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亲情 > 遗忘

遗忘

作者心情:苦涩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8-08-26 19:56:53
选择字号:

今天把很多憋了很久的话、以前觉得不能说的话分别对一位谷友、教友、同事说了3个不同的事,每个人说了一个,心里吐了口气,从2012年看了一本属灵书籍中的一句话我就开始一直知道说出来是得救的开始,但一直很努力才到最近到如今才说出来我觉得是最后的三个问题,这需要很大忐忑鼓起些多的勇气和被接纳被关爱可能不被批判才能做到,而我的同事且是做的最好的,从前我一直认为她八婆、有心计、得小心着点她,但从昨天开始我认为她也是人,并且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有爱有无奈、有忍耐、有智慧的人,所以我今天选择了对她说,再就是她坐在我旁边很近,只不过我想说出来解放自己,后来喜乐推荐我听一首歌,我听了一下午,太好听了,心里平静了很多,对那些说出来的事我选择遗忘,重新起航。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不是不知道黑暗,是不想知道,不是不伤心,是伤心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我要退群,喜乐说我不在她就不在,她也要退群,我说你本来不在这个群啊,你在的是我们在的另一个群。但是还是很感动。我一直认为我自己在群很招人讨厌的话痨,但是喜乐这样说是我没想到的,还是很感动上帝派她来告诉我不全是这样的和告诉我这首歌和链接让我看到爱和温暖。即使那个要退的群,也有个人说我很真诚,每天都在看我的成长,可是我感觉反对的声音更大更多更强大,以至于我最后都冲破不了阻拦说不出来了,硬是把那后半截的话心里疼的咽回去了内伤不能继续释放自己。我不想要伤害自己,所以说出来会伤害别人吗?可能会,但其实说出来不会伤害别人多久,因为没人能对他人的事在意过自己的事。所以我完全没必要长久放心里,如果有,只能说但愿祂的圣灵亲自安慰那些人们。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最近经常几个同事一起聊成长中的事,并且每个人都说自己很内向,这是一种好事,谁能想竟然和同事聊这些、和朋友聊都觉得会日后不好相见、尴尬的糗事,却能和这几位同事聊,不知是相依为命的感觉还是祸福与共的感觉、部门摇摇欲坠,又或是知道不是朋友却能懂得和不责怪,因为本来就没有关系,可能是同事改变了我,又或者我从来没有被同事改变,我可能被群或神灵带领需要走过这个阶段。

我的朋友很多,但是经常觉得找不到人说话,因为关系好,反而不知道说了会不会伤感情,会不会听的人增加负面情绪,因为熟的人会在意,不明白说出来只是为了走出来而已,就如我自己也不想被人当长期的吐槽的垃圾桶,所以朋友看到的只是我好的一面,我也不会让朋友看到太多的负面,当那次我们一起去医院服侍病人为她祝福祷告病得医治时和几个月每日在群里为需要的人祷告,留在喜乐心里的永远是那个充满基督的爱的我,和看到的那个闷闷不乐的我,所以喜乐常对我说你要常常喜乐,我今天终于如实说很难。我相信这样说了后,这个真实的我,未来是可能成为这样的我的。

今天当工作时接到那个陌生的骚扰电话不堪入耳的话时,我们是不能发火的,但是今天当他第三次打来时,我怒了,回击了他一句:“你有神经病吧?”就挂掉电话,于是那个人不再来电了,我心里骂他生得贱,非要人反击骂到他痛处,可能这刚好是他最怕被人骂的一句。旁边的同事惊讶了,说有录音的,但是我真有点不怕掉工作的感觉,因为错在他的一再侮辱言词,我心想他敢录音放网上败坏公司名声吗?他不敢,因为他自己的话的不堪程度他绝对不敢拿去败坏公司名声。所以我非常有底气,即使只剪辑了我这一句、我也可以说他说的话太不堪、第三次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才反击、不是无限度的任人欺负我们公司的人的,他本来就是仗着我们公司要顾忌形象绝对不敢说什么、还要有礼貌对这种人的话。

