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生活 > 一个人的归途

一个人的归途

作者心情:伤感 天气: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6-12-12 10:45:53
选择字号:

一个人的归途,给予别人的感觉多少带着点孤单落寞之意,但伴随的反倒是一种自由与随性.

没有束缚的归程,自在的在车上与陌生人攀谈,但在这个沉迷于电子产品的时代,我显得又是那么的特别,值得庆幸的是与我同坐的男士对我的搭讪并不反感,反倒有那么一丝丝的好奇。也许他在好奇这个女人的谈吐,年龄与职业等等。其实这是两个陌生人在交集初期最原始的一些本能,我们尽可能的做的美好些,优雅些,我也一样,脱不了俗,皆是凡人。

http://www.rijigu.com/

“你要不靠窗休息一下?”他微笑的关心道。感觉到了吧,他也想成为绅士。如他所愿,我们调换了位置,完成彼此的优美成全。而后不忘相视一笑!

高铁它的确拉近了我与故乡的距离,朝发夕至的运行让我可以从江南的南翔小笼到西南的杂酱面。成功的实现了年少时哥哥与我的谈话:萍妹,以后上海回重庆的火车一天就到了,那时的我们十八九岁。时间,足以实现所想,只是,对我们的生命而言,它真的很有限。

至此今时,离我一个人的归途早过一月有余,如我之前未在显示屏上敲下一个人的归途这六个文字,也许我将会任时间遗弃这份记忆,也不是我不想写,是我怕,怕再一次忆起那些快乐时光,更怕的是它会升级为一种念想,从此在脑子生根发芽生生不息。不敢面对,就会心心念念,故我想放下,我想找个安全的港湾寄存,于是,我必须记起,而且要做一次深刻的回忆,只因不负走过的那些日子。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那些日子很短很短,且又很长很长,长到我在乡镇的办公室里坐立难安,长到我居然去思考国将不国之大举;又短到我未曾去认真看过与我同走的人们的脸庞,心想:我们将会再见,日子悠长!现今细琢,这是在对生命犯错,对余生的不敬!

曾经,我与一位友人说起,用30年来学习,用30年来犯错,再用30年赎罪。友人笑着说:首先,你能保证活到90岁?今我观察,就你前30年中学习犯错这门学科还没及格,所以了,你这话被我推翻进太平洋了。一个人的归途上,我无意想起这段对话,是因为自由自在的关系吧,这些时候我们总想释放大脑长期积郁而不可为的东西,比如之前文字所写与一位异性愉快的搭讪,又或是与曾经相恋的人坐在河边喝喝下午茶,聊聊彼此近况,当一切都随时间洗涤之后,清浊早已自知……

很多时候言语不能以文字出现,我们皆用省略号以表,看来我想犯错的东西很多,怎奈常常被发呼于情,止呼于礼弄得欲言又止,的确,想犯错也是不容易的,我们活着,受制于世,岂敢乱乎?

此次回渝,双亲均不在家,他们因生计还在他乡务工,这也是我心底最深深的痛处。父亲快年过古稀,却不能常享儿孙绕膝,子婿畅聊,所想真不可细思,不然终会活在自责里。在此期间,与母亲的通话,她次次哽咽,总是担心自己不在,孩子无家可回,受人欺凌与指责。其实,有爸妈呼唤的孩子就是幸福的孩子。

记得回渝的第一个晚上,我就住在了县城里,便于即日处理事物。到时已接近午夜,宾馆下一群少年喝着夜啤伴着烧烤,笑声爽朗静洁,这是多美的季节啊,她们抒写着我们的回忆,唤醒青葱美好时光!

