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有一天,我会微笑如初
我不是海燕,海中不是我的天堂。 我不是雄鹰,碧空找不到我的翅膀。 我只是一只小小的、小小的相思鸟。 黑暗舔舐我的伤口,一下一下,轻轻责备我,不该随意思念谁? 阳光漂白我的衣裳,一层一层,轻轻抚摸我,不该又去思念谁? 我的命运注定浸泡在泪水中,抓不到幸福的彼岸,那往来游戏的鱼嘲笑着我,鄙视着我,不停触碰我的腰,一碰便是一首离别的曲调。 我的心注定停驻在酣梦中,载不动微徐的暖风,那灵动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