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回忆 > 艳遇

艳遇

作者心情:无聊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8-10-24 10:52:36
选择字号: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说:生活实践是文学创作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惟一源泉。前一阵,李梦财以他所熟悉的办公室为原型,写了几篇小说,勉强发表了,但总不能始终以办公室D主任为素材一直写下去,虽然D主任还有挖掘的可能,如果文笔好的话,甚至可以写一部长篇小说,但李梦财不想再写他们办公室的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再说,一向压迫自己的D主任,在波诡云谲的职场上,已经渐显力不从心了,逐渐失去往昔的风光和荣华,就像一个失宠的妃子,已被打入了冷宫,难道还要把她揪出来配给太监才能解恨吗?这样做人就太不厚道了,可是,不写办公室此类李梦财驾轻就熟的职场小说,他又能写些什么? http://www.rijigu.com/ 日记谷

   前几天,李梦财在看小说卖油郎独占花魁,不知是被这个美丽爱情故事打动,还是艳羡卖油郎的风流韵事,一时心血来潮,竟想写一篇有关现代红灯区的小说,可是,事非经过,怎能写出文采斐然,血肉丰满的作品呢?所以李梦财决定为写新作,铤而走险去体验一下。如果他是知名作家,这种行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叫做“采风”,而他现在只能偷偷摸摸地行动了。 日记谷 http://www.rijigu.com/

   去哪里去体验这种生活呢?省城合肥不行的,一是太远,恐怕晚上赶不回来,引起妻子的怀疑,二是因为大都市,恐怕消费水平高,自己积攒的私房钱不够;县城上派也不行,因为熟人太多,如果不巧被熟人看到,自己可是跳进黄河长江也洗不清了,所以,李梦财选择了邻近舒城县城,舒城是安徽的一个贫困县,工业总产值和人均GDP在省内都排名靠后,一次,全省召开经济工作调度会,当时的舒城县长在会上汇报本县工业基础薄弱,基础设施落后,经济增长无亮点的苦衷时,听得当时分管经济工作的王怀忠副省长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并指着会场上穿着旗袍的青春漂亮的服务小姐说:“她们不就是经济增长点吗?”,受到王副省长振聋发聩般的提醒,回来后,此县一时的三产服务业,三陪小姐、甚至小三都如雨后春笋地迸发出来,为此,县领导还因势利导,专门开辟出一个面积500亩的所谓“红灯区”,红灯区内,发廊、洗脚屋、歌舞厅、浴场真是鳞次栉比;红灯区内,古典、伤感、流行、网络情歌等靡靡之音不绝于耳,红灯区内,重庆的、成都的、河南的、广东的小姐蜂拥云集,据说还有俄罗斯妓女。置身其中,一派烟柳繁华地,温柔宝贵乡。只要身体好,只要钱包鼓,你就能如神仙般的任逍遥了。

   一天下午,李梦财怀揣着平时瞒着妻子节省下来的212块钱,乘客车去了舒城,临行前,李梦财买了一瓶欧佰芙蒸馏水抚熨了头上凌乱头发,并用带有兰花香气的云南白药牙膏清刷了牙,营造一种吐气若兰的氛围;这还嫌不够,平时不抽烟的李梦财还花22元买了一包“玉溪”牌香烟,一时间猛吸五根多,呛得泪水直流,这样做是为了营造身上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辛晓琪的歌曲《味道》中唱道:女人喜欢男人身上的淡淡烟草味道和白色袜子,可惜李梦财没有特地去买一双白色袜子,还是穿着一双打着补丁的蓝色袜子,心想,反正穿在下面,如果不是脱掉鞋子,别人反正不会注意到。

   一路晕车的李梦财最终还是到达了红灯区,尽管李梦财早就听人言说舒城红灯区的喧闹和繁华,但真的身临其境,还是震撼了,沿街两旁都悬挂着招揽生意,令人眼花缭乱、闪烁着七彩灯光的霓虹灯招牌:这里是“天上人间”歌舞厅,哪里“香格里拉”大浴场,中间还夹杂着“姐妹发廊”,还有诸如“梦中情人”等诸多洗脚屋,这条街上名车云集,出入其中的男人大都油头粉面,营养良好,像李梦财一样步行的人微乎其微,行走于这条步行街,尽管李梦财头不偏,目不斜视,作正人君子状急匆匆向前行,但每过一家歌舞厅前,总有小姐甜蜜蜜地说“帅哥呀,进来聊聊呀”,“哥哥呀,工作太累,进来放松放松啊”,不知是定力不够,还是步行街快要到走到头了,而李梦财的使命还未结束的缘故,李梦财一迟疑,也就是眼睛的余光稍微偏了一下,就被倚在一家叫“情深深雨蒙蒙”的歌舞厅的两个装扮艳丽小姐连拉带扯地搡了进去,李梦财头脑一片空白地随着这两个小姐,在她们的牵引下,来到二楼茶楼兼舞厅的地方,被人按倒在沙发上。

