架死。另外就是他不能因为某“活宝”站长真的发神经了,领导叫他去当站长,一当上站长就要损耗了他的脑血心神肾精,能不能长寿就说不定了;另外就是共产党必须要长久执政,他还能继续在单位“端起碗吃肉,放下碗就骂娘”,因为他不事稼穑好久了,现在已经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了,离开了党这个亲爱的妈妈,他准会饿死

« 上一篇:20130827(2013-08-27 22:10)
» 下一篇:遇上自私的上司如何应付(2013-08-28 15:56)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