对父母还是不敢说出心里话,有时妈妈问我,我才说,主动说的有一天会成为父母讽刺的把柄(无论好的坏的),所以我不说。父母的想法我也不敢问(免得生事)、也不清楚具体是哪样。如今我感觉整个世界除了家里人和信任的、品德高尚的、内心光明的人之外,心里话都可以说出来,唯独越亲近越伤害,我不希望伤害喜乐,可能就得一直在她面前尽量不告知内心的黑暗处。并且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因为认识光明的人越来越多。以致最后都觉得朋友好多、没合适的几个人说出当时的情境,每次都得这些朋友主动的关心。

昨天听谷友说谷有人提起我,要不要加微信群,除了感动,我觉得我一直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关心我的人总是超过我以为厌恶我的人,在这些人们眼中我做对的事总超过做错的事,而在我眼中我做错的事和做对的事一样多,过去甚至更多错事,但人们总是这样感恩,我做的一件好事,总是被人们记在心里时常感激我和鼓励我和帮助我和扶持我。

这2年我在教会(特别是教会内的,无论何时何事需要祷告,一个微信一个电话一个言语诉说,大家都为我和我家人的事祷告,有的人甚至没经过我请求,圣灵感动几个人暗中主动为我祷告,而圣灵感动我在梦里听到了2次)和外面的世界碰到很多很好很关心我的人,甚至去到教会,有一个团契带领人打电话我:你还好吗?怎么瘦那么多,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我感动的无以复加,居然注意到我的精神到身体,这样的关心是超越了我想象的程度,而我一直到后来都不跟团契的人说什么,因为我怕暗黑暴露,会被人说你怎么还没好,所以一直让人当成好了吧,之前也对我说:你还没有得到完全释放。我虽然为了避免尴尬极力否认,但心里承认是的。

我一直惧怕被看穿、惧怕被这关心我灵魂身体健康的讨厌,所以我基本保持只笑来表达打招呼但不攀谈一言半语,所以我去教会基本听完道就走,顶多碰到熟人笑一笑、碰到陌生人的友好也笑一笑(礼貌性的笑,多半不是内心真的如脸上),小组聚会分享圣经时基本少有分享和有需要代祷时说一说代祷事项,其他基本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但2个月后去,被牧师点名分享(因为她看到我点头),但我还是坐着不动一言未发(我还没反应过来要不要站起来或要不要开口和没准备要开口分享),别的人主动分享了她的得着,但我惊讶这么多人、牧师还记得我的名字,她说看到很久没来的人特别高兴,我知道是说我,我也很惊讶她注意到我许久(2个月)未去教堂了,甚至有一次我主动为一个传道祷告(我以为她很伤心,不知道她是传道),她注意到了,就主动为我祷告医治释放我受到的家庭创伤,我以为我当时怜悯一个陌生人,岂不知后来有美善等着我和蒙了更大的怜悯和眷顾。

基本的伤口处理了很多,新的伤口需要不断的医治,除了圣灵,没有谁有这么大本事在我孤寂没有人扶起一起面对伤痛时,总是及时派人主动帮助我,而这帮助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帮助我,感恩的事总是多过恩怨的事,即使父母也是,感恩的事有很多,虽然伤害的也更多增添,但总是在一边感恩一边被伤害,这需要遗忘,或者假装遗忘,可我又假装不来,委屈不来,我也伤害了别人,我也需要放过自己,遗忘自己给别人带来的苦毒和伤害,那个帮助我的人代替全省的人对我说对不起,其实本来是我的误解,却逼得需要团契组织人道歉来医治我,这个人又找谁说理去,如今我还是怕被这些帮助我的人讨厌,可是从没有人计较我给人的伤害,没有人责怪我,固然因为我狡辩,谁也说不过我,我无理的时候非要说的自己有理或想的自己有理还觉得受伤,这些事没法说,祷告中我也发现了我最难饶恕不苦毒自己的是自己,如果我能这样待自己了,大概就不会如此不放过别人了。

遗忘是快乐的,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就如十字架上的神遗忘了自己的痛,只求神赦免人的罪和饶恕这样待神的人。其实人这样做时哪个不晓得自己是刽子手呢?但是神说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神在替我们找一个下得来台的借口和饶恕赦免我们1000万的债,可是我们不愿和难以做到饶恕赦免亲人朋友陌生人100万的债,帮助我们。这种帮助是源源不断的。


日记标签:   遗忘下载       相关文章推荐
« 上一篇:苍井明月 2018年08月26日的日记(2018-08-26 13:15)
» 下一篇:一通电话 一种心情(2018-09-01 20:30)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