第二天办理护照相当顺利,但其它事件都只能做一些咨询而已,大致应假期将临吧,个个都无心工作,对我的咨询也只是敷衍了事。所以我打算早些去看老师,回到三驱的时候正是午时,故请几位老师吃了个便饭,便饭还算得体。因老师们下午有课,彼此也就匆忙的道别,其中李老师不放心我一个人去坐车,便执意送上车,从三驱回季家的车很少,故车上人满为患,我站在车门示意稍后补车票,售票的大姐十分不悦,后来还是李老师帮我付的车资,车子驶出站口的时候,我还看见他的背影,与二十年前的背影一样,给予我生活上的某些力量。

站在车上,身体随车不停的摇晃,车上各种味道相交弥撒,尘土在车垫上随意舞蹈,没人在意,因为车垫与我们的衣衫早已交融,背篓里时不时还有小鸡或是小鸭的叫声。这情景亦如当年初进城,心底不由的泛出深深的无力感,小时说改变家乡的那些豪言此刻如一条条虫子咀嚼着我的心脏。其实每个人心底都怀揣着一些建设家乡的各种想法。

车子一路前行,车窗外那漫山遍野的红薯藤,此刻正在肆意生长,那碧绿的叶,褐紫的茎沐浴在午后的秋阳里,真想我就是它们边上长的那株麦娘(狗尾巴)。与所爱的长相厮守。(狗尾巴与红薯藤是绝配)

女人的神经是无比敏感的,空气中好像传来了一声:萍萍,你回来了?我回头一看,最后一排坐着一位邻居叔叔,他微弱的呼声,让我想起母亲曾在电话里与我说起过他被病痛一直折磨,这时,见售票的大姐急切的向他走去,我明白了,立马帮他付了车费。后来与叔叔聊起我的父母,他说:萍萍,今晚来我家住吧,大哥子的老婆在家(他的大儿媳),他也担心我无家可归吧,所以,父母在那,家就那,根在那。

季家镇,儿时心中城,如今只需我7.8分钟就可走完的街道,仍无多少变化,叔叔告诉我,让我坐他的三轮车一起回联合村,我告诉他,我还去政府办事,他说,那我先帮你的箱子带走吧,看见了吧,多么质朴的人啊!我由衷的说了声谢谢!可想而知,事肯定是办不好的,原因嘛,快放假了呀,但值得高兴的事,在镇上遇见了小兰.小平同学,后来就说起晚上余同学请大家吃鱼火锅,在等待的时光里,得知小平的父亲生病住院,心里甚是难过,我们正处在上老下小的人生阶段里,未来的太多不可预测的,老的生病照料,小的择校升学,就业,结婚生子等等,最终,他们都会一一离去,如是期间夫妻感情再出点什么,就单想想,怕是心情都沉重了吧!好了,一切都会随时间而来,也会随时间而去,勇敢面对就好,这是人生必走之路。好比怀了宝宝,到生产的时候,就是再怕,宝宝也要出来啊!

晚餐十分丰盛,地地道道的火锅,同学们相互寒暄,说说近况。边吃边喝边聊,一顿晚餐下来,时间不知不觉都快9点了。期间母亲来了很多电话,担心我还未到家,现在又是晚上,尤其在乡间,漆黑一片,人烟稀少,她的思维还留在我上学走夜路的时候。此刻心虽烦躁母亲的打扰,可又是一种满满地幸福,至少他们都在,都还安好!

当同学用车送我到联合村校的时候,四叔婶已经等在哪里了。由于母亲的不放心,她一直电话不停的打给四叔婶,让她照顾好我。四叔婶背着比她身体庞大很多的背篓,站在马路边。夜空如墨,却我能深刻的领会到她眼里的神情,那着急不安,心里装着母亲的托付,此时,可以稍稍的放下了。

即夜,我与四叔婶躺在床上,聊着故乡邻里的琐事,聊起父母亲是如何帮助她,聊起她初嫁过来时的窘迫生活,是啊,她嫁来时的情景还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她娇小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与四叔一比较,按现在流行的话说,叫美女与野兽。当年的美女就睡在我的身旁,时间催化产生出一切的奇迹,她看着我长大,求学,成家,我看着她如何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媳。如今还是整个村委妇女主任,一个人在家养着几十头的羊。四叔远在攀枝花工作,孩子也是如此,最关键的还要一个人侍奉婆婆。

夜已深,窗口透着淡淡的月光,一股秋天的寒意瞬间从窗口的缝隙间钻了进来,伴着那清冷的月,思维还无比清醒我,想起之前的一句话来:我们在他乡迷茫沉睡,却在故乡清醒。现在想来大致是那轮明月在作祟!