这间茶楼兼舞厅的地方,灯光昏暗,或许是故意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氛围,空气里夹杂着劣质香水和尼古丁的味道,湮没了李梦财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李梦财开始后悔自己花了22元买的“玉溪”烟了,因为在这里,烟草味,无孔不入,不必故意营造。当李梦财眼睛刚适应这里阴暗的环境时,这时李梦财面前来了两个小姐,由李梦财挑选,行话叫“挑台”,李梦财看中了一个扎着马尾的一个女子,显得有点清纯,正是李梦财喜欢的那种类型,这样这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就坐了李梦财的“台”了,在以后的40分钟内,她将与李梦财成为临时情人,根据李梦财的所求,提供一切服务。

   故事由此拉开序幕。尽管李梦财在书里多次揣摩练习了此种环境的境遇,但真到此种场合,不免有点心悸,显得拘谨、扭怩,放不开手脚,但就是这种惴惴然作风却引起了此位坐台女的新鲜感和刺激感,李梦财给这位可以说阅人无数的坐台小姐带来一股清新之风:一般客人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不是摸胸掐腰,就是凑上臭哄哄的大嘴要强行索吻,哪有李梦财这样如此儒雅淡定呢,这引起了这位坐台小姐的别样情怀,对李梦财既好奇又尊敬。问:“哥哥莫不是老师?”,李梦财感到高兴,毕竟老师是神圣职业,也正好隐瞒自己的身份,便答:“是的,教数学的”,听说李梦溪财是教数学的老师,坐台女便愈发更加觉得李梦财伟大了,便说了她上学时,数学成绩不好,为此才放弃了学业之类的话,言谈之意,如果当初遇上李梦财这样的数学老师,才不会沦落得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明财也进入了角色,李梦财得知,此女名叫兰香,今年26岁,上过高一,因家贫辍学了,李梦财试探性地问了这个女的根号5是多少,此女都能流利地答对:2.236Sin30度1/2。李梦财确认是最起码上过初中的,李梦财感到庆幸,这在坐台女中可是高学历的,自己一出场,就能遇上这么有才情的,真是艳福不浅啊!兰香问李梦财多大岁数时,此时,舞厅里灯光迷离,给人一种月朦胧、鸟朦胧的感觉,少说几岁让人也无法看得出来,李梦财狠狠地把自己年轻了六岁。年轻了六岁的李梦财,正是女孩子认为那种事业有成、富有男人气质的年龄。在一起聊得久了,李梦财也渐渐地放松起来,对于扎马尾的女孩滑向怀里的手,也不拒绝了,贪婪地揉搓着。好久没有触碰到这样温润如玉的手了,妻原先纤细的如玉的手经过几十年“雕牌”洗衣粉和洗洁精的浸濡已变得粗糙不堪了,虽然抚摸着妻的手,李梦财已经能做到就像左手握右手哪样坐怀疑不乱的境界。但毫不讳言地说,当触摸到兰香的手,李梦财还是感觉到一股电流从手心涌向顶门心,那种感觉叫激情,叫通透,叫欲仙欲死。

   那一天下午,李梦财左手攥着兰香小姐的纤纤细手,右手摆弄着兰香小姐的散发着海飞丝味马尾,他们谈人生,谈生活,谈婚姻,甚至谈起了文学,他们从翠翠的名字谈起了沈从文的小说《边城》,谈起了三毛、琼瑶。中途,他们还合作演唱了黄梅戏《海滩别》,张智霖和许怡秋合唱情歌对唱《片片枫叶情》,唱得如痴如醉。

   那一天下午,李梦财和兰香都感到像是曾经生离死别后又奇迹般重逢的恋人,他们都有一种恨不相逢未(娶)时的感慨。兰香似乎被爱的气息包围着,依偎在李梦财的怀里,但愿长醉不愿醒。这时,舞厅里音响里放着萨克斯名曲《回家》,李梦财看了手机,已经将近下午500了,便依依不舍地与兰香说再见了,分手的情境,真是感人,他们俩真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啊,真是自古多情伤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临分别时,兰香声泪俱下地和李梦财约定每个星期都要见面,并且还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李梦财怕炒股炒成股东,泡妞泡成老公,还是把号码报错了一个数字。这让以后每每想到此,李梦财心里都不能释然,感到很对不起兰香的一片真心,更让李梦财感到激动不已的,坐台费60元兰香也抢着付了。这对于一次坐台,只拿10元坐台费的小姐,真情可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呀,《卖油郎独占花魁》的情景也不过如此,谁说《小姐无情、戏子无义》,兰香就不是这样的人。

   回到家,妻已做好晚饭,问李梦财为何此时才回来,李梦财说在开会。晚上,李梦财没有陪妻子看电视,而是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写一篇关于红灯区的文章但李梦财未写泪先流,思绪久久不能平静,想起了兰香,想起了她的音容笑貌,想起纳兰的这首词: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日记标签:   艳遇下载       相关文章推荐
« 上一篇:容易忘恩(2018-09-25 19:52)
» 下一篇:你不是我的新娘,但却是我永远的楼兰(2018-11-19 14:10)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