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四季,在这座城南下,等你来
这一季流年,双手合十,为你祝福,为你祈祷,欢颜绽放成一朵美丽的花儿,开在四季。而我,则在这座城南下,等你来……__题记 冬日清晨,阳光很薄,窗外的冷风,摇曳树枝,呀呀的声音划过耳畔,心,不禁颤了颤,原来,初冬,来了。 微凉的指尖,轻轻碰触了回忆。想起我们走在盛夏的风色里,一起拨动青春的旋律,那幸福的微笑就像日落夕阳,温暖心弦。你问,我在哪。我说,我在城南,你来吗?来,你等我。记不清是何时的对白……
我的单恋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镇上,按规定师兄师姐们要带我们去学校,高我们一届的他负责接应我们。一见面,他向我伸出了手,和我握手,当时还很年轻,觉得这样的方式很正式,也有点诧异,觉得这样做有点过于亲昵,那时还抱着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不过很快就释然了,握手是一种礼节,没必要这么忸怩。而且想人家上过大学就是不一样呀,真有礼貌。好感就这样产生了,之后他向我们介绍交大,在校址上从南讲到北,竭尽所能的面面俱到,当时想他……
走出母亲的病房,我的脚也像灌了铅一样地沉重
很多年没吃过母亲包的粽子了。 母亲的眼神不济了、手的力气也不够,不管是在两个哥哥家里、还是在我家里,端午节,母亲都没有提过要自己包粽子。再就是我们都不怎么爱吃了,过节要应景,从超市买几个就是。 今年就更不可能了。久病在床的母亲,连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了。虽然老年公寓方面对母亲的护理升到特护了,但母亲还是天天都眼巴巴地盼着我去。 昨天,我和二哥扶母亲起来坐的时候,母亲用了一种半是不满、半是央求的……
我的单恋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镇上,按规定师兄师姐们要带我们去学校,高我们一届的他负责接应我们。一见面,他向我伸出了手,和我握手,当时还很年轻,觉得这样的方式很正式,也有点诧异,觉得这样做有点过于亲昵,那时还抱着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不过很快就释然了,握手是一种礼节,没必要这么忸怩。而且想人家上过大学就是不一样呀,真有礼貌。好感就这样产生了,之后他向我们介绍交大,在校址上从南讲到北,竭尽所能的面面俱到,当时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