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日记谷日记网 > 回忆 > 你不是我的新娘,但却是我永远的楼兰

你不是我的新娘,但却是我永远的楼兰

作者心情:伤感 天气:晴天 评论 发表时间:2018-11-19 14:10:26
选择字号:

    但屈指西风几时起,又不道把流年暗中偷换。时间像一把藏在黑暗里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偷星换月。20多年了,20多个春夏秋冬,20多年沧海桑田,总是以为时间能洗刷一切:能使激情冷却,能使青春流逝;能使红颜变老,能使爱恨情怨风流云散。可是我错了,当我们重逢在枫叶飘零的晚秋,我那被岁月和生活打得面目全非的思念还是情不自禁地肆意汪洋,一发不可收拾。你我就是深秋树林里的两片红叶,在萧瑟的天空中偶尔相遇,随后便各自随风飘逝而去。有缘无份注定我只是你生命旅程的一个过客,而不是你翘首以盼的归人。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她;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每当读到经典文学名著《红楼梦》这段文本,总感到冥冥之中有一种巧合,你我相遇在和宝玉和黛玉相仿的年龄,你我初见有着和宝黛相同的经历,我们相遇和宝黛有着惊人的相似。那一年,我家因洪涝灾害临时搬到那个叫“凉水井”生产队,而你父因起叶落归根之意,带领你们也从外地搬回故乡。第一次初见时你大概只有五、六岁光景,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你当时的模样:清秀的面容,娇小的身材,扎着马尾的辫子结着两个蝴蝶结,眼睛清澈明亮,文静素雅,正因为有这个印象,以后见到你,总是把你与“闲静时似娇花照水,行动时如弱柳扶风”的林妹妹联系在一起。说实在话,第一次见到你,真有一种宝玉见到林妹妹那一种“好像在哪已经见过”的似曾相识燕归来那种恍惚梦幻之情境。 http://www.rijigu.com/
    你比我小两岁,虽然我们没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那种经历,年纪相仿的我们也有着许多难忘的回忆:我们一起放鹅放鸭,一同下塘洗澡,一起玩那时流行的“跳房子”、“捉迷藏”游戏。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到毛墩我们共同的亲戚家——你的表姑也就是我的堂姨家,当时快要过年,家家做千张,她盛给了我们一大碗千张吃,总感觉那千张是那么的清香,那人诱人,现在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千张了。现在想来这里面固然有“时位之移人”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与你在一起,这就是相对论原理:坐在炽热的火炉旁,一分钟就是一小时;而坐在赏心悦目的人旁边,一小时好像只有一分钟。现在,我那早逝、善良、漂亮的小姨的面容我一点也记不得了,但这件事却刻在我最深的红尘记忆中。 http://www.rijigu.com/
    大概10岁左右,我随父母迁回了我的出生地——村址附近大桥生产队。我们虽然不是云海天涯两茫茫,但终究不能晨暮相处,渐渐地失去了联系,感叹初相见终相忘。可是命运又一次把我们安排在一起,这一切只能用充满神奇变数的“缘”来解释。在我搬回老家的第二年,你因特殊原因,也举家迁移到大桥生产队。因为本来就相识,在村子里,相比与其他年龄差不多的小伙伴,我们走得更近。心理学上说:接近性、外表吸引力、相似性和被喜欢是产生好感和朦胧情愫 的必要条件——比如接近性,贾宝玉爱上了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两小无猜的林妹妹,而不是爱上与自己没有接触的其他王侯将相家女子;比如外表吸引力,贾宝玉也只爱风流婉转、气质高雅漂亮的林妹妹,而不是爱上了相貌平平,举止粗俗丫环傻大姐;比如相似性,贾宝玉也只爱与他有共同爱好,人生观和价值观都相同且都喜欢看《西厢记》的林妹妹,而不太喜欢要他“留意于孔孟之道,委身于经济之间”的薛宝钗;被喜欢这一条,那就更不用说了,我想卓文君如果不是因为司马相如对她一往情深,她打死也不会抛弃丰裕安定的生活,为爱痴狂,与司马相如私奔,甘心情愿过“文君当垆,相如涤器”的凄苦生活。同样,也因为以上几个原因,我初恋了,确切地说是我一厢情愿的暗恋——因为在你的眼里,我长得并不帅,也春风不懂风情……
    因为家庭经济原因,你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了,记得你第一次的打工地是无锡。过年打工回来,你向我诉说外面世界的精彩,但你更多的向我表达打工的艰辛,以及对家乡的思恋之情,你向我倾诉外面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说家乡的山好水好人好,我们在交谈中,你的眼神有点忧郁,也略带一点寂寞,可是却带着一种淡淡矜持和高洁,那一刻,我突然发觉你是那么的美,美得那么纯洁,那么忧郁,那么干净,那么纯朴,美得像一种文化。
   最终,我们没有走到一起,这其中当然有世俗的偏见,长得不帅——不是你心目中的理想的白马王子那种类型,但更重要的我没有那种为爱痴狂,为爱不顾一切的勇气。那一年国庆节,你穿着桃红色的绸缎婚袄,出嫁从我家门前过时,我正好放假在家,我依在门旁,怅然若失,你却对我瞅了一眼,那眼神包含着凄婉哀怨,包含着无可奈何花逝去,包含着对命运的屈从,但一点也没有鄙视,那一刻,我眼睛湿润了。美丽善良的你,希望你婚后幸福,这是我送给你最真诚的结婚礼物。