清醒的思维,疲倦的身体,生产出辗转反侧这个成语,此时耳边均匀的呼吸声像极了一首天籁的安眠曲,思维渐浊,半梦半醒之间觉得母亲在帮我掩被角。一夜无梦!

清晨在一阵咩咩的羊声中醒来,随即也开启我一天的奔波之旅----城乡中来回穿梭。其结果不尽人意,心身绝望。索性也不在做无畏的努力,好好待余下的几日,会友,走亲戚,再留些时间让自己独处,一个人在热闹的十字路口看车往人来,或是游荡在北山的无名小径,又或是俯瞰山下的城,默念城里熟悉的人,更甚的会忆起那叫做往事的词。

没有刻意的想去遇见谁,但谁就是那么有缘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激动,惊喜之余更感恩我们之间无形修得的缘份,遇见想遇见的,不要窃喜,没遇见想遇见也不要悲伤,我们都还存在,一切都还有可能!在此时,我得感谢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一切,包括那些已经离世的人们,如刚走的文春同学,生命如旅,你的路程相对较短,也许我的路程就长那么一点点吧!

琼瑶依旧自由的在家和医院之间生活,春兰还是那样消瘦干练,开着一家温馨的泡脚店,日子安稳圆满!我的辉荣“哥哥”呢?已经快是俩个孩子的父亲了,有房有车,踏实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此次归程,我折腾得他够呛,开了整整一天的车!真心过意不去,但他如昨的眼神足以让我任性折腾,唯恐怕我不“作”,

失了本性!所以我.辉荣哥,李老师;我们仨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闲荡在路孔的小街深处,那时,还有无限的夕阳作伴……

晚风轻抚面颊的时候,我看见天空出现了一道柔美的红,坐在车里的我们一时间静默无言,只因时间过的太快,只因我们相隔太远,只因我们的情感有增无减。于是,快速的道别,就怕离别的情思牵动那脆弱的泪腺。辉荣,愿你永远保持这样的生活态度过一生,如这样,我会少些挂念吧!同时也祝愿李老师身体一切安好,生活安顺!

原本计划说去玉龙山走走,但也因诸多原因搁浅,无妨于把它当做一个未完成的念想,遗憾催生出一个个人生站点,多走走,有益于身心健康,我本如尘,尘烟犹在,俗味难脱!

侄儿熙熙奶声奶气的在电话里叫我大嬢,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吃饭时,我才猛然醒悟,回来的这些天都没有好好陪他玩玩,好在最后二妹一家也过来了,三姊妹畅谈到夜深,父母的住房仍在努力解决中,唯愿时间不要太长,让父母担心不止。

小舅就像是一个默默守护我的隐形勇士,他的年岁如我先生一般大,我们在沪时时常开开玩笑,那时的他年轻英俊,带着一双无比深情的眼睛看着我的小舅妈,当然,那时的小舅妈,在我眼里,就是仙女下凡。如此佳人一对,看着也让人赏心悦目。他们的爱情,乃至他们的婚姻一直牵动着整个大家庭。

离开荣昌时,小舅到车站来接我,看着他倦困的模样,心里感觉真心不该这么任性,其实一个人去他家也是可以的。无色无财的我,真不知道矫情什么?都从长江的这头走到了那头,女人,有时候的想法真是来的毫无由头!

凌晨5点,小舅敲门,说:萍儿,走了,随着那一声走了,我的心开始收紧,感觉胸腔的气压渐渐下沉,窗外泛白的天际极衬当下无奈心境,天会亮,我会走。

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婚姻里的女人,她的独自归途,其实是对家的另一种认识,这种认识,是在没有男人的世界里进行,而后自行渐化……

禅意语20161209

ruen

日记标签:   一个人的归途下载       相关文章推荐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