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心情 > 读山

读山

作者心情:无奈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3-09-10 18:16:47
选择字号:

喜欢大山,经常把自己装进大山,由眼睛旅游,任思想驰骋而已。读懂大山,谈何容易。

尾随蛇形队伍,蜿蜒前行,置身山里,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杜鹃花林,一片一片,惊呼声里,队伍变得散慢,大家忙着拍照,正是粉红杜鹃盛开的时节,那一树一树的杜鹃花,把倩影变成现代化的数码信息,载入记忆。原始森林里,参天耸立的大树,一棵一棵自立向上,遮蔽了天空,你想去围抱,啊,树好粗,手臂好短,你想去靠着照相,啊,树好大,人好小,只有眼睛,这部万能摄相机,高低远近、仰俯顾盼,将成串成串的风景收入心底。矮竹林,有那么一丛两丛竹根,它就生长,四面生长,快速曼延,成片成片侵吞草地,绿油油,那是一片绿的海洋,被风儿拉着起伏扭动,密实的矮竹林啊,自以为无所不能,在草场上肆意侵占,然而,它的脚步哪有人快呀,丛林间还是给人留出了小路。草场,大片的草,只有草,大片的枯草,“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向我们演奏宽容和博大进行曲,大个子石头耸立于上,仰着脸,迎着天,扮着鬼脸,偶尔也向对面的树林抛个媚眼,小个子石头勾肩搭背,彼此交错,如果细心,你似乎能听到他们“一、二、三、加油”的呼喊,齐心协力,向上显露。综合林,那是最完美的搭配,大自然是天然的颜色调剂师,碧蓝的天、青翠的树、粉红的花、红绿交错的新芽,深黑的石头藏在绿绿的青苔下面,分不清是树根还是石头,大条大条的水棉挂在树下,让人疑心这里是水落下去了的海。穿梭其间,仿佛置身幻境,尽可以生发想象故事,我疑心《西游记》《聊斋志异》都是在山里写成的。 http://www.rijigu.com/

走出森林,险乎危乎,有那么几道山梁不敢往下看,恐高的两个路友早已脸色惨白。迷恋于山中一种叫野白合的大叶子植物,硬用手刨出一颗来,等往回赶时,在岔路口不知从哪里走,一个大哥,垂直背两捆柴,神仙般的出现在眼前,还没等我开口问路,他就提示到“一直往前走”,我来不及表达谢意,顺着危陡窄细的小路就疾走前行,赶上队伍时才突然想到,这么热的天,那个大哥背着那么重的两捆柴在这种小路上前行该有多艰难呀,偶尔又跳出一种怪念头,离村庄那么远,该不会神怪小说现身生活,神仙指点吧。天气已晚,经导游提醒,我们选择轻便路径转回村庄。

回到村庄马槽凹,太阳已经落山,村口一大姐主动搭讪:“你们去做什么?”答曰“爬山” http://www.rijigu.com/

曰:“又不是没事做。”大姐说话时露出了一口崎岖凹凸的牙。回到东家,东家已给我们做好了饭菜,饭菜很快端上桌,土鸡飘香,火腿冒味,在这个干净得除了林木只有尘土的地方,我们一点不担心H7N9,尽情享用香喷喷的晚餐。餐间,东家大妈指着一小女孩告诉我们:这小孙女在红土地镇上小学三年级,要走八九公里的路,有一次走路到家时天都黑了。我很是震惊,这样一个瘦弱的孩子,一个人走八九公里路去上学,还要住校该有多艰难呀。细细打量,那孩子眉宇间少了些欢娱活泼,却多着份坚定和坦荡。谈话中得知,这些地方原来也有学校,一个学校只有一个老师,每年可以挑选几个知道得多一些孩子到镇上去上学,后来,集中办学,孩子们一上学就要镇上去读书。一直听说“一师一校”,没想到这种境况的地方离我们这么近(3小时的车程)。谈起村庄问题,这缺水无田又不通车路的村庄,出路在哪里,如愚公般修路到村还是如智叟般搬村出寨,几个路友争执开了。村里的年轻爸爸都外地打工去了,年轻妈妈们也只是偶尔在家,村里常住居民是老人和孩子。

从猪槽凹村回家的路上,见到小幢小幢的别墅型建筑,一路友介绍说,那是安置房。那两层三层的楼房,村民搬进去住能适应吗?他们早习惯原来那种鸡狗猪鸭齐上阵,一层楼上样样有,老天睁眼我工作,老天拉幕我合睑的生活,一下子搬进安置房,单每天的水电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疑惑了,城市文明逐渐渗透到恬静的村庄,到底是帮助是影响还是是侵占是破坏,包括我们的游山之行,包括我们本地的旅游开发和经济发展。

« 上一篇:从小缺心,长大缺爱(2013-09-10 15:39)
» 下一篇:Little-Q 2013年09月10日的日记(2013-09-10 18:25)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