    刚开始,对于你的出嫁,尤其是嫁给一个并不比我优秀多少的男人,说实在话,我确实有点失落、郁闷和悲伤。对于我们没有走到一起总感到自卑、愧疚、和迷茫,不能释怀。几年过后,不但没有这种感觉,还认为我们没有走到一起对你来说反而是一种幸运。产生这种想法,并不是我的境界有多高,并不是我真正理解了有一种爱叫放手;有一种洒脱叫舍得;有一种豪迈叫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而是缘于对我的自我剖析:我性格内向,忠厚没用,武不能上马杀敌,文不能下马草檄,仿佛就是玉皇大帝生死转生薄上出了差错,让我这个本该生活在唐宋时代人延迟了降生在当今。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自家阳台上,在午后温煦的阳光下,一边喝着铁观音,一边看着自己喜欢的书,倦了,抬望眼,看天上云卷云舒,目送归鸿这种诗意的恬淡宁静的生活。我想我真是个一个没用的人,就是在宋朝,也比不上眠花宿柳的奉命填词的柳三变,人家柳永还能床上戏水,床下填词,成就了无数妓女的心语星愿,我有何德何能配上你? 另外,借用日记谷里一好友的话,爱情最怕三件事:一是柴米油盐;二是似水流年;三是美人迟暮。相爱容易相处最难,我想就是走到一起,也并不一定有想像中的那么浪漫和美好。追求不到是一种遗憾,但追求到了发觉原来也不过如此更是一种遗憾。还是让我们把这份纯情尘封在记忆的深处吧。
    只是每次春节回老家过年,看到我们曾经在一起玩耍过的山和水,眼前总是浮现出你8岁时天真无邪的清纯;16岁时情窦初开的娇美以及22岁作为新嫁娘从我家门前过的妩媚,让我生发出“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感慨,一切恍若隔世。庄子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初读此句,感到有点绝情,次读之,感到有点意气,再读之,感到似乎对爱情的通悟。但上不及情,下不知情,钟情者正在我辈,同在江河湖海中,既然相遇过,怎么能一个“相忘”解脱?

    我们都是搭了“时光机器”来到人世间再也找不到回程车的旅人,我们都只是你生命旅程的某一阶段的一个旅伴,不过有的人提前到了终点站,而我们却是换乘了不同的列车,各奔东西,驶向各自的终点。谁与美人共浴沙河互为一天地?谁与美人共枕夕阳长醉两千年?从未说出你是我的新娘,但你却是我永远的楼兰!

« 上一篇:艳遇(2018-10-24 10:52)
» 下一篇:没有了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